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玉清心:“器官”这口黑锅 北京红会6年都没资格背的国家机密

北京各医院的器官供体例数倒是越来越大,但是和红会无关。王朝辉说:“都是医院自己找的”。医生护士说都是脑死亡捐献器官。在中国尚无立法的情况下,“脑死亡”由谁认定?在没有经过红十字会依法见证的情况下,由谁保障器官是公民自愿捐献而不是强摘?黄洁夫2012年做了500例肝移植,其中只有一例是捐献器官。这个比例数,大概就是整个大陆器官移植的缩影。

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大纪元制图)

海外追查国际组织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北京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自2012年成立至今始终处于筹备状态,并没有实际开展器官捐献工作。

中共的这个“丑闻”戳在了自己最怕触及的“器官”软肋上。这样的事能发生在首都北京,那外地呢?天高皇帝远的偏远地区呢?就更不言而喻了!与其怀疑全国还有多少这样的空白点,倒不如问问全国真捐器官的有几家?最为荒唐的是,即便北京红会和其它更多的红会多年不作为,也一点儿不影响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国,而且还要将“成功”的器官捐献和移植“中国模式”推行到“一带一路”的国家。

为掩盖活摘真相,中共在器官上一直造假,2010年开始启动中国红十字会搞器官捐献,装点门面。中共明知道没什么人捐献器官,也要求红会挂牌办公,以应付国际社会。但在中南海眼皮底下的北京红十字会,居然筹备六年不办公?

北京红会捐献办公室负责人王朝辉和调查员有段对话,透漏出的信息耐人寻味,这或许能帮我们解读一些事情背后的原因。王朝辉大致说了以下几个意思:

1,这里是器官捐献筹备办公室,现在北京市红十字会还没开展实际器官捐献。问何时能筹备好?回答“不知道”。

2,红十字会和卫计委两家,“我们还没有在一块儿合作呢”。

3,医院的移植器官与红会无关,“我现在还没有到医院参与他们那个捐献过程,一般都他们医院自己做。”

4,调查员问为什么不开展?王说:“北京因为医院比较多,我们那个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一直是就没有开始这个工作。”“现在国家都那个,下一步看怎么弄啦,不知道怎么说呢!”

5,武警北京总院的器官,“不是什么来源比较好”,就是他们都自己做,做得多!

王朝辉说没开展捐献,是因为北京“医院比较多”。移植医院多,移植量大,器官需求大,对红会捐献工作压力大,这显而易见。

北京的器官移植规模有多大?2017年5月26日,在国家卫计委发布的173家器官移植医院名单上,北京市占据20家。八个月之后,2018年2月11日,卫计委推出的178家新名单中,北京市又新增3家医院。这样北京市共有23家移植医院,占全国178家的13%。北京不仅移植医院数量排名第一,而且器官移植数量也居全国之首。北京移植业在明显升温。如果移植量增长,那么捐献器官例数也应同步攀升。

北京各医院的器官供体例数倒是越来越大,但是和红会无关。王朝辉说:“都是医院自己找的”。医生护士说都是脑死亡捐献器官。在中国尚无立法的情况下,“脑死亡”由谁认定?在没有经过红十字会依法见证的情况下,由谁保障器官是公民自愿捐献而不是强摘?黄洁夫2012年做了500例肝移植,其中只有一例是捐献器官。这个比例数,大概就是整个大陆器官移植的缩影。

王朝辉几次抱怨,都是医院自己找器官而不告诉他。试想,如果器官来源连他这个红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主任都被保密,那器官的透明性和可追溯性岂不成无稽之谈!为什么保密?一个重要原因是见不得人,来源非法!当调查员问是不是北京武警总院的器官来源好点时,王朝辉不以为然地说,“不是什么来源比较好”,就是他们都自己做,做得多!

武警北京总院十几年来一直都“做得多”。追查国际2018年对武警北京总医院调查,肝移植病房护士说:肝移植手术每天都在做。医生说:现在肝源比较多,做的挺多。等待时间两周、一个月。2017年肾医生说:肾移植分二个组,一个组一年能做200多例,两个组能做500多例(这还只是对外公布的缩水数量)。今年比去年更多一些。肝移植组有好几个主任管,做得更多。

武警北京总院移植中心主任是沈中阳,他也是天津一中心院长。这两家在器官来源上应该是同一渠道。天津一中心移植量大到内部排名都不上榜。有披露,沈中阳的军地两栖身份是罗干特意安排的。移植界公认,沈中阳享有使用“国家器官”的优先权和向海外卖器官的涉外经营特权。这两家医院在军地两个系统是超级移植大户,也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灾区。

按规定,武警北京总院的移植器官,也要经过北京红会王朝辉他们办公室的见证才能使用。但是,王朝辉他们敢去查问沈中阳吗?即便问了,沈中阳会买王朝辉的帐?现在器官供体来源是医院的绝密,权限到移植科主任。王朝辉说他和科主任们“特熟”,表明他和医院私下有交往,比如给医院拉患者赚“介绍费”。王朝辉对主任们手里的、带有活人供体库特征、来路不正的大量器官,不会不知情。所以王朝辉说武警的供体“不是什么来源比较好”,这潜台词就是来源不好。

现在京城百姓都知道,移植越火的医院越黑。有个网帖:“宁肯捐给不咋样的红会,也别捐给医院,那更黑!”帖子后面有一长串支持的跟帖。这反映了人们对中国器官移植真相的感受。

北京二十多家移植医院,岂止就一个沈中阳?能拿到移植资质的都有来头,都有器官的“进货渠道”。这样的业务不可能没有保护伞,“上通天”有各类高官,“下联手”有公检法。这或许就是王朝辉说的“我们那个情况比较特殊”。

给来路不明的器官作见证,等于为非法器官漂白。为什么要为医院背黑锅?将来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在权衡利弊之后,可能王朝辉他们选择了不作为。王朝辉表白:“我现在还没有到医院参与他们那个捐献过程,一般都他们医院自己做。”为了明哲保身也罢,为了不做恶也罢,这是体制内人的明智选择。

另一种可能是被不作为。面对为器官抢红了眼的医院和他们身后的保护伞,红十字会那点行政权力实在太苍白无力了。当局对“器官”失控,也只得让王朝辉他们不作为。王朝辉在主任位置上“筹备”了六年没压力,听口气还能继续这样筹备下去。但无论哪种可能,红会的不作为是要得到上面的默许才行得通。

“器官”这口黑锅,王朝辉他们不敢背,因为它不是一般的麻烦,里面藏有数不清的冤魂命债。中共造下的深重罪孽,让其一步步走向深渊,早已无回天之力。“器官”犹如悬在中共头上的一颗“核弹”,一旦引爆,中共将死无葬身之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