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水晶心——一位青年教师的生命之歌(上 下)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二

赵昕,女,1968年6月28日出生,哈尔滨人。1992年在北京商学院攻读研究生,1995年毕业后留校任教,系经济学院教师。赵昕在中学、大学和研究生期间均为班干部,品学兼优。她工作认真、勤奋敬业,为人谦虚友善,获得师生们的一致称赞。讲台下,赵昕精通琴棋书画,擅长烹调刺绣,爱好体育,对生活充满热情。自1999年7月开始,中共江泽民集团倾举国之力镇压精神信仰团体——法轮功。广播、电视、报纸,铺天盖地地充满了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在诽谤的后面,是难以掩盖的疯狂和血腥。罪恶就在那片历经沧桑的土地上发生著。

北京工商大学青年女教师赵昕(明慧网)

怀念

人们都说:赵昕有一颗水晶心。

赵昕,女,1968年6月28日出生,哈尔滨人。1992年在北京商学院攻读研究生,1995年毕业后留校任教,系经济学院教师。赵昕在中学、大学和研究生期间均为班干部,品学兼优。她工作认真、勤奋敬业,为人谦虚友善,获得师生们的一致称赞。讲台下,赵昕精通琴棋书画,擅长烹调刺绣,爱好体育,对生活充满热情。

1994年到1998年6月间,赵昕受到胸痛的困扰,她总是觉得胸口火烧火燎地闷,每天要依靠吃大量冰块缓解症状。有时胸口痛得流泪,整夜睡不着觉,身体日渐消瘦。医药费花了近两万元,病却不见好转。

1998年6月的一天,赵昕在书店购买了一本《转法轮》,用了一夜的时间把《转法轮》从头读到尾。第二天一起床,赵昕对家人说:“今天胸口轻松,好多了。”

炼功以后,赵昕的身体渐渐丰腴,脸色红润,不再是弱不禁风的样子,精神状态也大大改观。在性格和为人处事方面,赵昕也有很多积极的改变。她工作更加努力,不计较个人得失,在家庭中也不再任性,懂事谦和。她以自身的变化,证明了大法的威德,并带动周围的人得法学法。

赵昕表示,修炼大法使她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的诸多困惑迎刃而解。她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知道了人的命运早有安排。困扰自己六年的病痛把她引向得道、得度。每想到此,她都不自觉地落下泪来,感恩大法。赵昕说,慈悲的师父为了点化她、救度她,付出了很多。她身心受益,修炼的决心坚定不移。

1999年7月迫害开始后,赵昕多次去国务院信访办、人大信访办等地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但是,这些部门非但不听取她的申诉,反而将她扣押抓捕,令学校保卫处带回看管。学校给她降薪、不让她授课,甚至还要开除公职。一切坎坷都没有使她妥协,她顽强地走了过来。

学校曾经表示,她只要写一份保证书便可以在宿舍炼功,而不会被干涉,但是这一条件遭到赵昕的拒绝。赵昕认为,大法拯救了她,在大法遭到魔难时,自己应该挺身而出,说句公道话。后来学校做出让步,要求赵昕保证,只要她不向学生宣传法轮功,就可重新公开授课。赵昕再次拒绝。她的答复是:“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让我去告诉我的学生,再说,我也不能保证学生不问吧。”

公元2000年,黄历庚辰龙年。人类进入了第二个千禧年。当迎新的钟声响起,世界各地的人们欢呼雀跃,欣喜地庆祝人类跨过了“1999”这个预言中的大坎儿。有关传说中的世纪末大劫难的惶恐,似乎就这样随风而去。

岁末,12月10日,联合国世界人权日。当天,有三十个亚太区民间团体举行庆祝活动。然而,号称正处在人权最好状况的中国大陆,却不见任何官方的动作或姿态。相反,民间的维权抗争依然受到毫不留情的暴力镇压。

一片肃杀,笼罩着冬日的京城。这一天,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来到天安门广场,展开自制的横幅,或是做出炼功动作,抗议中共的迫害。非常迅速地,这些人被埋伏在广场的公安人员或便衣踢倒,踩在脚下,再被带走。

