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心灵之灯 > 正文

如果你还在人生的低谷请看看他

苏东坡当然是中国文学史的重要人物,他是中国文学史上少有的天才与全才,他的散文与他的老师欧阳修并称‌‌“欧苏‌‌”,他的诗与他的朋友和弟子黄庭坚并称‌‌“苏黄‌‌”,他的词与南宋词人辛弃疾并称‌‌“苏辛‌‌”,他的书法是‌‌“宋四家‌‌”‌‌“苏、黄、米、蔡‌‌”的第一家,他的画与他的表兄弟文与可(就是‌‌“胸有成竹‌‌”画竹的那位)的画并称,他擅长画墨竹、怪石、枯木。

但苏东坡之所以成为有宋一代最著名的艺术大家,却主要是他的人生经历足够坎坷,而他在这坎坷的人生道路上的人生态度却是阳光向上的。他对自己的自我评价是‌‌“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苏轼《自题金山画像》),这里的黄州、惠州、儋州是他生平三次被贬谪的居官(犯官)处,这显然是自嘲,苏轼最重要12年时光是在贬谪中度过的,他一生只活了66岁,人生能有几个12年呢?显然,这种自嘲的发出显示出他从内心是感谢这种经历的,是这种贬谪经历成就了苏东坡。

先说说这三次贬谪:

宋神宗元佑二年(公元1079年),这一年苏轼43岁,‌‌“莫须有‌‌”的‌‌“乌台诗案‌‌”把一腔报国之心、又历经九死一生的苏轼扔到了黄州。让人意外的是,在黄州,他没有了朝堂的牵绊,没有了政局的尔虞我诈,劫后余生的苏东坡在贫病交加,穷困潦倒的境况之下,却获得了超然物外、怡然自乐的人生体验,在这里他找到了他的‌‌“东坡‌‌”(这是他为什么叫苏东坡的来由),他建了自己的雪堂,在这里他三咏赤壁;他虽然麻醉自己,‌‌“夜饮东坡醒复醉‌‌”,但总归体验到了‌‌“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坦然自若。

宋哲宗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这一年苏轼58岁,因朝廷党争,苏轼再贬惠州,惠州现在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是好城市,可在当时,这里还是瘴疠横行的惠州,在这里,苏轼的心态变得更为平和,他的朋友写信让他在缺医少药的惠州保重身体时,他说北方也不见得不生病,太医手里也死了很多人。他安于岭南,说‌‌“此心安处是吾乡‌‌”,年近花甲的他甚至快快乐乐地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岭南这个地方挺好,我愿意长期在这里呆下去!

宋哲宗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这时的苏轼已经61岁,跟苏轼的名字‌‌“瞻‌‌”谐形的儋州成为他的第三个谪居地。儋州就是现在的海南岛,宋朝有‌‌“一朝不杀士大夫‌‌”的政策,对于当时的情况来说,贬到儋州是仅次于死刑的刑罚了,这一去,天涯海角啊,儋州‌‌“居无室,食无肉、病无药‌‌”,生活条件更加恶劣,但苏东坡越贬越精神,他洒脱不减,说‌‌“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在他眼里,朝廷把他贬到儋州,只不过是他人生的一次旅游罢了。

一生三次大贬,苏轼贬谪的越彻底,取得的成就越大。人生怎么可能一帆风顺,面对挫折和失败,应当怎么对待呢?今天来说一阙苏轼的词,这阙《满庭芳》,是我最喜欢的宋词之一,先看全词: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蜗角‌‌”指的是蜗牛角,比喻极其微小;‌‌“蝇头‌‌”指的是苍蝇头,当然也是极其微小。这样微小的虚名薄利,又有有什么值得为之忙碌不停呢?‌‌“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很多事情都是前困注定的,又有什么谁弱与谁强。‌‌“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什么都不要说了,赶紧趁着闲散之身未老之时,抛开所有的束缚,放纵自我,逍遥自在。‌‌“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浑,指整个儿,全部。人生百年,这是古往今来的人生大限,李白说:‌‌“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襄阳歌》)一生要醉三万六千场,岂不是天天喝醉。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人啊,沉下心思算来,一生之中都要有一半日子被忧愁风雨干扰。‌‌“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又有什么必要一天到晚拼了命地说短道长?‌‌“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人生有幸对着这清风皓月,以地上的青苔为褥席铺展开来,把天上的白云当做帐幕高高张起。‌‌“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江南的生活多么美好,一千钟美酒,一曲优雅的《满庭芳》。

这阙词,是经历过大挫折的苏轼写的,在贬官挫折重重打击之下,他一方面对现实不满,这使他不得不愤世嫉俗地发发牢骚,借长醉不醒来消磨自我,但他没有一味地牢骚、消磨下去,他认可了人生的飘摇与风雨交加,他认为这是一种人生常态,进而又表达了他飘逸旷达的内心世界,他庆幸自己有机会有这样的人生,最后归结到了词人宠辱皆忘、超然物外的人生境界。整首词,胸怀阔大,读来让人浑身发热,既充满饱经沧桑、愤世嫉俗的哀伤,又洋溢着对圣洁理想的追求与向往,虽沉郁顿挫,但正能量满满,由词传达出的自信向上的人生态度,让仍然在人生挫折中打滚的人读来满心鼓舞。

这正是苏轼的高明处,他总是让人觉得可亲,他明明满身伤痕,却满脸微笑,高举人生的酒杯,通过作品洗人心中块垒,导人继续滚石上山,他也正因此而显得伟大,显得可爱。如果你现在仍然还在人生的低谷之中,就请你一边举起酒杯,一边再大声读读这阙词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谈艺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心灵之灯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