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北京缘木求鱼 真正问题在于制度

想到当下,北京当局面对日趋严峻的中美贸易战,所采取的应对之法,比如一再以强硬姿态回应美国,以金钱换取非洲、拉美难兄难弟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一改反日口径高调强调中日友好以交好日本,大力投资以色列、加强与其在高科技等领域方面的合作,竭力拉拢欧美民间对华友好人士……也是在缘木求鱼。

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大部分亚洲国家10月制造业指数和出口订单都出现衰退的趋势,然而分析师警告,最坏的情况还在后头。

中国历史上有这样一个典故,说的是儒家代表人物孟子在周游列国时,来到了齐国。当时的齐宣王为了扩张自己的领土,正准备攻打邻国。主张仁政的孟子为了说服齐宣王,与他进行了一段有意思的对话。

孟子问道:“大王心中最大的愿望是什么?”齐宣王笑而不语。孟子接着问:“是因为食物不够肥美,衣服不够轻暖,还是色彩不够艳丽,音乐不够美妙?要不就是因为身边伺候的人不够使唤吧?这些,臣子们都全部能给您提供,难道您还真是为了这些吗?”齐宣王予以否认。

孟子于是接着说:“那您最想要的,一定就是开拓疆土,收服秦国、楚国,统治中国,安抚边疆。不过,以您现在的做法,‘犹缘木而求鱼也’(犹如爬到树上去捉鱼一样)。”齐宣王很吃惊,忙问:“为什么?”孟子告诉他:“大王想一统天下,是以弱击强,只会给自己带来灾祸。可如果大王能施行仁政,使天下做官的人都想到您的朝廷里来做官,天下的农民都想到您的国家来种地,天下做生意的人都想到您的国家来做生意……这样,天下还有谁能与您为敌呢?”

成语“缘木求鱼”由此而来,此后它常被用来比喻干事情时,如果方向、方法错误,就一定达不到目的。

之所以将这个成语故事重复了一遍,其实是想到当下,北京当局面对日趋严峻的中美贸易战,所采取的应对之法,比如一再以强硬姿态回应美国,以金钱换取非洲、拉美难兄难弟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一改反日口径高调强调中日友好以交好日本,大力投资以色列、加强与其在高科技等领域方面的合作,竭力拉拢欧美民间对华友好人士……也是在缘木求鱼。

因为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在贸易等问题上对北京的施压,乃是源自于中共不公平的贸易政策和对世贸规则的不遵守。在过去的十多年中,美欧等西方国家公司饱受其害,而更让美欧意识到的是,经济上高速发展的中国,并未如西方所希望的那样,更加开放,将大门开的更大,中共当局反而利用欧美民主国家的漏洞,暗中窃取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情报,并全方位地渗透西方国家,输出自身的邪恶思想,妄图掌控世界。意识到这一危险的川普政府遂采取了一系列强硬的措施,并集合欧美力量,对中共政权采取合围之势。

而这些措施对北京政权造成的影响正在显现,如经济不景气,股市、房市惨淡,制造业下滑,人民币持续贬值,消费降级……各种恶性事件此起彼伏。10月31日中共政治局召开会议对明年经济进行定调,会议承认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并再度释放“六稳”信号,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这无疑表明在这六方面,北京当局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不稳定现状,而这种情势随着川普可能对所有中国出口美国商品加税更加恶化。

是以,北京政权要想化解当下的危机,需要直面自己的问题,即在改变自身经济结构方面、在遵守世贸承诺方面、在保护知识产权等方面做出改变,而不是避开问题,自不量力地想尽办法去与美国抗衡,因为其效用也是有限的。

一方面,从北京对外的“合纵连横”之手段看,用金钱收买自身问题多多、经济脆弱的非洲、拉美兄弟,虽可将剩余产能转移,但在这些国家所引发的债务危机正在招致广泛批评,这些国家也有的在觉醒;而投资美国盟友以色列,拉拢欧日,效果如何已可想见,因为在重大问题上,与美国有着同样价值观的欧日和以色列是离不开美国的,他们清楚谁的份量更重。

另一方面,北京当局对内为了维稳,对民企、媒体、民众加强了控制,继续攫取民财,且放任恶性事件发生而没有丝毫作为,毫无疑问,这样的控制和所为只会让民心更加远离。

2014年,媒体自由撰稿人闵良臣曾写过一篇题为《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的文章,里边提到曾担任邓小平翻译、后任某央企副总裁等职、现为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的高志凯在接受官媒采访时透露的真相。

高志凯认为首要的问题就是政府干预太多,计划经济时代的遗存与痼疾,改革转型带来的漏洞与问题,新旧矛盾交织,令人震惊。“现在有很多政府引导基金。如果是市场化操作没问题,但往往是政府出一部分钱,然后管理者由政府控制,资金投向由政府决定,最后上不上市还得由政府说了算,这就很容易牵扯裙带关系。”

其次是权力的集中化,在高志凯看来,这是一切问题的症结。“权力大多集中在各级一把手的手中,没有制衡。”与此相对的是监管的缺失,所谓的企业里的法律顾问、纪检主任、监察机构因为无法独立,自然形不成制约力量。更有一些管理者,用国家资财牟取私利,“现在连美国的投资银行在国内找代理人都走权贵路线,最后变成不是找优秀的管理人和投资项目,而是看谁的爹级别高,这样才能拿到项目。”

闵良臣由高志凯的采访得出的一个直观感觉是: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普通百姓的问题,也不是经济问题,更不是什么民营、国企的问题,而是各级地方直至中央政府的问题。如果再扩大了说,把中国放到这个世界上,可以看到,根本不是像我们有些人在那叫喊的什么中国被一圈敌对势力包围了,制造一个又一个“假想敌”。中国的敌人不是菲律宾,不是越南,也不是日本,更不是美国,而是我们自己,甚至正是一些政府官员,且是一个个高官。

换言之,按照中共中央纪委研究室曾得出的研究结论,“体制障碍是最大的障碍,机制缺陷是根本的缺陷。”也就是说,中国真正的问题就出在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制度上,而恰恰是这样的制度,造成了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成为中美贸易战的始作俑者。在这样的制度下,什么反腐倡廉,什么民主监督,什么依法治国,什么打造现代契约精神,什么恢复传统文化……全部是自欺欺人。

既然病根找到了,药方应该也就不难找了。如果北京高层敢于直面根本问题,敢于改弦更张,施行仁政,中美贸易战不仅不会继续,而且中国真正的开放将会利国利民。反之,若只想保住政权,保住手中权力,令人叹惋的结局也是无可避免的。历史上的教训已经太多太多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