自1999年7月开始,中共江泽民集团倾举国之力镇压精神信仰团体——法轮功。广播、电视、报纸,铺天盖地地充满了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在诽谤的后面,是难以掩盖的疯狂和血腥。罪恶就在那片历经沧桑的土地上发生著。

每一天,都记载了正邪交战的惊心动魄;每一天,都见证了高贵心灵的坚忍不屈。

2000年4月13日,赵昕手持亲手制作的“真、善、忍”横幅,走向天安门广场,向广大群众讲述法轮大法的真相,后遭到非法逮捕拘留。在狱中,赵昕绝食绝水七天七夜,抵制迫害,之后很快获释。

2000年5月中旬的一天,赵昕参加集体学法交流时说,大法弟子应该堂堂正正地炼功,她想出去炼功。

2000年6月19日晚,赵昕在北京紫竹院公园牡丹亭炼功时,被非法抓到公园派出所,后被海淀分局带走,非法关押在海淀分局清河看守所。在关押期间,赵昕绝食抗议,被强制灌食。

6月22日,赵昕遭到殴打,造成颈椎第4、5、6节粉碎性骨折,头部轻度外伤,左眼肿大有外伤,肺不能呼吸。当天晚上,当生命垂危的赵昕被人用担架抬到海淀医院抢救时,医护人员和其他病人看到,赵昕穿着粉红色上衣,面容慈祥,可是却戴着手铐和脚镣。人们不禁问:这个女子不像坏人,她究竟犯了什么罪?

6月25日晨,赵昕的父母等家属一行抵京,先到工商大学了解情况。据学校介绍说:“公安局说是赵昕是自撞头颅所致”!对此,家属提出若干疑点,坚信撞头不会造成如此严重后果。随后,工商大学及家属前往医院,仅被允许探视一分钟左右,便被劝出病房,门口有守卫看守,禁止包括亲生父母、姐妹在内的任何人探视。

6月28日,是赵昕的生日。她无声无息地躺在医院里,依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她的气管被切开,不能讲话,头发被剃光,左眼红肿,盖着纱布。昔日风华正茂的青年成为重残之人,仅仅因为她在公园里炼功。悲剧,如此真实而残忍。而造成她伤残的海淀分局和拘留所却说他们没有任何责任。

上午,赵昕的父母及工商大学的校领导同海淀医院的杨副院长(兼骨科主任)会谈,要求阅读并复印赵昕的病历,遭到拒绝。副院长说,索取病历必须要有公安部门的批准。而海淀分局的有关负责人已告知家属,赵昕是个自由的人,此前,赵昕的单位及家属从未接到过公安部门拘留或释放赵昕的任何书面通知。家属不解,为什么索取一份病历还要经过海淀分局的同意?

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医院同意亲人探视。在杨副院长和胸外科赵主任的陪同下,赵昕的母亲和妹妹赵红走进病房。杨副院长大声说:“赵昕,你妈妈和妹妹来看你了。”赵昕睁开了眼睛。赵红询问赵昕的意识是否清醒,杨院长说她是清醒的。赵红于是要求同赵昕交谈。她问赵昕,你是否被人打成这样,如果是,就眨一下眼睛。赵昕非常清楚地眨了一下眼睛。望着赵昕悲愤的眼睛,亲人悲痛万分。

6月29日早晨,赵昕的母亲问杨副院长,赵昕被送来时,他是否在场。他回答说:“是的”,赵母又问赵昕当时是否戴着刑具,他说:“是的”,还补充了一句:“也许他们(指海淀分局的警察)还不知赵昕伤势这么重”。然而,海淀分局副局长和海淀看守所的白所长之前同家属见面时,一再讲明,按规定,犯人出来时必须戴刑具,但是他们考虑到赵昕伤情较重,并没有给她上刑具。肇事部门公然撒谎,欲盖弥彰,他们害怕什么?

