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逃离中国的中产阶级:老许的故事

“人生从44岁再次开始。”老许忠厚地笑着说。他带着棒球帽,低着头,在加州罗兰岗的一处建筑工地拌著灰。乍一看,他和一般初来美国的中国男子没有什么区别,从事的起步职业是:建筑小工。

老许,名叫许福忠,是山东高密人,太太张虹是他原来的同学。夫妇二人育有两个孩子,老大是个女儿,在帕萨迪纳城市大学(PCC)读书,老二跟老大差了十多岁,刚上小学。

“老大原来在澳洲留学,来了美国不会觉得跟不上。”老许说。

人不可貌相。老许在中国是位名符其实的中产阶层人士。他从2013年开始经营海鲜餐馆,最开始效益很好,每年有20万元收入。父母赠予房产,自己又购置了三套房产,加上担任财务总监的太太的工资,在高密那个四线城市,日子应该会过得不错。

谈到为什么来美国,老许叹了口气:“在中国那种政治体制下没有希望。”

老许的政治意识是被中共残酷的计划生育政策唤醒的。

太太张虹生完一胎后,被强迫上节育环。上环后反应一直很大。因为计划生育官员不同意摘环,张虹忍了11年,之后才在一个小诊所里把环摘掉了。摘了环后,在三十七、八岁的“高龄”,她竟然怀孕了。

一发现怀孕,两个人就跑到别的城市躲起来了。孩子生了后,夫妇两人到处找关系给孩子落户口。找到了一个关系,终于落上了户口。

“罚了我们12万人民币的社会抚养费,说给我们便宜了6万,不给收据。然后那个官员把这个钱揣进自己的腰包里。”

花钱能消灾也好。但是计划生育人员在给张虹实施上环时,发现她又意外怀孕,马上给堕胎了。

“那个时候我还在给孩子喂奶阶段,谁知道肚子里就又有了。”张虹内疚地说。

十三年前,老许开始经营海鲜餐馆,生意兴旺时,他雇了20多个员工。效益变好不久,政府的敲诈勒索随之来了。食药监局经常来罚款,城管、税务和环保人员也来要钱。招待这些官员白吃白喝更是常有的事。

每次送走一批“瘟神”,老许都在发牢骚:共产党不办人事,敲诈勒索,正事不干!

因为餐馆生意牵涉到员工们的生计,老许觉得能够维持住,大家都还有个活路,那就供著这些“瘟神”吧。但是在他自己的个人事情上,他不怕维权。

据他说,他们买第一套房时,是一个政府和开发商一起做的项目。政府拿了开发商的钱。后来出现政府监管不利的现象,同一个楼盘出现开发商一房多卖,还有开放商吞并户主物业基金后跑路的现象。政府不承认自己监管不利,反而拒绝向住户供暖,拒绝发放房产证。那次事件,老许联系了不少户主去政府上访。

另外一次,一个政府机构开发了一个商业楼,告诉买家卖给他们的是一户50平方米的办公室,真正拿房的时候,一个50平方米的办公室只落得20平方米。这次事件发生后,老许又去维权。

维权带来了什么结果?老许说,政府官员打击报复他。

老许当时开的餐馆,装修费花了100多万元人民币,是用自己房产抵押的贷款。后来餐馆物业的房东因为欠银行的钱,把地产抵押给国有银行。银行成为了新的房东后,拒绝继续执行与老许的租赁合同。当地中级法院和银行一起来人,威胁老许限期搬离。老许被迫搬离后,银行在那里开了一家餐馆。

老许说:“中国那里太黑暗了。老百姓无处维权。他们从经济上报复我,如果用家人安危要挟我,我该怎么办?”

于是,老许一家决定离开中国。

当问到来美国后的生活,老许说,最高兴的是“安心,安全,踏实,有自由”。

老许多年来累积的人生经验,也找到了一个分享的渠道。他在网络上做了一个直播节目,叫“老许的美国生活”。有时间就一天播出一次,没有时间就一周播出一次。短短时间内就累积了6000个粉丝!

“我以敲边鼓的方式讲一些政治议题,比如民主,中国的制度,腐败问题。经常有听众说:老许小心!不要说太敏感的问题!”

“一次我问听众,中国有几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说是两个。我说,中国出过4个诺奖获得者。一个旅居国外,一个是空椅子。结果第二天我就被‘封号’一天。”

“其实听众爱听政治新闻。我用隐语他们也懂。我尽量小心的保持这个号不要被封掉,能够传递一点信息进入中国,我觉得就是值得的。中共统治下的黑暗,不在里面的人体会不到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特约记者袁明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