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官场 > 正文

陕西吴起县县长办公室装门禁 网民调侃

“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而中共延安某县的县长大门,连开也懒得开了,紧紧地关闭着,并配有门禁系统,外面按响门铃,里面绝无回应。

据陆媒9月28日报导,在吴起县政府办公大楼,6楼和7楼为县政府县长、常委副县长、副县长等官员的办公区域,在这些办公室门口都均设有门禁管理系统。

9月19日下午2时40分左右,陆续前来办事的人员多次按响吴起县县长办公室大门上的门禁系统,大门却始终没有打开。据介绍,门禁系统上有摄像头,官员可以在办公室看到敲门的人,不想见、不愿见的可以不开。

吴起县被曝光的不只是森严的门禁系统,新建成的吴起县委县政府大楼也备受争议。

今年6月,“媒体人小刘”曾图文曝光过境吴起的河流“洛河”,河道河水呈黑色,县里的污水处理厂一直没有更新扩建,处理不了当前产生的污水量,只能直接排放大量黑色污水。

当地老百姓都说:“吴起县县委大楼胜白宫,一河黑水向东流!”“县城内外大肆搞工程,而污水处理厂却至今不扩建。敢问高堂之上的县老爷们,黑色污水流淌河道中,你们焉能坐得住?”

近年来,吴起县投资数亿元大兴土木,先后建起了林业培训中心、党校、社会福利院等一批豪华办公场所。“吴起县政府投数亿建豪华办公楼上百房间空置”、“吴起县国土局斥资1800万建豪华办公楼”等问题多次被媒体曝光。

有评论说,对于媒体提出的项目建设资金和立项问题,吴起县始终没有正面回应。当地存在诸多问题,县官们自然没有敞开大门的底气。

其实不只吴起县,网民曾举报福建莆田市东海镇政府书记和镇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设立了两道“密码门”。海南三亚市综合执法局办公大楼电梯门口通道也曾安装一道“密码门”,走步梯上去,则是铁将军把门。

“防盗防滋事”成为官员的理由。但官员们还是在办公室里频繁出事。

去年3月,重庆市忠县副县长毛国强在办公室内被刺杀。其离婚前即与一女子交好,并长期保持联系,被女子的男友用尖刀刺死。他当时跻身县委常委,被擢升为常务副县长不久。

2010年6月,云南曲靖市罗平县交通局副局长张敢也因同样原因,在办公室内被一名中学老师杀害。当时有传言,“旅游局副局长的老公杀死了妻子的相好。”对方本想在办公室教训一下张敢,在言语上冲突后,将其砍杀。

除了在办公室遇刺的,还有被盗窃的。据报导,2011年春到2012年底,由五个农民组成的盗窃团伙,先后潜入河南、山东、安徽三省多地县委机关大楼内,搬走了驻马店市周边地区至少四位县委书记珍藏在保险柜里的现金、茅台酒、金条、香烟等。

被盗的县委书记中,正阳县委书记赵兴华交待办案的武警队长将盗窃金额由92万元改为6,040元,后被小偷当庭举报落马。

2011年,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家遭抢劫案中,其妻报案称被抢财物300万元,有人称白培中家被劫近5000万元。最终法院确定被抢劫财物价值为1078万元。

网民表示:“当年可是大门口一击鼓,就能把县太爷给叫出来乖乖干活的。”

“试问哪儿不是如此?没有门禁,也有门卫,没有门卫,也有秘书。”“衙门大门朝南开,有理没礼莫进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