赵昕的案件还另有蹊跷:6月22日晚,海淀分局将伤重的赵昕送至海淀医院后,在没有通知单位和家人的情况下就进行手术。而赵昕当时神智清醒,说话正常,曾告诉过分局她的工作单位和家人联系方式。为什么医院在行使重大的椎骨恢复手术前连家属或单位都不通知呢?后来,赵昕手术昏迷、无法说话,加上手术后缺钱,院方才通知单位送支票。工商大学及家人对此深表质疑。

赵昕奇迹般地活了过来。但是,严重的颈椎损伤导致她全身瘫痪,除头部以外,全身其余部位不能移动。2000年8月11日,眼科医生确诊赵昕左眼为外伤性引起视神经萎缩和视网萎缩,左眼失明。赵昕依靠顽强的毅力,忍受着难以想像的身体折磨,逐渐撤掉了呼吸机等辅助设备,能够自主呼吸、自主进食,令医务工作者暗自称奇。赵昕本人明确表示:坚修大法,无怨无悔;即使生命重新来过,依然会选择大法。

赵昕的家人日夜守护在她的身边,精疲力竭。这时,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和赵昕的同学、朋友等都纷纷加入护理和慰问的行列。有的学员为她送来鲜花,有的大法弟子念其家人长期经济负担过重,自愿提供经济帮助,但被家属拒绝。看到这么多素昧平生的好人关心和呵护赵昕,她的父亲和妹妹都感动不已。最后,连护士和医生也被这人间真情深深打动了。

赵昕被迫害伤残后,她的父母依法状告海淀公安分局,希望讨回公道,惩治凶手,没想到各级检察官对案件均不受理,且不给予法律规定的任何解释。两位老人流着眼泪哀伤叹气:“天下哪儿是我们讲理的地方啊!我们一家老小从哈尔滨老远赶来,人生地不熟,虽然女儿生命危在旦夕,我们仍然抱着对政府的信任,相信政府会出面主持公道。可是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赵昕的病历被封存在医院中,不给家属,所请律师也不敢受理。

2000年9月,北京教育系统曾经层层传达,说赵昕是自杀,关于如何“自杀”,有多种离奇说法。许多教师根本不知道赵昕是谁,却必须在强迫下认同这样的灌输。有头脑的人都不妨想想:怎样自杀才能造成4、5、6节颈椎粉碎性骨折和左眼外伤引起失明。

送行

2000年12月11日晚上6时50分,赵昕走了。32个春秋的乐章骤然停止,唯有铮铮余音,回响在茫茫尘世。

2000年12月13日,北京海滨区阜城路11号,工商大学。

赵昕躺在金黄的被褥里。她身穿红色衣服,头戴红绒线帽。她的面庞安祥,皮肤细腻,嘴唇鲜红,好像化了妆一样美丽。她的嘴没有合拢,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她静静地停留在那儿,一如往日,真实、亲切。床上床下,摆满了各色鲜花。床头,燃著文香。

[[3]]

人们向赵昕献上鲜花(明慧网)

赵昕的宿舍早已处在日夜监控之下,但这并不能阻挡前去告别的人流。前往吊唁的除了法轮功学员以外,还有许多赵昕生前的同事、同学和学生,也有曾经教导过她的大学师长。有个学生哭着说,他从没见过像赵昕这样的好老师。人们进进出出,都想再多看赵昕一眼,都愿在她的房里多待一下。赵昕的母亲忙着招待客人,还不时起身去房间里看看女儿,摸摸她的脸。赵母喃喃地说:赵昕上天堂了。看看,赵昕的脸多好看⋯⋯

一切准备就绪。赵昕的生平简介,包括修炼事迹都制作好了,预备发给来宾,希望让人们了解赵昕被迫害致死的事实。许多挽联也送到了;赵昕的妹妹撰写了悼词,要在追悼会上进一步说明真相。赵昕的家属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对得起承受巨大痛苦、最终无声离去的赵昕。学员们特意用黄布红字制作了一块大布,上写“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这块布覆盖在赵昕的身上,表达了同修们的敬意和不舍。

