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中共政治局会议不提2个政策背后

中国经济不断下滑,工厂关闭,很多出外打工的农民工因找不到工作无奈还乡。

10月的最后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调明年经济政策走向。而三个月前,7月31日政治局会议则为下半年经济政策定调。

这两次会议的经济定调在关键表述上基本大同小异,但在政策部署上有显著变化。新增的是民企纾困政策,而民企的话题在此前的政治局会议是没有单独提过的,现在跃为当前高层最关注的问题之一,这也显示民企、中小企业经营困境恶化超外界想像。

相反的,不再提及的是楼市政策和去杠杆政策。而在7月底政治局会议曾指出:坚定遏制房价上涨、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

关于现在的房地产大势,房地产商最清楚,由于集中迎来债券偿还期,今年1至9月,仅信托、发债管道,房企融资额就超过万亿元。如恒大集团发行总额18亿美元的优先票据,而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自掏腰包认购逾半数10亿美元,也是为了让投资人“有信心”。除了发债,多家房企质押所持股票。如阳光城大股东已100%质押所持股票。

众所周知楼市的一个死结是房地产与地方政府互相捆绑甚深,二者可谓生死与共。所以这次不提楼市政策,是无须再多说,还是“明紧暗松”,解读基本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市场减速、加速都已由不得高层调控的手了。

至于这次未提去杠杆政策,可以理解是跟近期波动很大的股市有关。

过去,股市一直是高杠杆的地方,在化解金融系统风险的当初就是去杠杆重地。印象深刻如2016年,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发表了股市“野蛮人”、“妖精”、“害人精”、“杠杆收购”、“有毒的杠杆”等连串讲话。

但中美贸易战后,股市在高层心中的地位出现演变,即这里是能见度最大的一个信心窗口,A股一周5天交易日经常消磨信心。政治局会议前一天,10月30日,证监会罕见盘中喊话资金和投资人不要出走,处于低点的A股“物美价廉”,正好具有投资价值。证监会劝进股市,即使出了事、投资人权益受损,它也不承担什么责任。

股市的真正问题,从曾是“价值投资”概念股的上市公司“华锐风电”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今年7月,华锐风电因窃取商业机密被美国判罚150万美元。此案案发2013年,华锐风电旗下员工窃取美国超导公司(AMSC)的科技,证据包括数百封与华锐风电来往的电子邮件,其内容都是关于要窃取的程式以及交货方式。美国超导公司因这起偷窃案营收下滑,市值从16亿美元暴跌至约2亿美元,公司被迫要裁员700人,占全球员工人数逾半。但这还不是这个案例最大关注点。更过分的是,在此期间,华锐风电已经利用窃取的科技制造生产相关设备,卖给一家距离美国超导公司总部只有70公里的营运商。

华锐风电窃密案成为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因为此案例结合了窃取智慧财产权的两个阶段:先是窃取敏感的科技来填补落后,然后再利用该科技在被窃企业本身的市场和其它市场上与其竞争。

华锐风电曾是“风电之王”:2003年起国家推行风电专案特许权建设方式。2006年国企大连重工(时任总经理韩俊良后任华锐风电前董事长)牵头成立。2009年行业排名据称中国第一、全球第三。2011年1月顺利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价高达每股90元,市值逼近千亿元。

据当年报导,华锐风电上市背后有一众大佬为其站台。华锐风电登陆上交所,90元的IPO“天价”,创A股纪录。报导称,华锐风电“亿元富翁俱乐部”有33人,大部分透过间接持股。

如华锐风电前董事长韩俊良,虽因虚增利润等罪于2017年被判刑入狱,但上市之初,韩俊良通过全资控股的天华中泰持有1.2亿股,市值为108亿元。值得一提的还有尉文渊,因华锐风电上市,身家超过10亿元。尉文渊被称“中国股市第一人”、“上海滩证券三猛人”之一,是江泽民时期成立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设计者和创建者,是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市长黄菊时期的上交所总经理。

然而,上市后的华锐风电,因财务造假等事件爆发,业绩连年亏损合计超百亿元。目前,流通市值仅58.78亿元,股价跌至每股1.03元,游走退市边缘。昔日曾造“富翁俱乐部”的华锐风电,今日造成十几万散户股东投资付之东流。

中共的楼市、股市,对民间舆论而言都是“吃人”的地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