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浙江最大投资平台草根立案 多人维权被抓

“草根投资”受害人连续三天在杭州维权,多人被抓。(受访者提供)

网贷“独角兽”草根投资今年7月底爆雷,展期三个月后,10月19日,突然被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投资受害人闻讯后连续数天展开维权,在警方施压下,数名投资受害人被抓。

投资人表示,他们是因为“草根投资”有中国建设银行存管,被科技部授与独角兽企业称号,有国资、上市公司背景,才敢参与投资的。他们三个月前要求立案,当地经侦说给三个月时间,结果现在老板突然“自首”,出借人手里的借款合同明摆着是“诈骗”,被搞成“非吸(非法吸存)”,请问百姓真的是草芥吗?

10月22日,正在省信访办维权的王女士(化名)告诉大纪元,现场有二三百人,来自全国各地,有来自山西、黑龙江的投资受害人。现场很混乱,有两辆警车,两个大巴车的警力拦着他们,凶得不得了。

她说,他们去了经侦、金融办,这些部门都在忽悠他们。他们看一个部门解决不了,就换一个部门。警察跟着他们追,走到哪儿,离几步远都有一辆大巴的警察守着。“像今天在(武林)广场上就抓走一个小女孩。反正就是谁去说话抓谁,谁站在前面抓谁。警方说不要‘非法聚集’。”

王女士此前被抓过多次,被严密布控。她说,有一些人去了省信访办,很多人站在信访办门口不敢进去。怕一进去后,就像上次那样被塞进警车,放到大的体育场,不给水喝不给饭吃。“到处都在镇压我们,哪有我们说话的地方,我们都手无寸铁,怕它动手。”

当天进入省信访办的李先生(化名)告诉大纪元说,当日警方一共抓走了5个人。事后多人打派出所电话要求放人,对方说“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让放出来。

李先生说,“早晨10点左右,我们一起到西湖区武林广场集合,准备去省政府或信访办。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警察驱赶人群,有个小女孩因为表示不满被警察直接拖走了。有对老夫妻就问为什么把人抓走了,警察就把老俩口也抬上车抓走了。警察围住不让后面百八十人上前,在那里一顿乱骂,将现场人群驱散。”

被驱赶的人们去了省信访办。等到下午2点,聚集了一百六七十人,有湖南、湖北、上海和当地的投资人。大家选了几个代表进去谈,5点钟左右,人群被清场,大家走出了省信访办。警察驱赶人群说,“你们走快一点!不能在这里停留!”

李先生说,有一对夫妻是和老乡三四个人一起来的,因为有人要上厕所,稍微等了一下,警察上前查问,那位男士说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逗留啊?突然间就被拉过去摁在地上,大家大喊:“我们都要走了,为什么要抓他们?”警察把两夫妻都摁住抓走,还上前打人,大骂上访人是“罪犯”。

据介绍,投资人在省信访办主要的诉求,是希望省政府机构或中央政府机构出面,彻查这个平台;并要求把案件定性为“集资诈骗”,而不是“非法吸存”。因为“集资诈骗”,相当于政府也有责任;而“非吸”,相当于受害人也是合伙人,政府直接把责任推给“草根”和投资人。

公开报导显示,“草根投资”有在公安部备案的许可证,有华闻传媒、百度、腾讯、网贷天眼等合作伙伴,还有政府颁发的奖项。今年3月23日,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草根投资”以15.4亿美元的估值入围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百强榜单。

今年7月,交易规模达到862亿元的“草根投资”称已经启动上市计划。然而,7月31日,“草根投资”被曝逾期。此后,有消息称,经侦人员入驻了草根办公地点。期间,不断有公告发出,称“草根投资”目前的总资产约110亿元人民币。其借款本金余额约为97亿,资产覆盖率约为113%。

10月21日,杭州余杭警方发布的案情通报,称冻结涉案公司银行资金七千余万元;扣押涉案公司相关车辆及现金六百八十余万;查封房产16处和上海富建酒店、上海虹桥公寓。民众表示失望,“还不够政府罚的,别等了……”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天,深圳、杭州、嘉兴三地同时公布了15家P2P平台的案件情况,包括“草根平台”、“浙商E贷”、“中融投”、“中金黄金”、“利民网”、“发财猪”、“钱爸爸”等,均被指“涉嫌非吸”。

熟悉P2P爆雷事件的大陆律师何伟曾告诉大纪元,“P2P自身的违规操作是当下经营环境与官商联手的必然结果,而长期存在的违规,当局心知肚明。如果没有公权出借公信、没有官员站台这是做不到的。P2P能够做大绝不是个体的原因。”

何伟认为,“可以肯定地说,当下P2P及其它类金融平台的爆雷无法避免,在灾难系统化而当局不愿且无法担当的前提下,所谓的维权将越来越难。”

他表示,“‘非吸’这一经济问题隐藏着人权灾难,以及本身涉及的金融制度不合理等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