不料,突发变故。上午,北京市公安局的人来到工商学院,找赵昕的妹妹和母亲出去“谈话”。公安局的人说,不能在会场播放大法音乐,不能散发有法轮功字样的生平简介,不能在挽联中出现与大法有关的字样,不准在悼词中提到法轮功,甚至不可以提赵昕是修炼大法的。总之,大法的一个字都不准说。同时,他们还威胁赵昕的家人,如果谁做了,就会当场被抓,出了事自己负责等等。赵红气愤至极,不等他们说完就愤然而回。她说:“我们太天真了,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做!当时答应的好好的⋯⋯”

本来,按原定计划,学校表示尽可能按照家属的意思协助筹办后事,校方还会致悼词。然而这些大多未能兑现。据悉,当学校把拟定的悼词和赵昕家人的挽联内容向北京市公安局汇报时,便引来了麻烦。学校的悼词里有这样一句评价:“赵昕为学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公安局对此大为光火,借此勒令学校不准致悼词。校方急了,说:“我们已经答应人家致悼词了,不念怎么行?如果你们看哪句话不合适,我们改就可以了,不念悼词怎么行!”但是,无论怎样力争,公安局就是不准,还勒令学校把挽联的内容全部改掉。开始,学校的条幅上写着:“沉痛悼念大法弟子赵昕同志”,公安局恼羞成怒:“不准提赵昕是大法弟子!”而且居然还要求学校把“沉痛”二字也去掉。校方非常气愤,当场予以回绝。

[[5]]

赵昕的亲属前来吊唁(明慧网)

后来,学校教师得知事情原委后也都非常愤慨。此外,有关部门还让学校通知所有学生不能参加追悼会。学生们对此无法理解,赵昕的学生说:“我们是赵老师的学生,她是一个好老师,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学生们都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赵老师为了法轮功宁死不屈。

下午两点左右,灵车缓缓地驶入院内,来到宿舍楼下。那块“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的大布被强行撤走。亲人和同修们小心地把赵昕从床上抬起,放入灵柩,再把灵柩抬下楼,置入车内。赵昕的堂兄和妹妹坐在灵车里,赵昕的父母和学校有关人员乘坐一辆中巴出发。

从宿舍楼到学校大门的路上,到处都是为赵昕送行的人。有的手拿鲜花,有的抬着花圈,有人跟着灵车往外跑,还有的人刚刚赶到,正从大门外往里来。在校门口,有一位西人男子看到摆放的花圈,就上前询问簇拥在那里的人们:谁死了?多大年纪?怎么回事儿?人们回答:赵昕,32岁,炼法轮功,被打死的。这时,一个便衣上来,二话不说,一伸手就把这个老外扯到旁边,他差点摔倒在地。

灵车驶出学校,有三辆装满便衣的公安车紧随其后。车子进入石景山区,在那条通往八宝山的笔直大马路上,可以看到道路两边的警车和探头探脑的警察,看来他们早就守候在那里了。

八宝山殡仪馆,里里外外都是游动的便衣,大概有几十人。在路口的入口处,有六七名便衣和五六辆车子把守。便衣不时拦截进入的群众,强行盘问和检查身份证。从大院到告别厅的空地上也布满了便衣,他们或站或走,或木然观望,或表情狰狞。眼前的这幅场景,既像天安门广场,又似永定门信访局。

[[8]]

等候在吊唁厅外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在第三告别厅的门前,早已排起了三百多人的双行长队。队列中的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束黄色的菊花,胸前别着一朵白花,秩序井然。一位上了年纪的人回头向身后的人自我介绍:“我在商学院工作了三十七年了,唉!我是打听着来的,上午才听说是在这儿。”八宝山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个场面,询问:这是什么人?这么隆重,是哪个大干部?

赵昕的母亲被搀扶著向队伍走来。她满脸是泪,双手合十,频频向人群致意:“谢谢,谢谢,谢谢大家!”

