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中秋一封信 近九旬老婆婆的辛酸泪!

值此中秋万家团圆、欢度佳节的时候,中国大陆长春市一位八十八岁婆婆的遭遇却催人泪下。

据报导,这位年近九旬的老人名叫夏德云,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其儿子王启波原是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农村信用社职工。

身在金融机构任职的王启波不仅不贪不占,还用自己的钱帮助贫困户买化肥、种子,被他帮助过的人至今念念不忘。但就是这样的好人,却在十一年前无辜被警察抓走,关进监狱,2007年3月被吉林监狱折磨致死,至今没给家人一个说法。

老人的儿媳孙士英原是小学教师,不争名利,是学生家长称赞为师德高尚的人,却也遭非法拘禁、劳教,并被开除公职至今。而他们受迫害的原因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

王启波惨死后,孙士英一个人领着女儿王洪艳一边躲避警察的骚扰、迫害,一边辛苦地打工挣钱,又要供养两位老人,又要供儿子王洪岩上大学,非常辛苦。

终于盼得儿女都工作了,儿子是一位高级软件工程师、项目经理,德才兼备;女儿在一家超市收银,因诚实善良,深得老板信任。

本以为终于苦尽甘来,然而警察并不放过这苦难的一家。在王启波冤死刚好十年的时候,长春宽城区公安分局等警察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孙士英母子三人全部劫持,非法拘禁在看守所,至今已十八个月。

现在,孙士英家空无一人,只有那年届耄耋之年的公公婆婆独自面对寒月垂泪。

长春市二百多名同情孙士英一家遭遇的老百姓,联名按手印,呼吁释放孙士英三人回家。

但长春公检法却罔顾民意,2017年11月10日,朝阳区检察院对孙士英母子非法提起诉讼。

2018年6月26日,律师向朝阳区检察院公诉人递交了因严重超期羁押要求释放孙士英三人的法律意见书。

7月2日,孙士英的婆婆来到朝阳区检察院,要求释放儿媳三人回家,公诉人吕金明拒不见家属。电话沟通时,吕金明表示,他说的不算,并说,〝你们不是控告我了吗?你们愿咋告咋告。〞

7月16日,构陷孙士英母子三人的案件被递交至朝阳区法院,法官姜辉无理刁难给孙家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并说,〝(非法程序)是我规定的〞,就挂断电话。律师邮寄的辩护手续已签收,他却说〝没收到〞。

家属要为自己的亲人辩护,法官姜辉也横加阻挠,并说:〝我就违法了!〞还要给孙士英母子三人强行指派有罪辩护律师。

孙士英的婆婆四处求告无门,找警方要人也无果,在中秋万家团聚的日子,她只得向有关部门写求救信寻求正义,呼吁释放好儿媳娘儿仨回家。

孙士英和儿子王洪岩以及女儿王洪艳。(据)

以下为信件全文:

各位部门领导:

我们家实在太冤了!请求正义人士帮帮我吧!

我叫夏德云,今年八十八岁了,是孙士英的婆婆。我经历过太多事情,但我相信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我也相信你们都是善良的,是能为民做主的,所以我把我一家的遭遇说给你们听。我儿媳孙士英他们三人是被冤枉的,请求你们能了解事实真相,为老百姓主持公道,救救他们娘儿仨吧。

我活到这把年纪,本该是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可如今我儿子王启波一家却因为信仰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宪法不是说保护公民信仰自由吗?难道是宪法写错了吗?

十多年前,我的儿子王启波因为信仰法轮功〝真、善、忍〞,2002年7月份被警察抓去关在监狱,在2007年3月被吉林监狱用酷刑毒打等,活活整死了,没给任何说法。我们全家悲恸不已,我的孩子们要把他的尸体带回老家,却被狱警强行火化。

当时孩子们不敢告诉我,直到一个多月后,又到接见日了,我要去见儿子王启波,小儿子实在瞒不住了才告诉我这个噩耗。当时我就走不了路了,打击太大了,小儿子抱着我一宿,怕我哭过去,真是觉得天都塌了。

儿子小时候是我的希望,长大了是我的依靠,而且他那么善良,总是帮助别人,没做任何坏事,就这么走了?!又死得那么惨,我痛哭十多天起不来炕,眼泪都流干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揪心的痛。到现在想起我那冤死的儿子,我就泪流满面,想儿子呀!

