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专家:孔子学院是危险的间谍中心

——专访前欧洲委员会政治事务委员会主席林德布拉德

“欧洲记忆与良知平台”主席、前欧洲委员会议院大会副主席、前瑞典国会议员约让‧林德布拉德(Göran Lindblad)接受大纪元采访。(视频截图)

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s)名义上是一家非营利性的公立教育机构,通过与世界各地的大学、中学及其它教育机构合作,促进汉语教育和中国文化传播。

然而,作为中共教育部的对外输出项目,该学院存在的真实目的一直受到方方面面的质疑,被指侵犯人权、行贿、讯息监控,并涉嫌盗窃所在国机密和从事间谍活动。

围绕孔子学院受到的争议以及中共渗透西方机构的策略,大纪元记者专访了前欧洲委员会议院大会副主席、前瑞典国会议员约让‧林德布拉德(Göran Lindblad)。

林氏还曾任欧洲委员会政治事务委员会主席,现任非政府组织“欧洲记忆与良知平台”(Platform of European Memory and Conscience)主席。该平台致力于研究极权政权,汇整相关史料并开展教育、提高公众的意识。

以下是采访内容:

问:您认为中共设立在世界各地大学里的孔子学院,其背后的意识形态是什么?

答:多数西方人都不知道有孔子学院这东西,也都不了解中共政权真正的意识形态。今天的中共结合了两种意识形态最糟糕之处:共产主义的高压,又留下了部分马克思主义。

因为中国现在既非市场经济也非计划经济,它是原始的资本主义经济,个人或公司利益都没有法律保障,所以只要中共想要做,什么都做得出来,听任其发展是危险的。

如果我们的大学不能自由讨论,将来会遇到大麻烦。初等学校和高中也是如此。如果你让孔子学院建立高中课堂,那孩子们从小就会受灌输。希特勒青年团是这样做的,苏联少先队也是这样做的,这类组织不是像童子军那样教人向善,而是宣传政权或党的思想。

问:那么孔子学院及其目的到底是什么?

答:1930年代墨索里尼建的意大利语言学院遍布欧洲和其它地方,孔子学院也差不多:都是间谍中心和宣传中心,没有别的。主要目旳就是灌输,为极权政权搜集情报。这是其隐而不宣的两个主要目标。

由于预算减少,很多大学都对孔子学院出钱教授汉语和中国文化感兴趣。1930年代墨索里尼开的语言学院也这样做。其它国家的其它学院不这样,他们和大学是分开的。

这些孔子学院融入了大学,这是进行渗透、从事间谍活动、向学生灌输共产主义思想的绝佳机会。孔子学院的所有教师当然都是中共当局控制的,这很糟糕。

60年代时我是个学生政治家,我们非常关注学术自由。我认为是时候恢复学术自由了。

无论是孔子学院还是什么,哪怕是资助研究的大公司,情况都有点棘手。你必须知道你在和谁打交道、钱从哪里来。比方说,如果卷烟制造商菲利普莫里斯赞助烟草研究,我不会相信这项研究的结果。同理,你的大学被渗透,做中国社会事件研究,如果学者是当局派来的,你就不应该相信。

问:孔子学院和法国、德国等国家的语言学院有什么区别?

答:歌德学院和其它同类学院都是独立的,不在大学里。孔子学院是渗透到内部,融入大学的教师队伍,这使它们(孔子学院)更危险,因为那时它们就威胁到了学术自由。

其它学院不在大学里。如果有个外国组织宣传他们的国家,那没问题,是正常的,民主国家和独裁政权都是这样做的。比如伦敦有个阿塞拜疆协会宣传阿利耶夫政权,没有问题,因为你知道你在和谁打交道。问题是,如果这样的组织设在大学里,你不知道背后是谁,那就很危险。

问:为什么像孔子学院这样的亲共组织能够如此轻易地进入西方教育体系?

答:只是因为很多人都不了解情况。共产政权在欧洲、亚洲的暴行少为人知,尤其是对二三十年前的事,大众所知甚少。对于极权政权的历史,西欧和美国的学校大都没教好,很多学校讲完二战就不讲了。

极权政权在运作上是大同小异的。无论是纳粹、共产主义、伊斯兰极端主义还是其它什么主义,采用的恐怖手段都一样,都是监狱、酷刑、强奸之类。

问:您认为中共与孔子学院的关系是怎样的?

答:关系就是它们完全由党操控,中共控制着孔子学院,领导是副总理、部长级人物,也是中共政治局委员。所以当然,一切都由共产党掌控。极权统治下,国内外一切活动没有不受极权政权控制的,就中国而言那就是中共。

问:在教育方面、教授学生独立思考方面,中国的情况如何?

答:我觉得中国国内的情况并不好。在教育孩子方面、为广大民众提供更好的大学教育方面,中国需要做很多事情。

它们(中共)不在这上面投资,因为共产党没有兴趣这样做。共产党主要的兴趣在于巩固权力,为那些“比其他人更平等”的人保留特权,就像乔治·奥威尔在《动物农场》里写的那样: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所有极权政权都如此,特别是在宣称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政权下。

欧洲许多左翼知识分子仍然认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是好的,只是后来走错了路。我确信这个想法是错的,因为马克思已经写到要用恐怖手段维持独裁。它们(中共)正是在这样做。

所以它们对教好孩子不感兴趣,除非它们相信教育可以服务于它们的目的。当然,人们一旦从原始资本主义经济中得到财富,要求的会越来越多,意味着当局要对民众做出一些让步。

中国大大小小的抗议活动比多数人想像的要多。这把中共吓得屁滚尿流,还请你原谅我的措辞。这当然是因为它们不喜欢人们独立思考,害怕听到任何反对意见,特别是公开的反对。

问:从表面上看,孔子学院似乎是无害的,为什么您会担忧它们的影响?

