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程晓容:中共媒体姓党 危害美国自由

据公开资料,截至2010年底,全中国宣传文化系统在编工作人员达一百三十多万人,包括省地县三级宣传部、中央和地方宣传文化单位的各级人员。在海外,中宣部亦收购、控股和创办了大量的党办华文媒体,遍布亚洲、欧洲、北美、南美、非洲和大洋洲。

中共媒体都姓“党”,破坏新闻自由,危害社会。(公有领域)

近日,中共官媒在美国报纸上发表文章、意欲干涉美国中期选举。这一动作引起震动,也引发了人们关于中美媒体自由度差异以及中共在此领域的不对等原则的讨论。

众所周知,在美国,除了美国国务院设立的“美国之音”电台以外,政府不拥有任何报纸、电台或电视台,而“美国之音”不被允许对美国国内播音。据报导,目前,美国90%的媒体由六大集团所有。这些媒体在新闻内容和观点上,受到多重因素影响,大致分为左派、右派和温和中间派。虽然这些媒体可能倾向于共和党或民主党,但是,它们并不归属于任何一党,因此具有相对的独立性,能够在一些方面起到监督政府的作用,彼此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制约力。

反观中国,中共对境内全部媒体拥有绝对的掌控权,这些媒体其实都姓“党”。中共用纳税人的血汗钱,经营为强权服务的喉舌工具,利用它们为当局发布信息、政策、掩盖真相,强行对十几亿中国人民进行洗脑宣传。

党报党刊与中宣部

中共党报和党刊堪称举世仅有。中共中央、中共各省级、地级(甚至县级)的党委都出版党报和(或)党刊,它们在全国或当地都是影响力最大的报刊。各级单位都被动员以公费订购,新华社还会召开年度会议,要求各地落实党报党刊的发行工作。事实上,党报处处受冷遇,有些部门收到后并不阅读,成捆堆放或直接贱卖。

中宣部直接监督中国大陆与媒体、网络和文化传播相关的各种机构,并且负责审查新闻、出版、电视和电影。它深入社会的每一个层面,触及每一个角落,通过多种形式管控意识形态。

据公开资料,截至2010年底,全中国宣传文化系统在编工作人员达一百三十多万人,包括省地县三级宣传部、中央和地方宣传文化单位的各级人员。在海外,中宣部亦收购、控股和创办了大量的党办华文媒体,遍布亚洲、欧洲、北美、南美、非洲和大洋洲。

中共治下的新闻“自由”

迄今,中国没有一部《新闻法》或《出版法》。孙旭培教授在《新闻立法之路》一文中引述了中共领导人陈云的话:“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了一个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空子。没有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

十年前,三鹿毒奶粉事件被曝光后,中宣部于2008年9月14日下令,禁止大陆媒体擅自报导,一律要以官方公布或新华社报导为准。

曾有大陆记者对比研究了中共官媒和几家外媒关于三鹿毒奶粉的系列报导,他们在论文中小结说:“在我国,报刊作为党、政府和人民的耳目喉舌,作为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坚持鲜明的党性原则,必须无条件地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和路线。在‘三鹿问题奶粉’事件消息源的选择上,《人民日报》来自中央、各级政府相关机构的比例达到76.08%,将政府各部门的政策措施及时、快速地传达给广大受众,充分显示出其自觉的党性意识,发挥出无产阶级党报‘宣传、舆论引导’的强大功能。”

郭国汀律师曾撰文指出:“《环球企业家》、《港澳经济》、《新周刊》等民间资本投资的媒体,在中共专制的体制下生存环境恶劣。稍有不慎,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关门停刊,因此,他们要么同中共的喉舌同流合污,要么被迫关门,因为中共决不会允许任何不同的声音。结果民间资本和外资进入中国媒体,成为陪衬。”

大陆记者师涛在《一不小心就被搞死》一文中写道:“中国迄今没有一家私人经营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宪法》确立的公民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权形同虚设,而私人设立或经营的互联网站,随时会因为言论出格或传播敏感信息而被关闭,国家及各地新闻出版部门无视《宪法》,更谈不上尊重公民《宪法》保障的言论、出版自由,动辄蛮横地查封媒体,封杀政府不喜欢的作家、学者和公民发言权,……处罚敢于直言真相的记者。”

