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崔士方:公安副部长调任统战部之谜

中共在新疆用“再教育营”的方式高压维稳,外界猜测始于2014年。但按维基百科的说法,真正大量修扩建“再教育基地”是在2017年年初。这与笔者观察到的中共新疆人事异动契合。

图为中共两会

今年8月,中共公安部副部长侍俊突然调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这距离侍俊从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调任公安部,才过去了不到一年半。不仅因为仓促,更是因为这样的安排罕见先例,引起了时局观察者的揣测。

公安部是来硬的,统战部是来软的,这两顶性质似乎相反的帽子,如何会被侍俊先后戴上的?现在看,谜底已经近于被揭开——与新疆“再教育营”问题升级有关。

从公安系统这个强力部门调到统战系统,此前不是没有先例。2013年,西藏政府副主席兼公安厅厅长李昭调任国家民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就是一个很接近的例子。

李昭出身于公安部一局,在国保系统任职长达17年,官至副局长(正局级),2001年调任公安部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局长,2008年调到西藏任职。

国家民委虽然名义上归属国务院序列,是中共国务院组成部门(第一梯队)中的一个,但它其实归属中共党序列的统战系统,一般情况下,国家民委主任都兼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

李昭这样一个国保头子调到民委,与中共在对待民族问题历来软硬两手兼用有关。但从李昭的任职背景看,他当时的任命更多是面对西藏方向的,而出身于四川的侍俊,虽然川藏相连,但其突然调职,只怕与新疆关联更大。

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共中央西藏工作协调小组组长的帽子从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之手转到了政协主席俞正声的头上。这既是江泽民派系盘踞多年的政法系统因周永康被火烧连营而失势,也是北京治藏政策可能生变的信号。

然而八面玲珑的俞正声同时接掌新疆和西藏两个协调小组,不但未给疆藏两座小火山泄压,反而增了压,显露出更大的火山将要爆发的征兆。这种变化,是中共体制之恶使然,俞正声个人因素的影响倒在其次。

中共在新疆用“再教育营”的方式高压维稳,外界猜测始于2014年。但按维基百科的说法,真正大量修扩建“再教育基地”是在2017年年初。这与笔者观察到的中共新疆人事异动契合。

2017年2、3月,新疆当局在南疆的喀什和北疆的乌鲁木齐进行了上万名驻疆武警部队、公安特警、民兵等参加的所谓“维稳誓师”大会;同时,公安技侦出身的王明山出任新疆公安厅厅长,武警少将霍留军出任新疆公安厅党委书记,新疆公安厅出现地方公安厅局罕见的“双头”架构。

同年5月,中共统战部新设九局(新疆局)。

2018年3月,国家民委、国家宗教局在机构改组中并入统战部,民委主任巴特尔晋身政协副主席,统战部再次出现“双副国”架构(参见前文《统战部再现“双副国”架构内有机关》)。中共针对新疆的几只原本没那么紧连的“利爪”,变得高度集中于统战部。

2018年4月,时年已近60岁的“新疆通”、中共统战部副部长史大刚改任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兼全国人大民族委副主任委员,成为中共统战系统一名“隐形”高层(参见前文《中共统战部出现“隐形”高层》)。

到了8月,新疆“再教育营”的相关海外报导集中爆发;同月,公安部副部长侍俊调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这其中的用意,实在是再明白不过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