答:它们(中共)试图对课程施加影响。它们试图影响学生和老师,它们试图收集信息。它们一度想在斯德哥尔摩的皇家工学院建孔子学院,搬出斯德哥尔摩大学,因为那里有人抗议,发生了冲突。那时我在国会,我就问,我们为什么要在斯德哥尔摩大学设置一个共产主义机构。

它们想搬到皇家工学院,那将是一场灾难。因为瑞典空军与空中防御的大量研究是在那里做,都不是公开的项目。学院里有开放的机构,但也有一个全军方的空气动力学机构,那里不应有国外势力存在。

它们一直努力往里钻。一些大学现在已经认识到孔子学院真正的方法和企图,这很好。

斯德哥尔摩大学不会再有孔子学院存在,合作已经终止。是时候了,只是晚了几年。它们已经在那待了10年,只待在语言学院,不会造成太大损害,当然影响还是很不好。那里很多教授是研究拉丁文和古希腊文的,没有什么可窥探的。

问:为什么中共花这么多钱在海外推广自己的教育体系?

答:它们当然是想要影响外国人。你做些研究就会发现,这种理念就写在共产党的章程里。从现行的体系中你不容易发现,但可以从过去的社会体系中看到它。共产主义东德就是一个例子。

二战以后直到柏林墙倒塌,那里都被苏联控制,秘密警察史塔西为了影响外国做了大量工作。最新档案披露,数百名、六七百名瑞典教师受邀免费赴东德接受灌输,费用由德共支付。这解释了我们这代人高中时的经历,为什么老师们的思想如此倾向共产主义。

苏联好像也这样做,中共等其它共产国家也是。为让人们获得好的体验,极权政权不惜砸重金。“哦,我们免费学中文,有文化交流,它们(中共)还出钱让我去北京。”这些都让当局坐收宣传效益。

好的民主国家也有这样的交流,像美国的方式就很好,但他们的项目会促进自由思考。而共产主义和其它极权政权,它们试图塑造苏维埃人或共产主义者,让人们不去思考党说的是对是错而只是接受,为此花多少钱都在所不惜,而西方的大学却愚蠢地照单全收。

问:“孔子学院”名号背后的理念是什么?

答:这是个悖论,因为共产党人当然是讨厌孔子的思想,它们(中共)批孔批了几十年,弃若敝履。但它们借孔子做宣传,因为它们需要个品牌。

我的意思是,我们生活在现代化、全球化的世界,品牌名可以宣示一个组织是好是坏。一位教授在文章中说,你要知道用毛泽东学院去推销中共行不通,对中共来说不那么好,所以它们用孔子之名,只是耍了个花招。

问:那些继续按合同开设孔子学院的大学,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答:我会问,他们是否想保持学术自由?他们支持还是反对学术自由?

如果他们支持,那就没有选择;如果他们反对,那好,他们可以成为中共政权的一分子。他们在做什么研究?成果值得窃取吗?那他们可以直接给中共发电邮,而不是让孔子学院一点一点偷走它。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值得偷的,只是在替中共宣传,也够糟糕的了。

问:您认为对孔子学院的一些反应是否过度了?

答:不,我不这么想。如果你能看清楚,不但不过度反而还不够,因为人们没有看清其背后的真正危险。如果人们太天真,就弄不清在和谁打交道,看不到这样做很危险,这是个问题。

如果你能花心思向老师们求教一些关于中国政治的问题,马上能看出这些人是中共付钱和控制的。只消5分钟时间就清楚了。

问:您认为孔子学院在背后是如何运作的?

答:这要看具体情况了。它们当然也公开招聘,有些人只是教师,但也有些人属于安全部门,擅长招募间谍。如果你成功渗透到国外机构,那对整个机构来说很危险,会改变人们的思维。如果大学在做技术研究之类有实用价值的事,它们会进行间谍活动——工业间谍或是军事间谍活动,有些大学也做军事研究,现在许多工业间谍活动也同样重要。

因此这取决于谁跟谁交了朋友,因为你确实能培养人,聪明的情报员会以这种方式工作。我不认为他们不跟社会接触,他们参加聚会,在网上到处联系人,这都是规划好的。

中共不太关注海外中国留学生受到多大影响,因此学生们会意识到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中有些人会意识到,但出于家庭和其它方面原因会非常害怕,不敢站出来反对。但有一些人会这样做,有的实际上会“投敌”,留在所在国。中共也试图控制留在海外的人。

有些人被招募,有些是为了钱,特务机构到处用诱饵引人上套。

问:事实表明孔子学院的招聘带有歧视性,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你不可以和员工签约禁止他们加入社团。如果雇主说你不能炼法轮功,那是非法的。这在多数西方国家是完全非法的,在美国和加拿大绝对非法,在多数欧洲国家肯定违法。

不可以做这种规定,他们应立即受到起诉。任何检察官都可以起诉。我很惊讶他们还没被判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