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维大取消放《假孔子之名》澳各界疑中共操纵

9月21日晚,屡次获奖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在墨尔本再次成功上映。此前,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在临近放映会几天前突然单方面取消了会场预订,给放映带来极大干扰,引发了澳洲媒体和各界人士的关注和抨击。

《澳洲人报》和天空新闻(Sky News)都对此事进行了报导,澳洲保守党官网转载了英文《大纪元时报》的相关报导。

维多利亚大学是澳洲十多所设立孔子学院的教育机构之一。由于纪录片《假孔子之名》揭露了中共藉孔子学院渗透海外的真实意图,主办方怀疑此次放映会被意外取消,很可能是中领馆在背后操纵所致。

大学声称会场定重突然取消预订

放映会负责人史密斯女士(Leigh Smith)介绍说,9月11日,维多利亚大学的设施总负责人打电话告知史密斯,她于8月获得批准的《假孔子之名》放映会场地,已经被取消。

史密斯说:“我接到设施总负责人,而非预定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是大学设施总负责人取消了我预定的会场。”

“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问,你们怎么能取消场地呢?费用也付完了,距离放映仅剩十天了!”史密斯说,“但对方回答,‘不、不,是我们之前搞错了。’”

“我们在维多利亚大学租用过很多次场地了,我知道好几个楼层都有这样的放映厅。我们曾经预定过9层和11层的,在地下室还有,在其它楼层可能也都有。我问,我可以换成其它的放映厅吗?不然我该怎样通知已经订票的观众呢?而院方负责人只是说,‘所有的会场都预定满了。我们定重了,出了错。’”

9月21日《假孔子之名》墨尔本放映会负责人史密斯(Leigh Smith)。(大纪元)

史密斯在维多利亚大学曾成功预定了十几次场地并举办了多种活动。她说“他们一直很帮忙”,这也是为什么她认为这次突发的变故“非常奇怪”。

随后她收到了维多利亚大学的资产高级经理(Senior Manager of Property Assets)发来的电子邮件,确认场地已被取消,然而邮件中竟把预定日期错误地写成9月23日。

史密斯对这一错误日期表示质疑,她回复说原定的放映日期为9月21日,不是9月23日。第二天,维多利亚大学发送了第二封电子邮件,再次正式宣布取消9月21日的预定放映场地。

尽管史密斯在电子邮件中提出请求改期放映,并提交了4个备选日期,但维多利亚大学并未就她的改期请求做出任何回复,也没有对场地取消的具体原因给出合理解释。当她试图再次通过电话联络时,通话被转接至自动语音回复。史密斯被迫在短期内寻找其它放映场地。

“我的疑问是,维多利亚大学取消放映场地是受到了中领馆或澳洲其它中方机构所施加的压力吗?”史密斯说,“还是由于校方害怕惹恼中共而进行自我审查?”

放映厅号称订光实际空空如也

《大纪元时报》记者经过深入调查,得到证据证实:在原定放映日(9月21日)的当晚,维多利亚大学该教学楼至少有4个放映厅都空无一人,其中包括史密斯最初确认预订到的1101号教室。

9月21日当晚大纪元记者在维多利亚大学拍到的空置的放映厅。(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从当晚7点,也就是放映会的原定时间开始在现场拍照和录像,一直到晚8点半,教室都空空如也。当晚9点调查人员试图再次确认教室的空置情况时,所有电梯已经停运,这意味着之后也不会有人能进入教室。

对此,《大纪元时报》向校方提出疑问,校方突然更改了对此事的说法。

一位不具名的发言人称,校方取消预订的原因是,原定的放映厅和该校的孔子学院刚好同处一栋楼,使预订看起来像是“宣传噱头”。

史密斯在接受《澳洲人报》采访时说:“我知道维多利亚大学有一个孔子学院,但不知道是在那栋楼里。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他们(校方)认为这是一个宣传噱头。”

虽然电影的放映日期——9月21日是今年第三学期的最后一天,但上述发言人将担心“我们的设施可能受到干扰”归结为取消预订的另一个缘由,但没有进一步解释他们担心的是什么样的干扰。

场地成功更换影片如期放映

虽遭场地突然取消,《假孔子之名》放映会于9月21日最终在柯林斯街(Collins Street)的苏格兰教堂(Scots’ Church)举办,成功吸引了约150名观众观看。

9月21日晚《假孔子之名》墨尔本放映会现场。(大纪元)

澳大利亚自由党资深党员布什(Andrew Bush)为史密斯成功找到这一场地并垫付了租金。当提到维多利亚大学取消原定场地时,他说:“这只能证明他们没有独立宗旨,没有(正确)价值观,并且(中共)已经有人找上了他们。”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中共影响力是有害的。它可以告诉一所大学不要举办活动,而校方竟然就照做了。”