这些年来,许多秉持良知、坚持追查和报导真相的记者和编辑遭到打压,被撤职、解聘,甚至被抓捕或遇到人身伤害。

山东著名“反腐记者”齐崇怀(淮)因为揭黑遭到当地官员的报复,2008年5月他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4年,服刑期间险被灭口。2011年,齐崇怀又被加刑8年。历经10年8个月的冤狱,他出狱时,妻离子散。

2010年3月,大陆记者王克勤发表了调查报导《山西疫苗乱像调查》。事后,签发此文的《中国经济时报》社长、总编包月阳被调职。2011年7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调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职。

何清涟在《中共对媒体的控制与宣传渗透》一文中列举了一些事例。比如,“今日中国出版社”因为出版她的著作《现代化的陷阱》,于1999年5月被关闭,该书的策划者与责任编辑被禁止再从事文化工作。

还有,1999年11月初,《工人日报》头版登载了时任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的尉健行对中国工会组织发表的讲话,文章里的“工会与党完全一致的话,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这一句被视为“严重的政治错误”,事后《工人日报》社长翟祖庚和主编张弘遵遭到撤职处份。

2018年1月30日,北京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发布了2017年在华工作环境报告。报告称,2017年,在受访的外国驻华记者中,超过40%的记者认为在华采访环境恶化,而2016年这一比例为29%。

在2017年前往新疆采访的受访记者中,73%的驻华记者被官员告知报导被禁止或限制,这一比例在2016年仅为42%。

一位大陆记者说:“真的发自内心地讨厌痛恨这种现实,我们当记者只能唱赞歌,感觉不到职业的意义,如果连自己家人受害都不能发声,我们还当什么记者?”

中共屏蔽境外媒体

维基百科“中国被封锁网站列表”列出了比较知名的被封锁(包括关闭和屏蔽)的网站或网站所有媒体、组织的列表,其中包括香港、台湾、新马、日本、美国、澳洲、欧洲等数百个国家、区域或国际性媒体,比如: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BBC、彭博新闻社、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时代杂志网站、日本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联合早报、东方日报、自由亚洲电台、德国之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梵蒂冈亚洲新闻通讯社、开放杂志、中国数字时代、人民报(中文)、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时报、世界新闻网等等。

2014年9月,“德国之声”台长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在访问中国大陆时向中方表示,希望中方结束封锁德国之声。他对德国记者说:“我的看法是,若央视能在德国畅行无阻地播放,那么德国之声就应该也能在中国收看和浏览。”

美驻华大使怎么说

9月23日,中共官媒《中国日报》驻美分支发动“攻击”,在共和党的票仓、爱荷华州最大的报纸《狄蒙因纪事报》上刊登付费图文,攻击川普总统、煽动美国农民的情绪。

9月30日,美国驻华大使、曾长期担任爱荷华州州长的布兰斯塔德在《狄蒙因纪事报》发文抨击中共。他说,“为了散布宣传,中共政府利用美国言论自由和媒体自由的珍贵传统,在《狄蒙因纪事报》刊登付费广告。”

他还说:“相比之下,在北京街头的报刊亭,你会发现异议声音受到限制,你看不到中国人民对中国糟糕的经济轨迹可能发出的任何真正的不同意见,因为媒体处于中国共产党的严格掌控下。”

布兰斯塔德还不点名地提到,中共最著名的报纸之一曾拒绝发表他的文章。

作为美国派驻中国的最高职位的官员,布兰斯塔德切身体会到了中共治下的新闻状况,领教了中共的不公平、不对等的原则以及嚣张气焰。

媒体应该属于谁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说过:“人民是完全可以信赖的,应该让他们听到一切真实和虚伪的东西,然后作出正确的判断。倘使让我来决定,我们应该是有一个政府而不要报纸呢,还是应该有报纸而不要政府,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媒体本应发挥传递真实资讯、监督政府、维护社会道德与正义的作用。因此,媒体的属性与自由度是衡量政府公正与否、评判国民人权状况的一项重要指标。几十年来,中共在国内和国外对媒体的操控手段严重侵害了广大公众的知情权、破坏了新闻自由。中共漠视人民的利益,与普世价值为敌。中共媒体所传达的,是渗透著邪恶基因的欺骗宣传,贻害无穷。

当前,中共公然利用美国的媒体干涉美国内政,挑战美国的政治运作,发出了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美国政府及世界都需要充分认清中共喉舌散布谎言、侵蚀道德和自由的严重危害,并应进一步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