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大饥荒是中共有计划的屠杀手段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中共窃政后杀人篇(4)

中共全国性的“大跃进”运动,最终导致了大饥荒的爆发和数千万民众死亡。(资料图片)

大饥荒见闻

1960年,距今虽近60年,可一提起“1960年”这个词,大多数60/70岁以上的中国人仍然马上会与“饥饿”二字联系起来。笔者的家乡,就有当时饿死的父老乡亲,长辈们提起那场时代大饥荒,至今心有余悸。

中共称其为三年自然灾害,后改称为三年困难时期。海外一些学者及西方学者则称之为三年大饥荒或三年大灾荒,大跃进饥荒、中国大饥荒。

自从中共1954年施行统购统销后,各地都有零星的农民被饿死,但不是全国规模,从1958年起则是全国规模地死人,直到1962年分田到户才停止,最严重的是60-61年。

荥经大饥荒

五九年底至六一年夏,荥经县发生大规模死人事件,被称为“荥经五九事件”,又称“荥经惨案”。荥经惨案中,许多村庄灭绝人烟。

地处天府之国的四川荥经县,到了五八年底,荥经地委为落实国家征购任务,一车车粮食源源不断从农村运出去。荥经县粮食几乎全部被征购殆尽。秋收后不到两个月,就出现浮肿病和饿死人情况。

1960年春,公共食堂大多停伙了。家家都开始死人了,开始还是今天这家死一个,明天那家死一个。先是死壮劳力和老人,随即死的是那些想省下一口给娃儿吃的主妇们。到后来,死亡如瘟疫般蔓延开来,有的生产队,一天就饿死十几个。复顺公社太阳湾生产队,几十户人家几乎死光。

不到半年,荥经县饿死了一半人。有的公社向县委书记饶青汇报,请求开仓放粮,遭到他严厉批评,说是带头闹粮,是小“彭、黄、张、周反党集团”,要严肃处分。农民肿的肿,死的死,四乡八野,尽是哭声。逃难的人们流向县城,流向外地。从各公社到县城的路上,一路都有倒地的死尸;而县城四街八巷,到处都是饿死者或干枯、或肿胀、或发臭的尸体。县委书记饶青视而不见,自己和老婆天天开小灶,吃肉喝酒,吃得红光满面,吃饱喝足,饶青还在大唱跃进高调。县委办公室汇报,对于满街的死尸和各公社的死人问题怎么办?饶青怒喝道:“怎么办?抬出去埋了,这点事还要我告诉你啊?”

由于县城死人多,开始人们还将死尸抬出去,用席子一卷,挖个坑掩埋。随后,死尸越来越多,埋尸成了苦差事。于是,县里决定给埋尸的人以“粮食补助”。而奉命掩埋的人越来越精,想方设法进行“技术革命”,挖下大坑,抬来死尸往里扔。后来干脆不埋了,死人往沟里扔,或者随意扔到县城北门口外的那条小河沟里,任其顺流而下。

直到九十年代荥经县城拓建新城区的时候,施工的田坝里,还不断挖到当年的大规模死人坑。至于农村,开始还有人埋。随后,因死人太多,而活着的人们,也大多病病殃殃地,哪有心思和精力去埋人。尤其是那些死得只剩下老小病残和那些全家死绝的家中,死人搁在家中无人过问,一直臭气冲天,最后烂得只剩下骨架。

据《荥经县志》“人口变动”载:1958年荥经总人口是63717人;1962年,总人口降至29850人。三四年饿死三万四千多人,人口减少53.15%以上。

“荥经惨案”是四川大饥荒的典型案例,原四川省政协主席廖伯康先生回忆说“五九年底至六一……我们天府之国的四川就饿死了1,000万人”。

信阳地区大饥荒

1958年信阳地区各县全年实际产量只有30亿斤,省委却按72亿斤总产下达了征购任务。征购中不择手段,强迫命令,又批又打,入库16.8亿斤后,就进行不下去了。因为,实际产量只有30亿斤,交征购粮16.8亿斤后,只剩下13.2亿斤,农业人口每人全年占有粮食只有160斤,扣除种子、饲料,人均口粮只有100斤。夏粮已吃了几个月,所以征购未完成,许多社、队已没有粮食了。但在庐山会议精神“鼓舞”下,省、地委又把交不出粮食定性为“阶级斗争”在粮食问题上的反映,在全区掀起了“反右派”斗争,收购不出来就开批判斗争会。有一万多人受到批斗,有3300多名党员干部受到处分,即使出现了断粮停伙、农民外逃、饿死人等严重问题,也没有人敢讲真话。

