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高层缘何齐声挺民企?

中共副总理刘鹤在在上海开幕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式上讲话。(2018年9月17日)

动荡低迷的中国股市近日受到罕有关注,“国家队”再度出手救市,由中共高层对股市集体喊话。当局前所未有的股市维稳动作,令中国经济更深层的问题得以真实显露,民企的窘境已经造成对经济前景的信心缺失。但分析对于坚持强化国企地位的中共政府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落实对民企的支持存有疑虑。

在经历两个交易日大幅上涨后,中国股市周二没有将涨势延续下去,沪指又跌破2600点关口。一些分析对政府的行动意愿抱观望态度。凯投宏观驻新加坡的中国经济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认为股市反映出这方面的疑虑。

他说:“我认为股市涨势之所以不长久,一方面原因就是说的比做的多。”

中国股市是全球表现最差的股市。十一长假后,A股累计暴跌近12%。星期四沪指跌至四年最低点,而次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在今年第三季度降到6.5%,是近十年来的最低增速。分析人士认为,近期股市下跌源于投资者对宏观经济前景感到悲观。高层官员集体喊话,聚焦股市,目的就是提振市场信心。

而迫使当局采取行动的直接原因是数万亿元人民币(约6,500亿美元)的股权质押。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马歇尔·迈耶认为,中国经济当前最令人担忧的问题不是GDP增速降到6.5%,也不是美中贸易争端,而是他所说的“中国经济的一道暗流。”他在沃顿播客上说,中国面临两个巨大隐患,一个是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上星期发现的高达5.5万亿到6万亿美元的“庞大隐形债务”,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就是股权质押激增。据路透社报道,中国股权质押在两年间涨了四倍,已经超过6万亿元人民币(约8,980亿美元),几乎是中国股市价值的十分之一。

迈耶警告,股权质押的威胁迫在眉睫。他说:“用作抵押的股权比例和数量都在攀升,但是价值却随着中国股市下跌而缩水。”他预期本季度会有大量的追加保证金要求,进而引发各种震荡。

沪指自今年年初至上周四已经蒸发了四分之一。

近年中国民营企业融资条件恶化,股权质押成为民企广泛使用的融资手段。与之相关的风险将对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安全造成冲击。政府高层上周对股市集体喊话,及后续为股市引入新增资金、举措化解股权质押风险、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等政策,目的是增强民众对国家的信心。而造成市场信心缺失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政府强化国有企业的作用导致中国最有活力的私营经济面临衰败。

中共政府坚持做优做强做大国有企业,“国进民退”达到新的高度,甚至出现“私营经济离场”的论调。中国财经界人士吴小平上个月在《今日头条》发表文章,称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国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以便能将散沙聚成拳头,更好地应对贸易战等外部挑战。这样的论调引发强大的争议,也令外界担心中共是否会停止改革,逆转道路。

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埃文斯-普里查德认为,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高层官员前所未有地集体喊话,强调民营经济的重要作用,是回应近来关于民营经济应起什么作用的争论。这些争论引起中国是否会走回头路的担忧。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国有部门的地位不断强化,而私营部门却被边缘化。他说,中国融资整顿以及去杠杆化的行动,导致民企难以获得信贷。他认为高层终于意识到这是决策层中的一个问题,他们应该为民企提供更多资源。

副总理刘鹤强调民营经济对整体经济的贡献和意义,称其“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贡献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

在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0年初期,中共曾大规模缩减国有部门。而近年中共大举推动“国进民退”,令外界颇为不解。即便中共高层统一口径,表示支持民营经济,习近平仍然强调国有企业的重要性。

今年中国A股市场先后有24家民营上市公司被国有资本接盘。这样的趋势令外界感到担忧。迈耶说,中国经济发展未能形成公民社会令人失望,而其发展方向也看上去有些逆转。

弗雷泽·豪伊是《红色资本主义》和《私有化中国》的共同作者。他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习近平掌权后明确表示一切以党为中心。他认为中国的民营部门其实并未独立于国家,过去几年有许多例证显示国家试图将私有和公有的界限模糊化;而近来在股市上又有公司被国有化。他说,归根结蒂,在危机阶段,钱都被国家掌握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