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颜丹:学生干部自律能杜绝“官僚气”?

近日,大陆高校的学生会以及学生社团一不小心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只因成都某高校社团QQ群的一段聊天记录被曝光,就让长期存在中国高校内的学生干部官僚化现象尽显。为了平息舆论喧嚣,中华全国学联第一时间发布了“关于发起《学生会、研究生会干部自律公约》”的倡议。

对于这篇名义上要求学生干部自律、实际也不过是些官话、套话的倡议,大陆就已有媒体看不下去了。某网发文称,“学生会去功利化,还要追问一下产生这些现象的原因”;还有媒体指出,“《公约》的文字比较简短,内容比较宽泛”;“如果不能在现实中、在实践中发挥作用,那么都将变成束之高阁的一纸空文”;甚至还发出“愿刀刃向内落到实处”的疾呼。

尽管不少媒体都对这份自律公约能起到的作用表示质疑,也有媒体不断提出“这种现象到底是孤立的还是一些学生会干部的通病?是个别大学里的个别现象,还是大学校园里的普遍现象?要改变这种局面,除了学生会的自律,学校制度建设,社会大环境又能提供什么样的支持?”等试图进行深度挖掘的问题,但最终仍没有一家媒体能真正给出切中要害的回答。

大家都道不出根子上的问题,无非就是因为高校也好、媒体也罢,其使命和任务都是要竭力维护这个“根子”。就拿学生会而言,学生想方设法跻身其中、成为学生干部之时,就已经知道,这个组织的第一任务就是“在学校共产党组织的领导和共青团组织的指导和帮助下”;“遵循和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此前,中共共青团组织、教育部、全国学联其实早已印发过《高校学生社团管理暂行办法》,其中就开宗明义的提出,“高校党委统一领导本校学生社团工作”。

既如此,接受中共党委领导的学生会、研究生会或学生社团,自然是上行下效、有样学样。党官的派头有多大,学生干部的官气就会有多足。他们身上的官僚气不仅表现在不能随便被@、称呼时一定要带上头衔的要求上,还同样被发挥在能从中获取好处或实惠的权限上。从上述自律公约中提到的“不借组织平台为个人‘镀金’‘铺路’,不借担任学生干部机会谋求‘加分’‘保研’等私利”就可见一斑。

曾有文章指出,“如果你准备去党政机关做公务员,或者想留校当辅导员,又或者是想进入国企负责党团方面的工作,学生干部的优势会比较明显”。可见,当大官之前,先得学着当小官。若想跻身于由上级来决定个人命运的中共官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泯灭人性、服从“假、恶、暴”的党性。因此,媚上欺下、颐指气使,甚至是中饱私囊、以权谋私,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得提前进行排练和预演。

在如今中共治下,比高校学生会官僚化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小学班干部就已熟谙以权谋私。就在今年1月,有媒体报导称,中国某县“一小学副班长兼语文科代表,拥有检查作业、监督背书的权力。他多次以检查别人作业,学习进度为由,逼迫学生吃屎喝尿,收受其他学生‘贿赂’几万元”。看来,中共官场的腐败习气就连孩子都能现学现用了。如此,又何必对早已成人的高校干部摆官威大惊小怪?

既然这些青少年干部的功利化都是从中国最真实的官场——中共集团学来的,那就应该先让中共麾下的官员们做到自律。针对习总提出的“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加强自律”的要求,党媒人民日报撰文附和称,“严以律己是党员领导干部为政之道、成事之要、修身之本”。但它同时又十分矛盾的指出,“很多时候,不好提防的是‘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因为“领导干部手中都掌握著一定的权力,面临的各种诱惑和陷阱很多”。

可见,党媒对公权力极有可能被私用是心知肚明的。那么,仅要求官员“自律”就能解决“肚里忍不过”的难题?干部们到底有没有做到自律,又由谁来监督?从一直以来,违反了国法的官员们都被中共以党纪来处理的惯例来看,在一党独裁的体制下,只要搞定了上级,中共官员似乎就能永远鱼肉百姓、无法无天。对中共这个本身就为了以权谋私的利益集团来说,其麾下成员听命于组织、通过对民众狂征暴敛、为组织谋取暴利,才是真正的自律。

正是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官场才会有“无官不贪”的污名,中共下设的共青团、学生会等组织才能在各个高校狐假虎威、为所欲为,照搬中共官场的那一套。而中国的青少年也就不难在这个“官本位”的社会中学会、并娴熟的运用中共的手段和伎俩,将中共的假、恶、暴特性在校园里表现得惟妙惟肖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