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人大学生披露校方设“黑名单”打压学生 其它高校也有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学生向俊伟在网络上披露了该学院通过“一对一”工作限制学生自由(包括言论、生活等方面)的真相。他还透露,10月6日,此份名单从学院刘瑞副书记口中获得了证实,副书记本人亲口说要对“黑名单”上的同学“思想跟进”,“不改变不除名”,而且称“其它院也有此类名单”。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学生向俊伟在网络上披露了该学院通过“一对一”工作限制学生自由的“黑名单”。图为列为名单第一位的陈可欣。(网络图片)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学生向俊伟在网络上披露了该学院通过“一对一”工作限制学生自由(包括言论、生活等方面)的真相。

当事人向俊伟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向俊伟来自重庆,现在是该学院2016级的大三学生,他自身遭遇学校打压源于他在暑期短暂的打工经历。

今年8月,他独自一人来到广东惠州市一家电机工厂打工,勤工俭学一个月,但是还没到一个月自己被迫离开了惠州。

有一天下班,他看到两名工友(被开除,未结算工资)被公司管理人员殴打,他在一旁把整个打人过程用手机拍摄下来,老板的父亲见状追上来打他,抢手机,紧接着一群管理人员围了上来,殴打他,并且将他的手机抢过去删除了全部内容才让其离开。

事件发生后,他的打工生活完全变了,公司管理层多次找他,威胁称可以随时将其开除等,“大概就是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自己也感觉干不下去,就被迫离职,向厂里要工资,还有就是前面打我的事情要求赔偿和道歉。”他说。

毋庸置疑,他拿到了工资,但是打人事件的道歉与赔偿肯定是无果,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厂方还将其班主任老师请来。

8月12日,班主任张老师来到工厂,“当时不知怎么他们联系了我的学校,我的班主任就来了,他不是帮我,而是想息事宁人,一方面叫我赶紧走,另一方面给我家里打电话,说我现在在厂里很危险,与老板对抗等。”

8月14日,他离开了惠州,张老师让其随时汇报行踪,向俊伟拒绝了,并且将手机关机。

9月10日,他来到了学校继续上学。在网络上他转发了声援南方工友(深圳佳士工人维事件)的文章,结果校方让其删除,从而他变成校方的关注重点对象。

期间,张老师指使班长将其踢出班群,还在班会上(向俊伟不在场)批评其如何,向俊伟透露:“室友告诉我,班会上张老师发表了对我负面的评论,张在上面说,下面的同学都没人说话,当时场面十分尴尬。”

向俊伟表示,校方的一份“重点学生一对一工作组名单”被他发现,并且将此名单在网络上公布,自己被列为第三位。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学生向俊伟在网络上披露了该学院通过“一对一”工作限制学生自由的“黑名单”。(网络图片)

他还透露,10月6日,此份名单从学院刘瑞副书记口中获得了证实,副书记本人亲口说要对“黑名单”上的同学“思想跟进”,“不改变不除名”,而且称“其它院也有此类名单”。

“登上名单的原因虽然不尽相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些学生家境比较贫寒,关注工农境遇。”向俊伟说。

他还向记者透露,列为名单第一位的陈可欣学姐甚至绝食表示抗议。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学生向俊伟在网络上披露了该学院通过“一对一”工作限制学生自由的“黑名单”。图为列为名单第一位的陈可欣。(网络图片)

从暑假以来,因为前往南方声援工友,陈可欣的名字被许多同学与网友知晓。后来,她被二十多名亲友、老师、警察强制带回家中。自从她在8月30日突破封锁发出一封自白书后,此后便无音信。

向俊伟一直关注学姐的境遇,并且为其在网络上声援。他通过学姐的高中同学了解到,陈可欣为了争取自己的人身自由,9月初因绝食住院了三天。

向俊伟向记者表示,绝食的消息后来得到陈可欣父亲的证实。学姐已经于10月8日回到学校,但仍被父母与福建三明市明溪县的国保人员监视居住在人民大学校内的汇贤大厦,人身自由仍被限制。

10月8日晚,向俊伟与另外3位黑名单里的学生一起与校方谈判,就经济学院一手策划实施的“踢出班群”、“一对一工作”名单、限制陈可欣学姐人身自由等一系列打压学生事件进行了正式交涉。

他表示,交涉结果并不理想,校方一直辩解、开脱自己。“院方明面强调自己正派,暗地蓄意对正直学生打击报复,与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本月初曝出学生会丑闻后在校内追查‘泄密者’的做法毫无二致,臭味相投。”

向俊伟事后发表文章表达了他与其他“黑名单”所有同学的诉求。他们要求校方还陈可欣人身自由,停止监视居住;立即撤销“一对一工作”名单,并保证不对名单上的同学打击报复;院方相关责任人(张老师)就“踢出班群”、制定“一对一工作”名单计划、在团支书会上歧视污蔑同学、追查手稿来源等一系列打压学生的事件向“黑名单”上的同学及家人公开道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