“大学曾一度象征着绝对的言论自由,”布什补充说,“现在不再是这样了。我认为维多利亚大学给自己造成了负面影响,事实证明他们是可以被操纵的。”

澳洲媒体和各界人士的关注

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教授认为维多利亚大学取消放映可能与中共的暗中操纵有关。

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教授。(大纪元)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维多利亚大学取消预订表明,对学校领导来说,让北京保持高兴比学术自由更重要。”“这是个令人担忧甚至是邪恶的例子,显示出孔子学院如何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大学管理层的思想,使他们愿意抛弃西方大学的创始原则。”“澳洲政府应该撤销对不遵守学术自由原则的大学的资助。”

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中国问题专家卡里索(Kevin Carrico)对《大纪元时报》表示:“所有那些声称‘看不到中共干预澳洲的证据’的人只需看看这个令人难堪的电影放映会取消事件。考虑到这些放映厅被证实没有用于其它任何活动,(校方)对此无法进行辩解。这很显然是对言论自由的侵犯,一种政治歧视行为,在澳洲这样的自由社会不应该存在。”

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中国问题专家卡里索(Kevin Carrico)。(大纪元)

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在结束了于堪培拉(国会大厦)、新州和昆州的演讲后,作为嘉宾也参加了当晚的放映会。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这个放映会正是关于中共通过孔子学院对(海外)机构进行政治渗透,而放映会场地的取消恰恰为我们证实了这一点。”

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大纪元)

事件发生后,《澳洲人报》于9月24日分别发表了对此事件的报导和澳洲前国防情报分析师和国防情报机构中国部前负责人蒙克(Paul Monk)的相关评论文章。

蒙克参加了当晚的放映会,他在《澳洲人报》的评论文章中写道:“发生在维多利亚大学的事显然很奇怪。学校设施的管理人员是为了避免与中共领事馆出现矛盾而自主决定这样做,还是听从领事馆或孔子学院工作人员的要求,目前尚不清楚。但这几乎不重要。事实是,他们用捏造的理由把一个关于发生在加拿大的事件的记录片推出了校园。”

澳洲前国防情报分析师和国防情报机构中国部前负责人蒙克(Paul Monk)。(大纪元)

“孔子学院是中共为了在全球扩张其软实力而开展的一个耗资数十亿的项目……这个中文课程是由中共控制的,本质上是一个政治宣传工具。”“我们需要对孔子学院的运作方式进行公开调查。”

他表示,考虑到中共“明确拒绝”澳洲的社会和教育机构所拥护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原则,“我们需要寻找更好的方式来教授中文、中国历史和政治——不受来自北京的干涉。”

图为天空新闻政治评论员、前澳洲总理艾伯特的幕僚长克莱德林(Peta Credlin)。

天空新闻政治评论员、前澳洲总理艾伯特的幕僚长克莱德林(Peta Credlin)也于当日在节目中抨击了维多利亚大学的做法。

克莱德林在节目中表示维多利亚大学的做法“十分差劲”。“这一事件不仅突显了澳洲大学体制性的怯懦,还显示了在涉及到中国(中共)时,自我审查倾向变得更加普遍,在不知不觉间造成危害。”

“我没看到有中国的大学允许澳洲政府在中国为推广澳洲价值观的机构提供资助和配备人员。”“因此,让我们告诉北京政府,我们不再需要他们在我们的学校里资助的15所孔子学院,我们有能力运营自己的中国研究部门。毕竟,有很多高资历的澳洲公民愿意说出共产主义在他们的出生国如何运作的真相。”

澳洲保守党官网转载了英文《大纪元时报》对此事的报导。保守党领袖、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对《大纪元时报》表示:“我担心我们的国家安全、我们的经济安全和中共在我国的影响,不仅仅是通过孔子学院带来的影响。”

澳洲保守党领袖、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Cory Bernardi本人提供)

维州上议院议员卡林詹金斯(Rachel Carling-Jenkins)对《大纪元时报》说:“过去,大学是思想和辩论自由的灯塔,是可以挑战、接受或抛弃不同的意识形态的地方。在取消这一活动时,维多利亚大学在本质上禁止了言论自由和对孔子学院的任何批评。令人深切担忧的是,维多利亚大学这类的大学支持孔子学院,从本质上来说,这一机构使中共能够——特别是通过我们的高等教育机构——暗中腐蚀澳洲文化。孔子学院对我们的政治和教育系统的影响力令人忧虑,需要立即阻止。”

维州上议院议员卡林詹金斯(Rachel Carling-Jenkins)。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澳洲墨尔本记者站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