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美国升息对中国的冲击 更甚于加征关税

美国总统川普与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经济问题上少有“所见略同”之处,但至少有一点看法相同:都不喜欢美国升息。

川普认为美国升息将稀释减税政策对美国经济成长及股市上涨的正面效应;北京则认为美国升息将使美─中殖利率差距缩小,使人民币贬值,并引发新一波资金外逃。

中国官员仍相信在必要时能够稳定汇率,并阻止资金外流;但此举将与金融改革计划背道而驰,也妨碍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目标。

反观美国的惩罚性关税措施,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仍相对温和。中国的出口商可以帮美国买家吸收部分的关税成本,而政府也承诺将补贴受关税打击的出口商,包括提高出口退税比率等。

中国在财政及货币政策上仍有充裕的运作空间,来缓和关税造成的冲击。即使美国对5,05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都加征关税,也只占中国国内生产毛额(GDP)的0.7%,因此中国对最糟糕的情况已经有所准备。

但不幸的是,美国联准会(Fed)对国内及国际金融市场造成的冲击,却令中国官员难做量化分析。

在2015到2016年中国金融市场发生动荡期间,中国经常帐顺差占GDP比率仍达2.7%,而人民银行7天期附卖回利率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的差距为1.25个百分点;但两年后的今天,中国资本帐顺差占GDP比率下滑到1%,主因观光逆差扩大,而美─中利率差距也缩小到0.3个百分点。等到12月Fed再升息1码时,利率差距将降到0左右,将使中国的政策弹性大受制约。

人民银行不愿意提高基准利率来因应Fed持续升息,因为企业负债偏高,投资及经济成长都减缓。人行顾问盛松成便反对升息,因为此将冲击企业的融资成本。

北京Trivium顾问公司经济学者卜安德表示,“中国不会升息,因为升不得。人民银行了解必要时宁可让人民币贬值”;在最糟的情况下,人行可以重施故技,包括严格管制资金流出,并在境内及离岸外汇市场出手干预。

但自从2015到2016年人行实施资金管制后, 中共当局力推的人民币国际化行动已经停滞不前。这次如果重操这套战术,将显示中国有意中止改革计划,甚至走回头路,使中国信誉受创,从而付出重大代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经济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