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王全璋受酷刑最重坚决不认罪 妻到高法申诉再遭打压 傅政华“一拖再拖”

709案律师王全璋被起诉后,逾20个月久拖不审,其妻子李文足周一(15日)再到最高法院申诉,遭法警和自称共产党员的神秘男子攻击和阻拦。李文足斥当局所称“依法处理”即拖延大法。有获释的律师指,王全璋为受到酷刑最严重的709律师,当局惧怕案中的施虐罪行全面曝光,因而对案件久拖不决。谢燕益认为王全璋应该是整个709案中遭遇酷刑最严重的律师,加之他坚决不认罪,这是当局久拖不决的主因。

李文足周一(15日)再到最高法院申诉(李文足推特图片)

709案律师王全璋被起诉后,逾20个月久拖不审,其妻子李文足周一(15日)再到最高法院申诉,遭法警和自称共产党员的神秘男子攻击和阻拦。李文足斥当局所称“依法处理”即拖延大法。有获释的律师指,王全璋为受到酷刑最严重的709律师,当局惧怕案中的施虐罪行全面曝光,因而对案件久拖不决。

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周一与另一位709妻子王峭岭在多位维权人士的陪同下,再到北京红寺村的最高法院申诉立案大厅递交《督促函》,要求最高法履行监督职责,纠正王全璋案被天津二中院“严重超出规定办理期限”违法行为,并调查709获释律师李和平在被羁押期间“被酷刑和虐待”问题。

李文足遭法院外林立的法警强力阻拦,李文足质问对方阻拦她们进入的依据不获回应。期间一名用白色口罩遮掩面容,与法警相熟的男子,出言批评李文足,并指着衣服上的党徽,自称是共产党员。

李文足向本台表示,自天津检方在2017年2月14日将王全璋案起诉到天津二中院后,逾期20个月拖而不审,主审法官周虹、林昆就一直以各种各样的藉口避而不见律师和家属,且百般阻挠律师会见王全璋,为此她周一再到最高法提出申诉,但遭法警拦截未能成功。

李文足说:王全璋这个案件到法院已经20个月了,严重超出办案期限。所以我们今天去要求最高法纠正天津二中院这样的违法行为。当我们来到最高法的大门口,在法院的各个出入口就被法警用身体死死挡住,而其他人都是可以进入的。所以我要它们给我一个说法,它们就是一动不动,跟个木偶一样。所以我今天连最高法的大门都没能进入。

709妻子王峭岭在推特上发文质疑,最高法阻拦不让递交《督促函》,如何体现依法治国?她批评中国式“依法处理”即是“一拖再拖”。

李文足说:傅政华接受香港记者提问王全璋案件的时候,答覆会“依法处理”,但从我个人来看,“依法处理”处理的方式就是“一拖再拖”。

709律师谢燕益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当局对王全璋案久拖不决,报复代理律师。在今年7月迫于国际社会压力,允许山东律师刘卫国会见王全璋,传递出人还活着的消息,但此后又再无消息。

谢燕益认为王全璋应该是整个709案中遭遇酷刑最严重的律师,加之他坚决不认罪,这是当局久拖不决的主因。

谢燕益说:全璋这个案子早就超过法定期限了,(官方)肯定是滥用职权,把所有的律师都排除在外,所有的律师都遭到报复,人也不审不判。除了全璋死磕死扛的问题,还主要就是他受到了很严重的酷刑,他比其他律师都受到的酷刑严重得多。当局也是没有遇到过,所以他们就肆无忌惮地去迫害。

王全璋是709案中,最后一名仍被扣的律师,他于2015年7月被抓捕;在羁押期间传出遭受电击等酷刑消息。2017年2月王全璋被以涉嫌颠覆罪名起诉到天津二中院;到目前已逾20月,早超法律审判期限。

2017年5月起,709妻子李文足、王峭岭等人持续到最高司法机关进行控诉皆遭阻拦。2018年4月,李文足发起“千里寻夫”行动,亦遭国保半路拦截。

李文足排队到了门口,被法警伸开双臂用身体阻挡,阻止进入最高法院申诉(李文足推特图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