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弗林德斯撞车案受伤中国男孩李通:重生300天后我很想家

如果那天没从弗林德斯街角经过,李通的生活应该和其他的留学生没什么区别。完成学业,毕业实习,接着去找一份工作。或许某天还能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找到爱情,与对方共同经营今后的生活……

然而,那天之后,这一切都变了。

2017年12月21日,一辆白色SUV在墨尔本弗林德斯街与伊丽莎白街交汇处高速冲向人群,撞伤19人,来自中国湖南的李通就是伤者之一。

2017年12月21日,一辆白色SUV在弗林德斯街火车站附近撞伤19人。

(ABC News)

残存的记忆中只有血的味道

如今,这场噩梦已经过去了300天,李通现在已经出院。然而那天的灾难却着实给他的感官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他现在只能回想起那天自己刚拿到翻译资格证书,从学校出来后像往常一样走过再熟悉不过的路口,之后眼前就黑了,记忆的画面戛然而止……

他记得当时只有嗅觉还在。

“我唯一记得的就是血的味道……我的眼睛和大脑是停止的,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在重症监护室了,”他说。

李通说医生用尽各种方式把他摇醒,后来医生告诉他,如果当天叫不醒,那可能就永远都叫不醒他了。

醒来之后,严重的伤势让这位25岁的男孩痛不欲生。他说自己每呼吸一口气都伴随着整个肺腔的剧痛,然后就会吐血,吃的东西都会被吐出来。他痛到不禁问医生,为何要把他带回来。

经诊断,李通全身多处骨折,肋骨、背骨还有头骨。其中头骨的情况最严重,因为这是伤势最复杂也最难痊愈的部分。

重生后的感悟:我是中国人

从昏迷中苏醒后,李通以一种不寻常的方式认识到自己“中国人”的身份。

医生告诉李通说给他找了一位翻译,虽然李通当时觉得自己可以说英语,但是由于伤势太重,脸部变形,他说得很艰难。翻译人员告诉他不要勉强,医生也对他说目前这种状态下,人一般都会回到母语状态,会把第二语言直接忘掉。

李通被撞后头部受到冲击,脸部变形。

“那一刻我真正明白到你是不是一个中国人与你的国籍是没有半点关系的。”

回想这300天,李通得到了许多朋友和同学的帮助,这让他感到宽慰,然而对家人他却心怀歉疚。

车祸以来,李通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是有家人在身边的。因为担心父母在异国他乡无法独立生活,李通执意让父母回国,自己独立地去面对一切。

“从那天起我意识到自己不得不独立了。我很爱我的父母,可能有时候方式不对,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弥补,”他说。

历经苦难和漂泊的男孩想家了

受伤后,澳大利亚政府负担了李通从抢救到复健的全部医疗费用。在这个过程当中还出现了一个插曲,让李通这段原本已够传奇的经历多了一丝“因祸得福”的意味。

医生在李通的脑部发现了一颗小肿瘤,万幸的是这颗肿瘤在车祸发生时没被挤破。医生在进行颅骨手术时也把这颗肿瘤一并取出,政府一并支付了手术费用。

手术时医生竟在李通的脑部发现了一颗小肿瘤(图中红圈处)。

李通很感谢政府的帮助,认为他们已经做到了他们能做的,但是他依然觉得没有归属感。

“很想家,非常想家,但又回不去。一直到今年八月份医生才说我可以坐飞机了,”他说。

身体上的折磨至后,心理上的折磨接踵而来。对家和亲人的思念、漂泊异乡的孤独、车祸留下的阴影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恐惧郁结在李通心头,他说自己曾经躲在被子里哭了不止十次了。

“关山四面绝,故乡几千里。故园渺何处,归思方悠哉。淮南秋夜雨,高斋闻雁来。这几句诗我在那段日子经常会看,看着看着,眼泪就会流出来,”他说。

当问到在经历了生死后,现在最害怕什么的时候,李通说最怕没有时间照顾带大自己的外婆,她是李通最思念的人。

“无论未来如何,我都要重新站起来”

虽然李通现已出院,但是毕竟之前伤势太重,手术之后难免会留下后遗症,最严重的就是头痛。直到现在,李通仍在忍受头痛和失眠的折磨。每当他集中精神超过一定的时间头痛就会发作,而且他如果每天半夜十二点入睡的话,到了三四点就会醒来。医生也给他开了许多药物来调理。

李通现在每天都需要服用多种药物来缓解后遗症。

李通说自己很想回到从前的生活,但是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即便如此,他依然努力地去尝试学习新的事物,努力让自己的人生过得有意义。不能过度使用身体的日子里,他学会了三阶魔方速拧,目前还在学习其他类型的魔方。此外他还有许多梦想。

“我很想做一次脱口秀,我特别喜欢李诞和池子(中国脱口秀演员)的节目,希望他们能有机会教教我。我还想去学综合格斗,这样下次再被撞,落地时能有个防备的心理,”李通笑着说。

李通说:“我很想知道等我康复之后,我面对的会是一颗颗温暖的心还是冰冷的现实。即便是后者,我也会和家人,和朋友一起去面对。中国,我很想你,外婆,等我回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AB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