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社队干部不得不把种子、饲料和剩下的一点口粮作为“余粮”交了征购。就这样仍未完成征购任务。

粮食上交了,食堂断粮停伙了,谷糠、薯藤、野菜、树皮、草根吃光了,饿死人事件相继发生,农民为活命外出逃荒。地委又下令把外逃群众当作“阶级敌人”和“流窜犯”对待,到处设卡拦截,当年冬季共拦截收容46万多人,其中有不少人被打死、饿死在收容站内。有的人饿急了,偷杀牲畜吃,被发现的一律按破坏生产定罪。全区逮捕2000多人,其中有判死刑的,有被打死的,有饿死在狱中的。同时,地委还责令邮局对发往中央的信件一律扣留,被扣下的信件有12000多封,被追查出的寄信人,受到了残酷批斗和处理。可怜的百姓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逃不出去,信寄不出,只有活活饿死。

即使饿死人,当时地委采取的措施是不承认人是饿死的,全区统一的口径都说是瘟疫传染死的。

信阳地区本是“豫南粮仓”,而当时信阳地区国库中还有存粮11亿斤,但不发给百姓一斤半两,造成105万以上的人被饿死。

此外还有一种死亡:1959年11月到1960年7月,信阳地区在“反瞒产”追逼粮食中,正式逮捕1774人,其中36人死于狱中;拘留10720人,有667人死于拘留所中,死因不明。为活命外逃被拦截收容的46万多人中,有多少人死于收容所中,无从得知。

下面摘引几个中共文件中记述农民被饿死的惨状。1960年12月17日中共光山县委《关于“民主补课运动”的初步体会的报告》中称:“这是全县几十万人民从未有的一次大惨祸”,“死亡人数25万,死绝的户数就有5647户。城郊公社高店大队吴围子小队120人中,饿死72人,占总人口的60%,16户死绝。北向店公社李大畈大队被打死、饿死1503人,占总人口的62.6%”。当时的光山县“房倒屋塌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人人戴孝,户户哭声”。

信阳事件只是较典型而已。除台湾外,全国所有地区,都发生饿死人事件,只是程度不同,当时甘肃、山东、河南、安徽、湖北、湖南、四川、广西等许多省份饿殍遍野,没有饭吃的农民还被逼着去“大修水利”、“大炼钢铁”,许多人走着路就倒在地上永远也起不来了。活着的人都没人有力气掩埋死者,许多村庄一户户死绝。人们饿极了去吃树皮、草根、观音土。河南、安徽、山东、甘肃等省都饿死几百万人,四川省饿死约1250万人。

199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美籍华人崔琦留在大陆河南宝丰县的父亲在1959年就饿死了。

大饥荒死亡人数

再看其他几个地方的情况,四川灌县这个从不曾被饥馑光顾的好地方,4万多人饿死,超过该县人口的百分之十(见《灌县志》1991年版第130页)。据《遵义县志》载:该县仅在1960年内就死亡7万1千8百多人,约占人口的九分之一。1960年代的大饥荒,连西藏边陲也未能幸免。在1958年前全国人口增长率大于17%(20%左右)背景下,藏族人口从1953年到1964年下降了百分之十。你说大饥荒中饿死多少人。

四川的李井泉与安徽省的曾希圣、河南省的吴芝圃、山东省的舒同、甘肃省的张仲良一样。在这五人的领导下,这五省是大饥荒时期饿死人数最多的五个省份。河南、安徽、山东、甘肃等省都饿死几百万人,四川省饿死1250万人以上。

据中共红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一书“大饥荒”一文中说,“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4000万人左右。……中国人口减少4000万,这可能是本世纪内世界最大的饥荒”。

