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政党 > 正文

周晓辉:戈尔巴乔夫最遗憾的事 对中共高层是启迪

尽管今日的俄罗斯仍存在着诸多缺陷,也谈不上“繁荣昌盛”,但其民众的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交水电费等,让中国人钦羡不已,而且至少其还有了基本的宪政民主。其国家杜马(议会)尽管常常与总统对立,但却从未被解散过。现在的杜马不仅对政府有更大的制约权,还有权提出罢免乃至弹劾总统的指控,尽管条件苛刻程序繁琐,但这种权利在以往是绝对不可能的。

1991年8月20日,俄罗斯议会大楼前,50万人聚集支持叶利钦

二十七年前发生在苏联的一件大事,改变了苏联,改变了世界格局,也让中共震惊不已,迄今仍心有余悸。如何防止重蹈覆辙,也曾在中共党内讨论甚多。现今,在中共摇摇欲坠、随时面临解体的当下,重温当年的一些历史,或者可以给中共体制内的一些高官们在摇摆中以启迪。

1991年8月19日,一些保守派政治家和一部分军人趁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克里米亚度假时发动了“八一九事件”,戈尔巴乔夫被软禁了三天。被释放后,他发现,时任俄罗斯加盟共和国总统的叶利钦已取代他成为全国的领袖。政变后他被迫将大部分政治局成员撤职,一部分甚至被逮捕。

同年12月25日独立国家联合体成立后,戈尔巴乔夫被迫宣布辞职,苏联正式解体。在告别演说中,他表示,“我相信,我们的共同努力迟早会结出硕果,我们的人民将生活在繁荣昌盛和民主的社会中。”

尽管今日的俄罗斯仍存在着诸多缺陷,也谈不上“繁荣昌盛”,但其民众的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交水电费等,让中国人钦羡不已,而且至少其还有了基本的宪政民主。其国家杜马(议会)尽管常常与总统对立,但却从未被解散过。现在的杜马不仅对政府有更大的制约权,还有权提出罢免乃至弹劾总统的指控,尽管条件苛刻程序繁琐,但这种权利在以往是绝对不可能的。

此外,在新闻和言论自由方面,俄罗斯已开放报禁。虽然民营媒体在严厉管制下声音微弱,虽然多次发生暗杀记者和报人的事件,但毕竟官媒无法一统天下,无法通过专政方式来封堵自由媒体的嘴巴。

很明显的是,民主存在诸多缺陷的俄罗斯,与中共最大的不同是,其早已抛弃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且对苏共也多有批判。因此,普京对北京当前搞的那一套自然是心知肚明,也自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也是今年7月美俄首脑可以开诚布公且口头达成某些合作协议的一个基础,也是美国川普政府将中共而非俄罗斯视为头号敌人的原因之一。从这个角度上说,苏联的解体是俄罗斯人的福音。

戈尔巴乔夫最遗憾的事情

英国《卫报》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即2011年8月,独家专访了戈尔巴乔夫。当记者问到他最遗憾的事情时,他毫不犹豫地说:“应该早点离开共产党。”

《卫报》报导称,在1个小时的访谈中,戈尔巴乔夫至少说了5件担任共党总书记时觉得遗憾的事。头一件他说道:“事实上,在尝试改革共产党的路上,我走过头了。”他表示应该早几个月,在1991年4月辞去总书记职务时成立民主政党,因为“共产党对所有必要的改变都踩刹车”,“它(共产党)使改革停滞,尽管它启动了改革。他们都认为改革只是化妆的需要而已。他们觉得表面粉刷一下就够了,事实上里头仍是同样的陈腐秽物。”

为何走上改革之路?