忽然,人们听到赵红心急的喊声:“你们要干什么!”“不给,你们干什么!”“放开!你们放开!”,又听见另一个声音:“你得拿出来呀,不拿出来怎么念。”只见几个身材高大的便衣模样的男子忙来忙去,原来他们要动手抢悼词去检查!赵红拚死保护悼词,一定要念,并且用原稿。她大声地向便衣说:“你们便衣都过来,我就是要念。”

赵昕的母亲又从告别厅出来,用颤抖的声音对排队的群众说:“进去,都进去呀,我知道你们是来送赵昕的,都进去。”原来警察不打算让群众进去,真可悲!队伍前面的人也喊道:“为什么不让进,你们想干什么?”后来,只有很少的人被允许进入,说是大厅小,人多装不下,其实无非是害怕更多的人听到赵红的悼词。他们就是怕,怕人知道赵昕屈死的真相,怕人知道大法的真相。

将近三点钟,告别仪式开始。部分群众缓缓步入告别室。赵昕平躺在中央,身边摆满了大法弟子和生前学生敬献的鲜花。赵昕的遗像挂在墙上,相片里,她笑得很甜。房间的四周摆着花圈。没有哀乐,耳边传来赵昕母亲的哭泣声。人们靠墙站好,肃立静默。

赵昕的妹妹在追悼会上致悼词(明慧网)

赵红念起了悼词:“首先,我代表我的父母及亲人,向今天来参加赵昕葬礼的各位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亲爱的朋友们,是你们在赵昕最后的日子,陪伴她共同走过艰难的路程,正是因为你们的鼓励和帮助,她才能走得这样从容与安祥。

“公元2000年12月11日下午6时50分,年仅32岁的姐姐走了,苦苦挣扎了六个月,无声无息地离我们而去。姐姐,妹妹在这里祝你一路走好,回到你永远的家中。我知道,你一定在天上的某个地方,注视着我,注视着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注视这多灾多难的世界。

“姐姐,妹妹明白你的心,你耗尽最后一丝心血,只为告诉我们,告诉世人,你选择的路是对的。沧桑尽显岂能湮灭风流,韶华虽逝正乃写尽追求。你那未闭的双眼,你那开启的嘴唇,是在无声地呐喊,想唤醒麻木的世人,你用你宝贵的生命去告诉他们,你至死无怨无悔。你付出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为了他们的生命得到永远。

“姐姐呀,虽然你现在匆匆地离去了,可你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修炼法轮大法后,你说你明白了许多以前困惑自己的问题,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知道了人要为别人而活着。我们看到的是你在性格和为人处事上的巨大改变:工作努力肯干,不再计较得失,家庭中不再任性,懂事而谦和,这也是家人和同事有目共睹的啊。为求‘真、善、忍’,你六次试图唤起人民对法轮大法事实真相的认识,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哪怕是死亡。

“姐姐呀,我们知道,你难以合拢的嘴唇是在向我们说,你是一个好人,因为懂得了生命的真谛自然就会做一个好人。

“姐姐呀,我们知道,你难以合拢的嘴唇是在向我们说,你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已是死而无悔,因为你也希望更多的人不会白白地来到世间。

“姐姐呀,你难以合拢的嘴唇是不是想向我们诉说你在人间所受的苦难?

“姐姐呀,你难以合拢的嘴唇是不是想向世人诉说你所看到的天堂的美好?但邪恶决不会得以逃脱恢恢天网!

“姐姐,妹妹和爸妈理解你,是你的信仰给了你第二次的生命,夺走你生命的是那不可饶恕的邪恶之徒!

“姐姐呀,我想告诉你,你一直是我们全家的骄傲,你是伟大的,是值得我们永远尊敬与怀念的!

“姐姐,请你合上嘴唇吧。你未尽的话语,我们都明白;姐姐,恶人遭报的那一天就要来到!

“安息吧,姐姐!愿你一路走好!”

