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伊利高层丑闻 最高检保护伞露马脚

官场皆知,刘云山与贾春旺两人同是江派人马,还是亲家。在曹建明任最高检察长的时期,实际当家人仍是贾春旺,即是现在,最高检核心位置还都是贾春旺的人马。

伊利集团内讧引发网络热议。图为3月11日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参加中共政协会议。

日前,伊利集团官方发布公开信,同时递交了包含公开信在内的一份材料给中央巡视组,实名举报前董事长郑俊怀,并指其有多名高官充当保护伞。

伊利公开信称前高层郑俊怀的强大保护伞,主要有内蒙古当时主要领导们,以及最高检某位原副检察长,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时间线索易让人对号入座。

郑俊怀案时间表:2004年12月案发,2005年12月被判刑6年,2008年9月刑满释放。

伊利指控,在时任内蒙古自治区的一些领导阻挠下,郑案挪用公款金额取小舍大,轻判6年,两次减刑,减掉2年半,剩下3年半且服刑如住宾馆一般,随时可以回家。

从时间以及阻挠的能量来看,不能排除的保护伞等级,如在2008年之前,应该有时任内蒙古一把手储波,以及时任政法委书记邢云,而邢云凑巧于伊利集团公开信发布次日(10月25日)落马。

伊利公开信也披露,郑俊怀曾说:“领导让我休息一段时间,我就进去(入狱)休息了”。郑俊怀出狱后,2011年加入黑龙江红星集团,后来担任集团董事长至今,既仍活跃商界,也继续给伊利管理层施压,伊利公开信称,除了通过时任内蒙古自治区的一些领导,甚至还有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

伊利指控:2012年,内蒙古检察院邢宝玉检察长就曾找到现任董事长潘刚,说:“最高检一位领导要求伊利配合,把郑俊怀当年非法转移出去的资产帮助落实到他们名下”;2015年,潘刚董事长向内蒙古检察院马永胜汇报郑俊怀重大违法犯罪的相关情况时,马也说到:“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即上述那位“领导”)”向他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按中共官场惯例,最高检领导层一届是5年,2012年时在任,2015年时已卸任,说明这位副检长有可能跨两届任期,即第11届(2008年3月至2013年3月)及第12届(2013年3月至2018年3月),公开资料显示,这两届有7名副检长,其中,在2015年已卸任的只有一人,是2014年4月被免职的朱孝清。

但值得注意的是,伊利指控,今年3月伊利谣言案发生后,伊利再次向正在内蒙古的最高检第三巡视组及各级司法机关递交了关于郑俊怀的诸多重大经济犯罪线索,除了当年纵放的挪用2.4亿公款,还有后来涉嫌侵吞黑龙江2亿国有资产,但半年过去仍无任何实质性进展,伊利表示,正因如此,才不顾家丑外扬,不顾得罪地方政法,公开实名举报。

有消息进一步披露,在2018年3月郑俊怀指使人散播伊利谣言,导致伊利股价市值蒸发60亿之后,伊利不得已向中央最高检巡视组递交了材料,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复:“不查郑俊怀,就是为了保护你们企业,如果继续反映情况就连你们一起查!”

10月26日,最高检一起任免引关注,李如林被免去副检察长,这则人事异动显示,在李如林去职后,目前5名副检察长中仍是“贾天下”,因有3人是跟朱孝清一样,在第10任检察长贾春旺任内被提升为副检察长,如童建明,曾任贾春旺办公厅主任。

伊利指控,郑俊怀案发时,他从集团非法转移的巨额资产有一部分没来得及转移到名下,所以这些年,动用内蒙古昔日领导和最高检系统保护伞,给伊利管理层施压,就是要求将郑俊怀被捕前非法转移出去的资产落实到他们名下。

前几年,曾有自称中央办公厅官员撰写“刘云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文章指出,“2004年前,刘氏家族已经暗中实际掌控了大象投资公司,并且操作了对内蒙伊利股份法人股的操控……”。

官场皆知,刘云山与贾春旺两人同是江派人马,还是亲家。在曹建明任最高检察长的时期,实际当家人仍是贾春旺,即是现在,最高检核心位置还都是贾春旺的人马。

伊利公开信说,2004年前的郑俊怀及其背后保护伞合谋拟侵吞国有资产。其实“郑俊怀们”及背后保护伞,都还只是白手套、前台人物而已,而这起14年前的伊利国资流失案,再次说明江泽民时期的地方官员与公检法腐败惊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