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观雨堂主:文抄公──中国大学教育的悲哀

前年上海《解放日报‧朝花》刊发署名杂文,标题为“可悲的‘逆抄袭’”,内容称近日华中农业大学有教师在QQ空间“痛心疾首”地指陈,自己开设的《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竟有91名学生因抄袭而得0分。尤为甚者,这91名大学生抄袭的竟是小学生作文。作者为此怒不可遏,行文中创造了一个新词:“逆抄袭”,并谴责这些大学生“自甘堕落”,“丢尽天下‘文抄公’的脸”。

令人忍俊不禁的是:天下大批“文抄公”的脸面,就因这91名大学生的抄袭行为而丢尽的吗?难怪长期以来海内各大学诸多作为教授与博导的“文抄公”们,总是风度翩翩、气宇轩昂地穿行于各种研讨会与成果鉴定会之间。大陆各高校已被曝光的“文抄公”或剽窃者还少吗?

至于尚未浮出水面的“文抄公”更是无法估量,甚至大量大学教材也是相互抄袭拼凑而成,而且错误比比皆是,反正这些剽窃而来的“成果”虽是一堆废纸,却可用于评职称。

更好笑的是,这些“文抄公”还时时不忘表现出很有学问的样子。上梁不正下梁歪,没有老一辈“文抄公”的剽窃传统,怎么会有91名大学生的集体抄袭呢?而且没有一个“文抄公”略知羞耻,没有一个“文抄公”不是厚脸皮,请问:在天下“文抄公”早已不顾脸面的当下,还用得着这91名大学生去替他们丢脸吗?

各大学开设的课程,无论专业课或公共课,除专职教务管理人员外,一般教师很难一一列清。无论一个物理学专业、一个经济学专业或其它任何专业,可开设的课程都很多,但在这些课程的研读中,没有一个大学生有可能能抄袭小学生的作业。一个在学概率论或微分方程的学生,绝不可能抄袭小学生作业;一个在修读资讯经济学与博弈论的学生,同样绝不可能抄袭小学生作业,如此例子甚多,唯独《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这门课程,一下子就有91名大学生不约而同地抄袭小学生作文,其中原因究竟何在?为什么只有《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这门学科,竟然到了可以抄袭小学生作文的程度?

所谓“思想道德修养”,在以往的课堂上也就是“政治思想教育”,将“政治思想教育”悄然换成“思想道德修养”,其良苦用心就颇值得玩味。如果不是教师在课堂上灌输的“思想道德修养”,与小学生在课堂接受的“思想道德教育”,在内容上完全统一,大学生又怎么可能会去抄袭小学生作文呢?原来对小学生的洗脑,与对大学生的洗脑没有差别。如此看来,真正丢脸的不仅是作为“文抄公”的大学教授与博导,还包括中国的大学教育自身;大学生抄袭小学生作文,不仅令中国大学教育丢尽脸面,更是中国大学教育的悲哀。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这门课的开设,本来就很荒谬。苏东体制瓦解以后,全世界大概只有本国与朝鲜这样的国家仍在开设如此不伦不类的课程。要知道人的“思想”与“道德品质”是两个不同的范畴,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公民,大多具有善良的道德品质,但也可能是伪君子;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往往是嫉恶如仇的君子,也可能是天花乱坠的骗子。

同理,试看现今一批批不断浮出水面的贪官,没有一个不是在口头上高举马列大红旗,没有一个不善于强调“四个坚持”与“三个代表”。但在道德上,这些“先进思想”的代表们,又有哪一个不是疯狂豪夺巧取?又有哪一个不是滥嫖乱淫、挥霍无度、无恶不作?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N大家族的众多太子党们……直至全国各地的无数村官,几乎无一例外。

如果没有一个王立军将薄熙来扳倒,薄熙来单凭他的“唱红打黑”,就足以成为本国先进“思想道德”的代表。把“思想”、“道德”与“法律”拼凑在同一本教材里向学生灌输,不仅阻断了学生自由思想的空间,法律也成了排除异己、打击维权者的工具;不仅使中国的大学里永远无法造就出思想家,而且还培养出一批一批的学贼、政客与人渣。

只要看当下东窗事发的贪官们,有几个不是大学毕业?甚至博士或硕士?北大钱理群教授谈到中国的大学教育时,气愤地指出:“我们的大学,包括北大,正在培养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我们的教育体制,正在培养‘有毒的罂粟花’。”中国社会科学院资深学者资中筠先生同样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教育,“从幼稚园开始,传授的就是完全扼杀人的创造性和想像力的极端功利主义,中国的教育不改变,人种都会退化。”

在我看来,中国特色的大学在所有课程中,无时无刻不在培养“有毒的罂粟花”,无时无刻不在传授“扼杀人的创造性和想像力的极端功利主义”。在这方面,起著最大作用的课程,正是《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这门课;大学堕落到这一步,根本原因至今尚无人愿意直率指出,但《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作为一门公共必修课的强行设立,却是重要原因之一。

在对待这样一门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文化垃圾课上,91名大学生集体选择了抄袭小学生的作文来应付,恰恰在不知不觉中形成对中国大学教育的反讽与嘲弄。

在现今中国体制下,一个读书人钻进大学混饭吃,原算不上大错。但如果要想拉大旗作虎皮,一提起“思想道德修养”就显得振振有词的样子,就应当防备自身陷入阿伦特(On Arendt)所指陈的“平庸的罪恶”。华中农大讲授《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的教师,应当为自己靠这样的文化垃圾混饭吃感到脸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