荷兰历史专家冯克(Frank Dikotter)2010年出版的《毛的大饥荒》一书被西方学者和媒体广泛引用,该书的结论是中国大饥荒导致了4500万人死亡。因“六四事件”而流亡美国的前中国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陈一咨,当年根据赵紫阳要求,曾对大跃进死亡人数做过调查统计,结论也是4500万。

前新华社高级记者、《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杨继绳经过10年的调查和记录,写下了惊世之作《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一书。该书被认为是有关大饥荒最详实、最权威的记录之一。杨继绳的研究表明,1958年至1962年期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饿死了三千六百万人,因饥饿使得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数估计为四千万人,两者共计7,600万人。这不仅是中国历史上所发生的灾荒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巨灾,也是人类当代史中最为惨痛的空前大悲剧。(注:这是不完全统计,三千六百万是地方志中统计出来的,估计实际饿死人数远超过这个数字)。

大饥荒死亡人数之所以说法不一,还有一个原因是大饥荒的期间有不同说法,如1958-1960,1958-1961,1959-1961,1959-1962,1958-1962等,更主要是1961年底,周恩来亲自下令,让中共粮食部门把大饥荒时期饿死人的调查数字销毁了,中共对自己造成的大饥荒的死亡人数数据保密。

杨继绳在接受腾讯燕山大讲堂采访时透露,中央领导人参阅的资料死亡人数是5000-6000万。

即使到了今天,中共仍然在掩盖这段历史真相,如禁书《墓碑》的作者就被禁出国领奖。如果中国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惨重的饥荒,仍然不为不为人知的话,这本身又是一个悲剧。

有学者研究中国历史后称,1949年前的2129年中,中国共发生203次死亡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总共死亡2991万人,而中共“大跃进”饿死的人数就超过4500万。

大饥荒成因

从大的方针政策方面来看,对于大饥荒之成因,由于毛泽东沿用斯大林的法子,榨取农民以取得工业化的资金。政府通过垄断农产品的购销,将购销差价积累的资金,投入到重工业。在斯大林统治下的1930年代,也曾发生数百万乌克兰人饿死的大饥荒;和30年后中国发生的一模一样,苏联政府的横征暴敛和强夺豪取,是前所未有的大饥荒之主因。毛时代大饥荒的起因和苏联历史上的饥荒类似。中共领导层中应该有不少人听说过苏联饥荒的情况,在赫鲁晓夫和一些苏联作家揭露了斯大林的暴行之后,也应该有人提出劝告,切勿草率效仿斯大林的政策和做法。然而,毛泽东一意孤行地重蹈了斯大林的覆辙。肯定会造成农民的贫困,甚至饥荒,只是饥荒来得早与晚,饥荒的惨烈程度的差别。

从更具体的做法来看,统购统销,大炼钢铁,大跃进是大饥荒的直接成因。

剥夺了农民的土地后,农民只能在生产大队从事生产劳动,并听从中共的指挥,这时就开始搞大跃进,大炼钢铁了,当时把所有的有劳动能力的人(包括妇女)都集中起来,吃大锅饭,没日没夜地劳动(除了睡觉,夜间都不停地劳动,炼钢铁),过去长工在地主家农忙时都没有这么干,那几年收成很好,但是无人去收割或收割不及时,留在家里的老人又无法去收割也不允许去收割(因为是集体的东西,你去收割算偷),且当时放卫星,说亩产上万斤,所以中共就抓紧搜刮农民的粮食,有些地方为了完成上级布布置的任务,甚至到农民家里翻箱倒柜,搜刮粮食上交国家。因此在大锅饭解散后,农民家里就没有什么粮食了,造成全国范围的大饥荒。

中共高层知道大饥荒后的做法及言论

对于大跃进大炼钢铁等造成的后果及大饥荒,中共高层完全知情,但置人民死活于不顾,不但不开仓赈灾,反而对农村不闻不问,对城市居民则减少粮食定量(每月从30斤减到20斤左右),从下面它们的言论及做法可见一斑。据毛泽东当时的卫士长李银桥回忆:1959年10月,各地饿死人的绝密电报已经到达中南海中共政治局常委们的办公室。

邓小平

邓小平说:“在王府井死掉一个人,和在山区农村死掉一个人,国际影响一样吗?”