没办法,我们老俩口就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孙子身上了,每当看到孙子时,就像看到他爸爸一样。

我儿媳孙士英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家没有生活来源。她独自领着孙女在外打工挣钱,供孙子上大学、赡养我们,太不容易了。

这些年来,儿媳的艰辛付出有了回报,两个孩子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都很优秀,没沾染社会上的不良恶习。孙子学业有成,成为一名优秀的软件高级工程师、项目经理,孙女在一超市收银,因高尚的道德修养,深受老板的信任。可没想到在二零一七年的三月份,揪心的事情再次发生: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因我儿媳好心收留一位刚刚冤狱期满被放回的六十多岁老太太吕永珍,辽源市610、国保、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兰家派出所、孟家派出所、农安县国保等一大帮人,非法闯进儿媳家,也没出示任何证件,不容分说就将我儿媳、孙子、孙女按倒在地,戴上背铐劫走,并且非法抄家。

此外,还把我那在吉林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时迫害得不能行走、头脑不清的小儿媳妇也抓去了。当天晚上小儿媳不行了,让交两千元钱说是取保候审,才放她回来。

现在我儿媳孙士英、孙子王洪岩、孙女王洪艳还在看守所里,已被关押十八个多月了。现在说他们被报到朝阳区法院了。他们不是坏人呢,也没有伤害任何人,为什么这样对待他们?!

十八个多月来,谁能体会我这做母亲和做奶奶的心情呢?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天天眼巴巴盼着、等着他们啥时候回来啊!

她们娘仨没被抓之前,我的身体还算硬朗,儿媳娘仨被抓之后,天天都在担心儿媳、孙子、孙女的生命安危,在里面怎么样了?受没受苦啊?

我每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人也苍老了,腿脚走路也费劲了。现在我老伴也八十五岁高龄了,身体不好,常年卧床需要人照顾。我已经失去了心爱的儿子了,快把我的好儿媳、好孙子、孙女放回来吧!

我儿媳对我们俩位老人体贴、孝顺,我们爱吃什么给买什么,孙子、孙女诚实、善良,尊敬长辈,工作认真、优秀,这些年来与母亲相依为命,承受精神与经济上的压力,他们都非常懂事。

以前,我儿媳、孙子、孙女无论工作怎么忙,每到休息日时她们都会回来,给我们老俩口买最好吃的食物,这回过年、过生日时老伴见儿媳他们没回来,就问〝怎么没见她们娘仨来〞,家人心里都酸酸的,不敢和他多说什么。对于我这个八十八岁的老太太,我怎么面对这一切啊?

我的孙子、孙女那么年轻,正是人生的好时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因为收留一个修炼法轮功的老太太就违法了吗?你们也知道信仰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他们没有罪,这么冤枉她们,怎么能忍心啊!

现在听说法律规定办案要终身负责,希望公检法人员也为自己、为自己家人的未来考虑,不要违心地冤判好人,良心也过不去吧。

公检法应该是抓坏人的,怎么能专门欺负好人呢?请你们多为百姓做点好事,也会为自己儿孙积德积福的。假如有一天迫害法轮功的这件事结束了,你也会为自己良知的选择感到骄傲。

请求你们这些善良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我的亲人早日回家,也给善良一个合适的位置。我儿媳他们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有错,不管是检察官、法官还是警察,都不应该给好人定罪,应该立即放他们回家,让我们一家团聚。先谢谢你们了!

孙士英的婆婆:夏德云2018年9月24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