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丹:中外记者处境不同的背后

“党媒姓党”,中共箝制言论,迫害良心记者,破坏新闻自由,危害社会。(公有领域)

近日,中共新华社从巴黎发来消息称,“位于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5日发表公报说,2018年截至目前,全球共有86名记者遭到杀害,而在2016年和2017年两年间,全球殉职记者人数达182人”。该组织还介绍称,“2006年到2017年,全球共有超过1000名记者殉职,而2017年首次出现超过55%的遇害记者是在非武装冲突国家遇害的现象,而对杀害记者的元凶进行惩罚的案例仅占十分之一”。

在中国人的印象中,遇难、殉职的记者或许只是那些奔赴武装冲突第一线的战地记者。比如意大利著名女记者奥莉阿娜·法拉奇,“为了坚持她的准确性原则,随时加入‘探讨事实真相的战斗’,中东战争中,她以在炮火中镇定自若地涂指甲油而闻名;采访越战,她数次被弹片击伤;1968年军队在墨西哥城屠杀示威学生时,她身中三弹……”此外,“许多迎著炮火的不朽照片都是记者用血、甚至生命换来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记者往往都只出现在西方自由社会。也正是因为他们拥有自由,才能将自己追逐真相、揭露世界阴暗面的勇气发挥到极致。但与之不同的是,如今“超过55%的遇害记者”却出现在“非武装冲突国家”。

从很难“对杀害记者的元凶进行惩罚”就足以看出,遭到凌驾于司法之上的权力集团关押、甚至暗杀的记者越来越多。司法惩治不了元凶,就是因为它已沦为强权、暴政的帮凶。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司法不独立、且由一党独裁的极权国家。

就拿由中共独裁的中国大陆来说,遇难、殉职的记者倒不多见,但被投入监牢、遭到迫害的记者却大量存在。有人指出,中国记者“活着并‘高危’著的”很多。国际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曾把中国列为“记者工作环境最差”的国家之一。不仅如此,中国还连续多年被评为“被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早在2003年,就有权威报告指出,“中国连续四年榜上有名,均列为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几乎占全世界被关押记者总数的三分之一”。2006年,“保护记者委员会”继续发报告称,“中国连续八年是关押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目前至少关押著31名记者”。

到了2010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又有数据显示,“中国多年以来一直是关押网络记者和博客作家最多的国家”。此后,“保护记者委员会”在2015年的报告中指出,“中国关押了49名记者”,“创1990年首次发布此报告以来,中国关押记者人数的最高纪录,而且仍呈现连年递增趋势”。

中国被关押的记者,不仅人数常年居于世界首位,其被关押的原因,也令人匪夷所思。比如《新疆法制报》的原总编室主任海莱特·尼亚孜,只是在新疆“7.5事件”时,向有关部门提出预警,向高层领导提出建议,就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了有期徒刑十五年。

对此,大陆有记者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缺少新闻和言论自由实际上由来已久,从江泽民时代一直到现在,每年都有一些有良心的记者因为发布一些真实的报道而被抓捕”。他还指出,这也是“为了杀鸡儆猴”,“警告其他记者要以官方的意志为导向”。不难想像,记者的咽喉一旦被独裁的中共牢牢掐住,那么大陆媒体所能做的,也就只剩下替政府宣传、抹粉,竭力掩盖其为非作歹的恶行了。

难怪有人说,“敢对世界上最虎狼的制度发声,一点都不比站在AK47对面安全”。相比西方记者头上的三把剑——“法律、道德和危险”,“悬在中国记者头上的变态刀剑似乎更多”。除了“无良企业砸向媒体的金砖、看家护院黑社会的棍棒……”之外,更有“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出版署、媒体党委书记”。尽管这些机构、官员率属于不同的部门,但它(他)们只有一个姓,那就是中共这个“党”。

既如此,大陆“媒体姓党”,也就不足为奇了。而那些敢言的良心记者被抓、被打压也同样不令人奇怪了。毋庸置疑,中国记者的春天是在没有中共的那一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