戈尔巴乔夫小时候曾经历过1932年的苏联大饥荒,他的祖父和外祖父在三十年代都曾以编造的罪名被逮捕,他的父亲、一名联合收割机操作员,也被送到西伯利亚流放。

大学毕业后,戈尔巴乔夫在苏共党内一路升迁,1979年成为了政治局候补委员,一年后成为苏共中央政治局正式委员。作为苏共要员,他有许多出国访问旅行的机会,曾去过比利时、西德、加拿大、英国等西方国家,而他所看、所听到的或多或少影响了他的政治观点和对社会的看法。

1985年,苏共中央总书记契尔年科去世后,年仅54岁的戈尔巴乔夫被选为新的苏共总书记。当时苏联因为与美国的军备竞赛,经济发展缓慢,腐败也十分严重,越来越多的苏联人也不再相信共产主义和苏共,苏共业已失去了民心。

为了阻止这一趋势,戈尔巴乔夫试图进行改革和开放,如削减军费,对军队的使命任务和体制编制进行调整,主动放弃了对军队的领导;提出改革司法制度和建立法治国家的任务,为约100万公民平反;一些曾被剥夺了苏联国籍的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活动人士被恢复了国籍;媒体审查机制和禁忌逐渐解除,等等。

1988年6月,在苏共中央第19次代表会议上,戈尔巴乔夫首次提出了“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概念,他还提出“党的地位不应当依靠宪法来强行合法化”,“苏共要严格限制在民主程序范围内”去争取执政地位。同年,他宣布放弃勃列日涅夫主义,减少对东欧国家内政的干涉,特别是停止武力干预。

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成为东欧剧变的重要推手,东欧绝大多数国家共产党高层顺应了历史潮流,放弃了共产党一党专政,以和平的方式走向转型。这也为戈尔巴乔夫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1989年春天,戈尔巴乔夫在苏联第一次实行了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部分差额直接选举。通过民主选举,20%的非党人士获得了胜利,在党内受排挤的叶利钦和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都成功当选。

清楚自己是替死鬼

不过,虽然戈尔巴乔夫在政治上迈出了一大步,但经济上的改革却无法一蹴而就。与此同时,许多加盟共和国的民族独立运动愈演愈烈,一些因民主改革而失去既得利益的苏共官僚也谋划着发动政变。前者的代表是叶利钦。

1990年7月苏共28大召开,叶利钦发表公开演讲,宣布退出苏共。叶利钦认为苏联有必要过渡到多党民主制,并公开宣布,作为俄罗斯议会主席台的领导人,他不会听命于其它政党。也是在这次大会上,苏联正式宣布“结束政治垄断”,实行多党制。1991年,戈尔巴乔夫创立并出任苏联总统一职。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沙希利·浦洛基(Serhii Plokhy)依据美国最新的解密档案,所著的《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一书中曾记录了叶利钦宣布退党前的心理活动和他的部分日记。

叶利钦在日记中记录了与戈尔巴乔夫的一段对话:“他们只关注自己的利益,除了饲料槽和权力,他们什么也不要。”戈尔巴乔夫这样评论在当天早些时候所见到的苏共总书记们。切尔尼亚耶夫继续说:“他们吐著脏话来发誓。”我对戈尔巴乔夫说:“离开他们吧。你是总统;你看清楚这个党是怎么一回事了,事实上,你是人质,是替死鬼。”戈尔巴乔夫有些迟疑,他对(助理)切尔尼亚耶夫说:“你难道认为我不懂吗?我明白。但是我不能让这只脏狗挣脱绳索,否则,整架机器都将反对我。”

从上述对话中可知,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都意识到了共产党和反对改革的高官们的问题,都清楚地明白他们如果继续与其同流合污,下场会很可悲。不过,当时的戈尔巴乔夫尚抱有一丝幻想,为了不让整架机器反对自己,而认为自己可以控制住这个邪恶系统。

但显然,苏共绞肉机等不及了,并很快发动了政变。然而,历史走向了另一个必然:苏联解体,执政74年之久的苏联共产党彻底消亡,而彼时已有至少400万苏共党员退党。

戈尔巴乔夫对中国的看法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戈尔巴乔夫对于是否如中共那样首先实施经济改革而非政治改革的说法的回应是:“如果我那么做,苏联不会有任何改变。人民完全被隔绝于决策之外。我们的国家与中国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对我们来说,解决问题必需有民众参与。”

而对于中国的看法,戈尔巴乔夫表示,就长远的历史眼光来看,中国的变革绝对是不可避免的。

无疑,中国不可避免的变革现在已到了紧要关头。以史为鉴,不留遗憾,更不当替死鬼,解体中共,这是中共当权者明智的选择。而任何想保党的人,都无可避免悲惨的结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