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成功预测川普当选女记者 谈川普当选原因及中期选举(二)

选举的情况要看这个潜流,它的过程,拿我家乡宾夕法尼亚州来当例子:1996年时,比尔克林顿在选总统的时候,67个县中的28个县是投克林顿的。到了奥巴马的时候,只剩13个县投给他了。所以从1996年到2012年,每次选举的时候,宾州都会往共和党那边移动0.4%。那么这样积累下来,他们就一直在往共和党这边走,到了川普时代就完全过来了。

记者Salena Zito女士,以成功预测川普赢得2016年大选而闻名。

两年前的美国大选中,政治素人川普的当选让很多人震惊。而广泛接触民间,采访了300多位支持川普的选民,深刻把握选民脉搏的女记者Salena Zito,在大选几个月前就已经大胆预见:川普会赢。

她是如何成功做出预见的?她在与选民广泛的第一手接触中看到了什么?对于中期选举,她有怎样的预见?多次采访过川普的她,又有何观察?

我们和您分享本台对Zito女士的专访,通过她的故事来看一个可能之前我们并不了解的美国。

主持人:从什么时候开始,您注意到了这些川普的支持者比人们想象的要坚定得多呢?

Zito:我第一次注意的时候,是在2016年总统初选的第一个州——爱荷华州,那时候可能是一、二月份。当然那个时候是Ted Cruz赢了,川普是第二。但是那边有很多福音教派,就是美国很坚定的基督徒,他们是投了克鲁斯的票,但是在采访中发现,很多选民认同川普的优先级,认同川普工作重点的这个名单,川普很强调宗教自由。

一般在4月份的时候,初选就已经尘埃落定了。但是在宾州那边,川普所受到的支持是非常惊人的:跑出来投票的人数以及换党的人数都很惊人。因为宾州是个关闭式的初选,也就是登记为民主党的人才能投票给民主党,登记为共和党的人才能投票给共和党,这些选民就忙着换党,大概8万到9万人从民主党换成了共和党。所以在那儿,现象是很惊人的。

主持人:您是在什么时候在媒体上表示,川普会赢得大选的呢?

Zito:在2016年的7月份,我基本上已经得出结论了,就是川普会赢这个大选。但是我唯一动摇的时候是那个好莱坞的视频出来的时候,我动摇了15分钟,接着我又确定了下来。

为什么动摇15分钟就确定下来呢?我一般看民意,看推特,我看到推特上的反应是,对川普的支持不减。第二天,我上教堂的时候,在我的那个小镇上,我看到就一夜之间,对川普支持的这些个标志,比前一天还要多。我就知道,老百姓对他的支持不减反升。

就拿我的家乡宾夕法尼亚州来当例子,宾州从1988年以来就没有投票选过共和党的总统,都是选的民主党总统,但是,你要看这个潜流,它的过程:1996年时,比尔克林顿在选总统的时候,67个县中的28个县是投克林顿的。到了奥巴马的时候,只剩13个县投给他了。所以从1996年到2012年,每次选举的时候,宾州都会往共和党那边移动0.4%。那么这样积累下来,他们就一直在往共和党这边走,到了川普时代就完全过来了。

那个时候,我跑了宾夕法尼亚州的10个县,这10个县都是之前投票支持罗姆尼、而没有投给奥巴马的。当时我想看,是不是这10个县,每个县都能被川普多吸到2千人出来投票给他。根据我采访得到的印象,根据我数出来的川普的广告牌数量,我觉得他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基本上我就确定,宾夕法尼亚州川普会赢。如果川普赢得了宾州的话,那么北卡州、佛州、俄亥俄州、威斯康辛州和密执根州,就不在话下了。

为什么呢?因为在宾州,民主党人比共和党的人多出5%,是这几个摇摆州中多出最多的。如果即使这样民主党都守不住宾州话,那就别谈另外5个摇摆州了。

主持人:在2016年大选的时候,您跑了2万7千英里的路去采访各地川普的支持者,这些选民他们为什么会把票投给川普?特别是之前那些把票投给了奥巴马的人,后来他们为什么选择川普了呢?

Zito:你去比较奥巴马和川普,奥巴马他个人很有魅力,很会讲话,人家很喜欢他讲话,喜欢他这个人。但是他的政策人家不喜欢。也就是说,奥巴马讲话讲得很优美,做出来的结果是不行的。但川普有的时候是反过来的,你可能不太喜欢他的讲话,可是他做出的事情很漂亮。

如果你去查那些先投给奥巴马,之后又投给奥巴马,但现在去投川普的选民,你会发现一个现象,如果我把整个的民情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他们对美国的两党政治已经厌烦了,特别是对美国的这些政治机器,机构性的东西,这里包括政府、好莱坞、华尔街,包括美国所谓的主流媒体,他们都已经厌烦了。你要注意,川普当时在选举的时候,他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一盖骂的,他说这些全都是作弊的组织。所以对这些两党政治,大的机构政治机器,一再让选民失望。所以当川普出现的时候,选民们就说好,那我们不想支持那些一直在那儿操纵着华府以及各个地方的一些机构性组织的人,我们就要支持这么个新人。那么他们就来支持川普。

主持人:为什么这些政治人物他们背叛了选民呢?

Zito:基本上在中西部,你开车走过中西部的话,每隔一个小镇,你就会发现这个小镇变得多么的凋敝:工作没了,工厂也没了,什么都没了。当初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FATA)承诺会给他们带来工作,但是结果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所以不光是人们的生活衰败了,社区也衰败了。这对他们来说是最痛心的。

主持人:当你在外面采访川普的支持者的时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Zito:其实很多很多的例子都让我印象非常非常深,我这本书《伟大的变革》里就写了,你跟他们谈的时候,就会觉得,哇!这些美国的老百姓,他们的抱负是如此之高,他们对自己社区的关心是如此的热情。

有这么一个例子:这个人叫马丁。马丁先生是在宾夕法尼亚的一个叫做伊利(Erie, Pennsylvania)的小镇,这个伊利镇很凋敝,等于是经过了10年的时间,已经是非常凋敝了。他本来是可以离开的,就搬家好了。但是他不搬家,他在那儿钉住了,因为他是本地的一个小商业主,他就在那儿开他的公司,公司垮掉,再开;又垮,又开。他认为他是本地的,他有在本地把社区再赢回来的这个任务。他同时也是当地扶轮社的一个成员,就是民间的一个中坚力量。他就不离开这个城市去找更好的工作,去找更好的机会,他要救他的社区。他就是这样的人。

主持人:这些美国心脏地带的人,他们和川普是差老远了,川普是在曼哈顿、住在金壁辉煌的川普大厦里的一个商业人,川普是怎么会搞懂那里人的想法的呢?川普怎么能够了解他们的需要,激起他们的共鸣呢?

Zito:你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没错啊,川普是曼哈顿长大的一个生下来嘴里就含着银勺子、出身富贵的人,川普为什么知道他们呢?因为川普是一个斗士,他不会去搞什么精彩的演讲,因为他不是一个政客,他要说段话,他不会找15个人帮他写稿子。

我采访过川普好几次,我亲眼看到他是怎么跟这些蓝领工人互动的。他跟这些蓝领工人互相之间的互动程度非常自如,会远远超过跟那些在沙龙里喝着香槟的上流人士,比跟他们打交道要好得多。

但是川普并没有象Zito女士这样开车2万7千英里到处去见选民,川普是怎么知道那些社区在衰败的?那些地方的情况连其他的记者都不知道。

(未完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