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政党 > 正文

王陶陶:强大的默克尔为何走向毁灭?

 

昨天,德国基民盟主席、德国总理默克尔一改试图参加选举的前言,宣布将不再寻求担任党主席的职位。这是继本月德国执政联盟在巴伐利亚州选举失利和黑森州选举失利之后,默克尔作出的最新决定,此乃其政治地位迅速衰败的明证。

曾经深得人心的默克尔为何会走到这般田地?

是她的德行不足吗?我深信,在世界范围内,很少有人会对默克尔的廉洁、仁慈产生怀疑;是她的成就不足吗?事实上,在今天的西方,德国经济一枝独秀,而德国的国家地位也在默克尔时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是她的资源不足吗?要知道,默克尔可是当今德国的政治巨人,几乎不可能有人更有声望和实力。

正是因为默克尔具有如此美好的名声、丰硕的成就和强悍的资源,以至于当她于今年年初组阁成功后,几乎没有什么人怀疑过她将成功,几乎没有人会认为她将失败——他们都忽略了默克尔不破法体不可调和的矛盾之处:

1、这是一个因难民问题而逐渐分裂的国家;

2015年9月,当默克尔宣布无限制地吸纳中东难民入境的时候,就意味着难民问题将成为分裂德国社会的痼疾。数百万没有未来的难民贸然进入人口只有8000万的富足德国,必然会引发巨大的社会问题,这一方面使得相当多的德国普通民众急切要求遣返难民,加剧德国排外倾向和极右翼风潮,另一方面,极右翼的兴起,有足以引发左翼支持者的激化,而排外风潮加剧的身份政治,更使得人数不可小觑的德国少数族裔更加支持难民政策。

即,难民大规模入境,使得德国社会在难民问题上陷入了泾渭分明的分裂,几乎不存在模糊空间。在一部分民众越来越激切地试图遣返驱逐难民时,另一部分民众则要求政府作出更宽松的难民接纳举措。

2、这是一个只能在难民问题上奉行模糊政策的政府;

遗憾的是,在分裂的、要求在难民问题上采取明确举措的德国面前,默克尔政府却只是一个左右政党相互妥协的政府,这决定了默克尔政府只能采取模糊政策,这加剧了执政联盟各党在自身支持者中不断失去认可。

默克尔基民盟的姐妹党基社盟是一个以巴伐利亚为根基的老牌右派政党,由于德国右派民众越来越反感默克尔政府的难民政策,而基社盟恰恰属于默克尔政府的一员,必须承担默克尔难民政策的负面政治效果,这就使得基社盟在巴伐利亚的支持率急剧下跌。在这种情况下,除非默克尔政府改弦易辙,采取驱逐限制难民的政策,否则基社盟的衰竭是可以预见的。

然而,默克尔政府的另一个组成政党社民党,则属于左翼政党,其支持者大多数不但不反对难民入境,反而要求默克尔政府采取更加激进宽松的难民接纳政策。一旦默克尔政府被迫对难民问题采取限制政策,那么作为政府成员的社民党将会失去支持者的信任。

今年七月份德国基社盟领袖、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因难民强奸案而威胁辞职,引发默克尔政府危机,当默克尔被迫妥协后,采取了对难民的一些限制性政策,这又反过来使得德国社民党失去了很多支持者。此事即显示了默克尔政府的困境,难民问题引发的德国分裂现实迫使默克尔采取明确的政策,但默克尔政府的属性迫使其只能居中调和,从而使得德国执政联盟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分别在左右两翼中失去支持者而日渐衰竭。

在此次巴伐利亚和黑森大选中,基民盟和基社盟都失去了几乎三分之一的选票,而社民党的选票更是腰斩。选举表明,这些执政党的执政本身已经成为其维持政治利益的阻碍,形势将迫使这些政党退出执政联盟——这就是默克尔政府的真正问题所在,这个问题是默克尔不可克服的。

因此,一个真正理解政治的人,当他看到默克尔下令百万难民入境的时候,就会意识到,对于欧洲政治世界来说,不可饶恕的错误已经犯下,千载难逢的政治变局即将到来,就像塔列朗看到查理十世试图恢复绝对君权,便开始知晓波旁王朝将走向毁灭一样。

这不是实力和道德决定的,而是政治的逻辑决定的,尽管这个逻辑不为人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观风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