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川普两大动作背后有深意 白宫警告中南海 共军马上起变化

近日,美国白宫下属国家太空委员会开会,副总统彭斯宣布2020年前太空军将成军。此前美国宣布退出与俄罗斯签署的《中导条约》。独立评论员文昭表示,美国发展独立的太空军,是沿续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受到压力最大的仍然是北京。评论员夏小强分析,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会遏制以中共为中心的共产国家的世界新格局正在隐隐成型。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警告中共在南海再挑衅,就进入战争状态。在美军派遣两艘军舰航行通过台湾海峡时,共军果然只是在安全距离外跟随。川普也明确表示不担心北京会有负面的回应。

近日,美国白宫下属国家太空委员会开会,副总统彭斯宣布2020年前太空军将成军。此前美国宣布退出与俄罗斯签署的《中导条约》。独立评论员文昭表示,美国发展独立的太空军,是沿续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受到压力最大的仍然是北京。评论员夏小强分析,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会遏制以中共为中心的共产国家的世界新格局正在隐隐成型。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警告中共在南海再挑衅,就进入战争状态。在美军派遣两艘军舰航行通过台湾海峡时,共军果然只是在安全距离外跟随。川普也明确表示不担心北京会有负面的回应。

media图为太空飞行器

美国宣布2020前太空军成军

10月24日,白宫下属的国家太空委员会开会,副总统彭斯宣布,2020年前太空军将成军,太空部队的开支将会纳入明年的国防预算,国方部预计头五年的支出达到130亿美元。

独立评论员文昭在他的自媒体上表示,除了统一调度美国的太空资产、保护太空资产这两项基本任务外,太空军未来还会发展更直接的作战能力。外太空的设施,除了用于侦察和通讯,为地面和海上的战争提供资讯支持之外,未来它们自己就会被武器化。

文昭说,太空军独立成军,它传递出一个明确的战略信号,就是在外太空美国仍然要保持领先优势,只要这个目标坚定,那后续投入的资源不是问题。这里受到压力最大的仍然是北京,它正在快速进军太空,好不容易缩小了航天大国间的差距,如果它又被美国拉开了距离,之前的投入就算是白费了,在未来的战争中仍然处于落后于美国的落后地位。

同时因为现代军事技术是高度信息化的,高度依赖卫星,不能拥有和美国相当的卫星网络、同时在战争中不能保护卫星网络的话,你的侦察和通讯就无法完成,你其他花血本建造的高科技武器就成了废铁。所以外太空是一个强迫对方接受决战的战场,中共不得不应战,除非放弃了和美国竞争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的打算。

川普发展独立的太空军,仍然是沿续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在一个科技和资本高度密集的领域开辟军备竞赛的新战场,强迫对手以其综合国力应战,从而消耗其国力。

川普退出《中导条约》对世界格局影响

评论员夏小强近日撰文表示,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对于中共来讲,中共多年来一直在加强军事投入,并且不断对台湾发出战争威胁。外界对于世界又进入军备竞赛的担心可以理解,毕竟人们都希望和平,恐惧战争。但是,中共政权在如今中美贸易战的重压之下,中共控制下的经济举步维艰,中共已经发出“自力更生”、“共克时艰”的口号,中共在金融和经济上面临的危机,使得其保政权成为首选,中共已经没有能力与美国展开一场长期的军备竞赛。即使一旦展开竞赛,中共政权也可能最终被拖垮。

川普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对外界的宣示味道大于对俄罗斯的实质意义,也有宣示终结二战之后形成的世界格局的意味。

二战之后,美国承担起重建欧洲和保护欧洲的任务,几乎欧洲每一个国家,都成为二战后马歇尔计划的受益者,几十年来,欧洲在贸易和军事方面,仍然几乎无偿地接受美国的帮助。而美国对欧洲提供的帮助,特别是在军事方面提供的保护,使得欧洲诸国,节省了大量的军事国防支出,而这笔钱,被欧洲这些自由国家执政的左翼政党大搞福利社会和接受难民,往社会主义的道路上狂奔。

如今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这其实也意味着,欧洲诸国,在面对着俄罗斯的军事威胁下,这些国家,很有可能将要自主负担军事投入,欧洲无偿接受美国援助和高福利的好日子,可能逐渐要结束了。这其实也从客观上,使得欧洲走向正常的发展轨道,扭转二战以后几十年来的包括欧洲在内的全世界的左转趋势。

同时,以美国、欧洲、日本为轴心联盟,遏制以中共为中心的共产国家的世界新格局正在隐隐成型。

博尔顿警告共军奏效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10月11日接受美国电台脱口秀主持人休伊特(Hugh Hewitt)的采访时警告中共不要再冒险,因为按照美国海军的交战规定,指挥官有权保护自己的战舰。

博尔顿还明确表示,美方不会容忍中共威胁美国军人。中共方面需要明白,美国决心让国际海上通道畅通无阻。

9月30日,〝迪凯特号〞正在南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s,中方称南沙群岛——译注)附近海域航行时,中共军舰〝兰州舰〞逼至〝迪凯特号〞前方45码(约41米)处,美舰采取紧急措施,才得以避免碰撞。

博尔顿表示,美国不承认中共主张的合法性。

他进一步指出,中共军舰几乎撞上美舰,这是中共危险行为的一个例证。现在,已经有更多盟友加入反对中共的行动中去,除了菲律宾和日本等邻近国家外,英国、澳大利亚等国也同美国一样,继续穿越南海水域在公海航行,而且,这些国家都准备在这方面做得更多。

博尔顿还表示,这些盟国可能还会开采南海的海底能源,或与中共合作,或者根本不跟它合作。

美军战机,从右到左分别是F22、B2和F117。

美国海军“科蒂斯·威尔伯号”(USS Curtis Wilbur)导弹驱逐舰与“安提坦号”(USS Antietam)导弹巡洋舰10月22日通过台湾海峡。

而共军只是在安全距离外尾随,和在南海向美军撞船表现截然不同,明显是博尔顿警告奏效。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总统川普说,他不担忧两艘美国军舰通过台海一事会引来中国的负面影响,“我不会担忧任何事。我从不担忧什么事。”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