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新农村”背后的贫富差距:穷人贱卖宅基地 富人建5栋别墅4栋空置

历时十个多小时,记者驱车从深圳回到了江西农村老家。率先进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齐划一、时尚前卫的别墅群。

始于2016年底的“新农村”建设,给家乡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感慨的同时,却更有感于一栋栋别墅背后折射出的贫富差距问题。小小的农村,其实也是个大社会。

丧失劳动力的建军叔,贱卖宅基地

▲▲▲

年龄将近六十岁的建军叔,属于村里赤贫一族的人。早年搬到临近镇子工作生活的他,并没有享受到城镇化带来的好处。而随着年纪的增长,建军叔的身体也每况愈下。

“养儿防老”的传统也没能眷顾建军叔,反而成为其沉重的心理负担。早年由于家庭经济原因,老李叔的两个儿子都没能在适婚年龄成婚。而随着年龄的增大,农村女孩儿愈加稀缺,加上江西原本就普遍高昂的彩礼,建军叔两个35岁以上的儿子至今尚未娶妻。

他们的宅基地,最终以50元每平的价格被村委收回。对于建军叔来说,这或许已经是个不错的结果。

有些经济不宽裕的家庭选择借债建房

▲▲▲

据记者了解,村里的别墅(毛坯交房)建设成本均摊到每栋是780元每平,上下两层楼合计面积是240平左右,扣除政府补贴(土房每平补贴100元,现浇房每平补贴200元),据此计算,每栋别墅的价格分别是139200元和163200。即便按照最普通的装修费和部分家具家电费用,每平米300元计算,一栋别墅的总支出超过20万元。

为了面子问题,有些经济不宽裕的家庭,有的选择借债建房,有的还要多建房。比如,家庭不宽裕的两兄弟,其实建一栋房即可,但事关面子,最终选择建了两栋。这种现象并不鲜见,而装修费也往往大超预算。

几十万元对一些家庭来说,在当地是一笔巨大的财产。据记者所知,目前多数村民的水稻田已经以每亩500元承包给外地人,村民按照自己分配到的农田折算收入,户均为1000元-2000元/一年。

靠农田吃饭已经成为过去,普通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外出打工。以目前尚未交清建房款的老杨叔为例,两口子一年下来净收入仅仅是维持生计。老杨叔儿子小伟,则在外帮人做司机,月收入在3000左右。除掉开支,她们家庭一年的净收入在3万元左右。

部分收入一般的村民家庭,因此背上较大负债。

4兄弟建5栋别墅常年空置,只有父母在住

▲▲▲

早年出去谋差事的人,则相当部分成为了土豪。在面对着“新农村”建设,他们成为最卖力的人,衣锦还乡、报答家乡,是连刘强东都跳不过的“传统”。

记者所在的江南小镇,是排名全国前1000名的富有镇子,主要有三大经济来源,一个是高粱酒企业,一个是曾在2008年奥运会露脸的烟花产业,再一个是医疗器械,后者成为私营经济的典范。北至齐齐哈尔,南至深圳,都有老乡从事这个行业。

打从记者上小学开始,西村的国飞四个兄弟就去了新疆从事医疗器械销售行业,至今已经有二三十个年头。由于敢打敢拼敢喝酒,他们几个兄弟成为村里首批富人,不仅把村里的各种亲戚输送到新疆区域,而且早早地在乌市买到了房生了娃。

早几年前,镇里房地产已兴起,国飞四兄弟也纷纷在镇子购买了房。此次“新农村”建设,或是由于面子问题,或许是农村人对宅基地的渴求,他们四兄弟建了5栋别墅。据记者所知,目前四兄弟只有老父母在家居住,平常4兄弟大多数年份都是过年住几天。

短短十几二十年,村民从同样的一穷二白,到如今巨大的贫富差距。而在未来,又会有什么样的沧海桑田在等待着人们?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数据宝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