赵红激愤的声音回响在厅里厅外。人们都静静地听着。这声音,使人想起了赵昕遭受的毒打,还有六个月的肉体煎熬。优秀教师,英年早逝,多少冤屈,多少不平!赵昕的父母呜呜地哭着,许多人也泪流满面。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真相,无论是亲人、朋友,还是同事,无论相识或陌生,无论是否修炼,甚至包括便衣和警察,他们都心知肚明。

人们按顺序走向赵昕,把手里的菊花轻轻放在赵昕的身体上,然后向她致敬。有的人鞠躬,有的人双手合十,有人俯下身去看一看,还有人回身向家属致意。

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走进来,向赵昕献花,合十。赵昕的父亲拉着小孩儿的手,痛哭失声,不住地拍打他的肩膀。渐渐地,覆在赵昕身上的花越来越多,多得放不下了。外面的人还在陆续进来,他们就把花放在赵昕的遗像前。最后家属和同修们向赵昕三鞠躬,工作人员小心地把赵昕推走。

别离,在悲恸肃穆中。大陆法轮功学员献诗一首,告慰英灵:“善自正念始,威令群恶寒;抛身浊世中,无悔随师还。”

赵昕去世后,赵红在姐姐坚定信念的感召下也走上了修炼之路,并且勇敢地向周围民众讲述法轮功和迫害真相。2001年11月5日,赵红因为讲真相在北京被非法抓捕,近况不详。

一位才华横溢的女子,为了信仰,被毒打致残致死。赵昕一案,引发了外界对中共残暴罪行的谴责以及对法轮功学员的关注。英国广播公司和美联社等媒体报导了赵昕去世的消息及追悼会的情况。在海外,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举行悼念活动,向赵昕及所有不畏强权的大陆大法弟子献上敬意。

她平静地走了。人们情不自禁地诉说着赵昕的善良,怀念她的无私、正直、宽容、大度等美好品质。她的同事们觉得,赵昕好得不可思议。赵昕对法轮大法的赤诚,鼓舞和激励著大陆和海外的同修们。为正义自由献身,用生命实践誓言,令人敬佩和怀念。赵昕虽死犹生。

结语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这场镇压中,首都北京一直是江氏集团制造和维持迫害的发源地,也是钳控最为严密的地区之一。据不完全统计,赵昕是被迫害致死的第九十名法轮功学员。据明慧网资料,北京历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核实、有名有姓的就有一百零七人,其中社会精英二十四人,有教师、医生、工程师、科研工作者、歌手、翻译、企业家等。他们分别被毒打致死、药物致死、灌食致死。北京看守所、劳教所和洗脑班的罪恶罄竹难书。由于消息被严密封锁,真相被重重掩盖,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根据调查和保守估计,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达数万人以上。

2015年5月以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掀起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大潮。在北京,有四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依法以实名控江,向国家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首恶的滔天罪行。

放眼现今中国大陆社会,种种败像令人痛心不已:环境污染,人心不古,贪腐遍地,民怨沸腾。而与此同时,上亿名善良民众却因为信仰“真、善、忍”而遭受迫害,甚至被虐杀。如此骇人听闻的人权罪行,终将被清算。凶手难逃法网和天网。

赵昕等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的悲壮离去给人们带来强烈的震撼和深刻的思考。中华儿女,坚守良知,捍卫真理,威武不屈,舍生取义。这样的生命和精神才是中国社会的脊梁。

十九个春秋过去了。在历史的长河中,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许是一闪即逝的瞬间,却书写了永恒不灭的伟大与壮丽。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大法弟子,是他们共同的名字。赤子之心,如水晶般纯净澄明,放送“真、善、忍”之光,照亮民族的希望。参考资料:

1.《赵昕事件追踪报导(之二)》,2000年7月1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2.《大法弟子赵昕情况简介》,2000年7月27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3.《心愿未了的赵昕》,2000年12月15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4.《赵昕追悼会的悼词》,2000年12月16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5.《图片报导:赵昕追悼会纪实》,2000年12月16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6.《赵昕后事的背后》,2000年12月17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