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副主席贪腐大数据震惊世界 中共军纪委一招吓傻全军高干

——木偶:直面这场难看的军队反腐戏

不久前,军纪委给军以上干部每人发一张表,要他们填写“在提拔过程中是否行贿”和“是否为他人谋取利益而受贿”等内容,并挨个谈话强硬申明:如有行贿受贿行为,交代了并积极退赃,免于刑事追究,只作纪律处分。如隐瞒不交代一旦被查出,将加重处罚!这一招真绝!让所有接受填表者心惊肉跳夜不能寐,许多人一个月也交不了表。

几年前与几位军报老战友叙旧,正逢徐才厚被抓。陶副总编讲:“破天荒啦,抓了军委副主席,后面的戏就大了。这绝对是一场很难看的戏!”

果然此论应验了。十八大后五年多来,军队反腐的速度、力度和广度,完全超乎局外人的智商和认知能力。据统计军队反腐至2018年呈“2+8+160+18000”的大势。2名副主席、8名上将、160名中将少将和18000名校级军官落马。

其实,这可能是冰山一角。不久前,军纪委给军以上干部每人发一张表,要他们填写“在提拔过程中是否行贿”和“是否为他人谋取利益而受贿”等内容,并挨个谈话强硬申明:如有行贿受贿行为,交代了并积极退赃,免于刑事追究,只作纪律处分。如隐瞒不交代一旦被查出,将加重处罚!

这一招真绝!让所有接受填表者心惊肉跳夜不能寐,许多人一个月也交不了表。有位战友告诉我,圈内的人你知我知,这种事太普遍了,不说不行、说了也不行,内心的风暴比外边的风暴更更狂烈,许多人如实填写“曾有过行贿受贿行”。

交代不久,组织上即命他们回家接受监视居住,不得乱走乱动,听候组织处理。处理就是“免职降职然后退下”。兰州军区近日率先公布了8名军职干部“降职处理”的决定,并说还有后续处分的军师职干部名单待公布。

其他大单位也将接蹱公布,估计全军受此处分的高级干部将超过被抓“军中老虎”的数量。上面说的2+8+160+1.8的大数据,已够不雅观了,再加上这次纪律处分的“大数据”,岂不更加难看?

军队不比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除了很少的一些土地房产可圈钱之外,要圈钱只能在人事关系上作文章。故有买必有卖,行贿必受贿,受贿才行贿。一人行贿,多人供贿,一人受贿,众人下水。军线关系直接,一人口供,百人穿帮,极易牵联,无以逃遁。不看口供,也能算出概率来。

我曾为郭、徐卖官作了个“数学模型”:按半公开的交易行惰,按上将3000万计,带动中将、少将1000~2000万行贿,再带动大校、上校500万以上的行贿,再带动中校、少校200万以上的行贿,再带动上尉、中尉、少尉50万以上的行贿。

而后,各级军官再向下伸手,征兵、配兵、调动、入党、入学、改军士、提干等各环节,成为士兵的向上求助的“打点”级别,从3万5万~10万8万不等。

为了上贿,军官群体层层向下伸手,卖够若干顶小帽子,才够买下一顶上级别的大帽子。赚够了还要留足,送主官还要送管官,纵向送横向也要送,管人要送管事也要送,对中介也要送。

总之,官官之间,官兵之间,军民之间,军地之间,互相交往无不牵动利益,织成纵横交汇错综复杂互相牵扯的利益互贿网络。这样细细计算下来,从副主席到士兵及军属,筑成12层和14项的几何级利益链。

每个受贿人都要牵扯着若干个等级的行贿人,构成受贿人――行贿人――再行贿人――再受贿人――再再受贿人······这样反复结构着立体的三角几何关系,最终围成球型内三角关联体系。

按给出的计算公式是:郭徐2人 x3边线 x3人以上 x12层级 x2连点 x14种打点 x2连点 x3倍毛收=36288人下水。也就是说,顶端郭徐两名副主席一贪婪,便层层传递贪欲瘟疫,放肄放大成蝴蝶效应,最少可能把3.6万人拉下水。

按实际案例看,每个向郭徐行贿的上将所截留的自肥款,都高出行贿款数十倍,比按三倍计算出的3.6万“大数据”要大得多!此保守计算还不包括独立于两位副主席之外的高官自渠,郭徐们亲自导演我军演出一场震惊世界的历史性腐败丑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开放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