邓小平对李井泉说:“井泉啊,粮食还得调,死人也只能死我们四川的人,不能死北京的人,也不能死上海的人。如果北京、上海死人国际影响就大了。”

“京津沪地区饿死人在国际上的影响就太坏了,只能牺牲我们四川了……”

周恩来让下属把饥荒及死人人数的报告文件销毁

1961年发生了什么?1961年,粮食部陈国栋、周伯萍和国家统计局贾启允三人受命,让各省填写了一个有关粮食和人口变动的统计表,经汇总以后,全国人口减少了几千万!这份材料只报周恩来和毛泽东两人。周恩来看到后通知周伯萍:立即销毁,不得外传。周伯萍等三人共同监督销毁了材料和印刷板。事后周恩来还打电话追问周伯萍:销毁了没有?周伯萍回答销毁了,周恩来才放心。

周恩来关注的主要是城市粮食供应,然而死亡几乎都在农村!显然周恩来考虑的是政治影响而非人的生命,城市人特别是几个类似北京的大城市如果饿死人,一旦传播出去,政治影响不可估量。但是农村即使饿死人,但是由于地处偏僻,在中共当时的信息封锁体制下,很难像大城市那样传播出去。1961年8月23日至9月16日,中共中央在庐山召开工作会议。周恩来在会上作关于粮食问题的报告,涉及估产、征购、销售、调拨、进口和集中运输的等多项议题,唯独没有提到甚至也无建议:开仓放粮!

彭德怀

1959年7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庐山会议)期间,因写信给毛泽东,对1958年“大跃进”开始后“浮夸风”等问题提出批评,被认为是“向党进攻”和右倾机会主义。8月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又被定为“反党集团”的首要人物。9月被免去国防部部长职务,停止工作。毛泽东曾设下了底线:“谁都能平反,唯独彭德怀不能平反。”

毛泽东

毛泽东于1959年7月5日在“庐山会议”期间指示:“告诉农民,恢复糠菜半年粮”,“忙时多吃,闲时少吃,有稀有干,粮菜混吃”。

在这种指导方针之下,中国各地在饿死人及粮食产量剧减的情况下,却增加粮食征购额。

刘少奇

1961年5月初,刘少奇回湖南宁乡老家搞调查时,一个干部告诉他,(村)食堂刚办时有120人,现在不到80人;刘问“怎么死的?”,答“无饭吃,吃树皮,吃稻草淀粉”。刘少奇的姐姐刘少白家在赵家冲,刘少奇到了那里才知道,他姐姐的儿子已经饿死。刘问“你们食堂死了几个人?”,答“这两个月死了11个”(见《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一九八八年第二期第20至23页)。

李井泉

1959年7月李井泉与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同去参加庐山会议(田乃成都人,此前曾到成都地区调研),从武汉到九江的船上田对李谈到四川饿死人的事情,李却满不在乎地答道:“中国这么大,哪朝哪代没有人饿死!”。

在四川的许多地方已经断粮,饿死了很多人的情况下,中共还要求四川往外调粮,中共中央及李井泉知道,继续调粮将意味着四川还要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因此而被饿死,但他们坚定的这么干,连偏僻山区的最后“死角粮”都搜刮起来上交了。结果四川在大饥荒期间饿死了超过1250万人,成为全国各省饿死人之冠,但李井泉从未有任何认错的表示。

因城镇居民粮食供应是从30斤/月减到20斤/月左右。虽吃不饱但还是有粮,加上不准逃荒,造成城市居民知道饥荒但却不知农村人饿死的惨状。

那么中共基层官员呢?大饥荒期间,面对饥民成批成批地死亡,许多地方政府下令人死“不准哭”、“不准带孝”。安徽一个公社党委书记看到饿死者的死人堆时,极其不屑地说:“人要不死,天底下还装不下呢!……人有生就有死,那个人保就哪天不死!”。

(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