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驻港解放军擅自出营“做义工” 评论员质疑违《驻军法》

温水煮蛙

驻港解放军上月在未获特区政府向中央提请下,穿着军服到郊野公园做“义工”清理灾后垃圾。有熟悉大陆的时事评论员及法律界人士均指出,无论今次是否属“义工”活动,驻港解放军明显违反《驻军法》,并指回归后,驻港解放军开放军营及参与公益活动,建立亲民形象,是企图以温水煮蛙手法,淡化化港人对解放军的警戒心,一旦香港特区政府23条立法惹激烈反弹,就会派解放军清除“垃圾”,警告港人为保自由要恒常警惕。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早前承认,今次港府并无根据《驻军法》向中央提请要求驻港解放军出动救灾,指港府有足够能力处理风灾善后工作。立法会前议员、支联会主席何俊仁直斥,今次事件是蔑视《基本法》及《驻军法》规定驻港解放军封闭式管理,“纵使係对香港有益嘅事,亦唔应该咁做,因有利于香港而违反法律”。他称,近年北京为体现其管治权,在处理香港问题时,粗暴打击香港司法制度,“佢都唔同你讲咁多嘢,淨係话呢嗰係人大嘅决定,係最高㗎啦,唔同你讲法律,係好大嘅危机,香港人一定要出声”。

解放军上月穿军服到郊野公园锯走塌树,行动未经特区政府向中央提请。资料图片

梁家杰:勾起六四阴影

另一位立法会前议员、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指出,今次驻港解放军“义工”活动已违反《驻军法》,“六四阴影下,我哋对呢啲向自己嘅人民开枪,用坦克车辗过人民身躯嘅军队,我哋非常恐惧,所以先至有咁严谨嘅规定,就算当你用自己时间放假执树,点解要着军服出嚟?你係咪要香港人习惯咗周街都见到着住军服嘅解放军?”

时事评论员林和立称,回归后驻港解放军开放军营及参与公益活动,建立亲民形象,是企图以温水煮蛙手法淡化港人对解放军警戒心,为23条立法铺路,一旦惹激烈反弹,中央会派解放军镇压,“警察始终係香港人,佢哋可否落重手,出重拳镇压?但解放军并非香港人,对北京有高度效忠及服从性,若必要时香港政府难以控制嘅骚动,真係有机会动用解放军,就好似六四事件”。

林更提及2012年特首选举期间,唐英年在竞选论坛上爆出梁振英曾在行政会议上提出若香港发生暴乱,提出派遣解军放镇压,“呢嗰係警钟,如果香港人渐渐对解放军喺香港扮演政治任务麻木,係非常危险嘅事”。

另一时事评论员程翔指出,这次解放军出动救灾是在“山竹”袭港后近一个月,质疑灾情的严重程度不足以成为出动解放军的理据,“将来万一社会治安稍有失序,严重程度远远未到要出动解放军嘅时候,以藉口维持秩序出动解放军,咁你点办呢?”

驻港部队民望下降

梁家杰亦指出,“喺中共眼中,好多香港人係垃圾,例如喺六四烛光晚会,你叫结束一党专政,你形同山竹蹂躏树木残枝一样,咁今次逻辑係通,咁第二时解放军就可以请假,着住军服到维园烛光晚会扫除呢10万、8万嘅‘垃圾’!”他引述刚退休的终审法院常任法官邓国桢临别赠言:“自由的代价是要时刻保持警觉”,经常被建制派批评“为反而反”的梁强调非危言耸听,“你要保有你嘅自由,唔好成为被清除嘅垃圾,就唔可以畀佢行出第一步,我哋係有法可依”。程翔及梁家杰又批评张建宗明知今次解放军活动违反郊野公园条例,却包庇不追究解放军刑责,是礼崩乐坏到极点。

根据港大民研,驻港解放军的民望有回落迹象,今年5月的最新调查显示,受访市民对解放军的满意度只有61分,是自2012年起的同类调查中,满意度第二低,仅高于2016年5月的60.8分。

驻港部队新闻发言办公室回覆本报查询,称驻军始终严格按照《基本法》、《驻军法》及军队条令条例履行防务职责,指军装是军人身份象徵,官兵近年在营外参加徒步行军等军事活动及香港植树日等社会活动时均穿着军服。办公室指,此举增强官兵驻防香港的荣誉感、使命感,同时增进了香港社会对驻军官兵的了解,促进了驻军与香港社会的良性互动。

中联办绕过港府申调兵

新华社及中联办于10月14日公佈,今次驻港解放军“义工”救灾事件,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发起倡议”,有法律界人士及时事评论员斥中联办明显违宪,指中联办绕过香港特区政府“调动”驻港解放军,是想替代港府管治角色。

根据新华社当日引述王志民指今次“发起倡议”,因“我们在香港工作生活,应积极履行市民义务、践行融合香港社会和‘与香港同行’,与香港市民‘行埋一起’的职命使命”。

或跟大陆“军民共建”风

熟悉大陆解放军指挥系统的程翔指出,今次一定不是驻港部队自把自为决定做义工救灾,一定有来自中央军委的命令,“喺中国嚟讲,军队调动,哪怕好短距离嘅移动,都要中央军委落命令”。他相信今次是中联办向中央军委提出建议,“中联办越俎代庖,代香港特区政府申请解放军出动,法律上中联办係冇呢嗰宪政角色去做呢件事”。

他估计中联办以军民共建为由说服中央军委,“军民共建喺大陆好兴,中央军委觉得OK,咁就去咯,但佢哋冇考虑到呢样嘢唔符合香港法律程序,只係考虑中联办有呢嗰建议,而呢嗰建议亦好,一方面可帮助救灾,一方面又可增加解放军嘅军民融合”。

他直指,中联办绕过特区政府调动军队,将军队调动启动程序不知不觉间由特区政府转移到中联办,严重侵犯特区政府的权责,更树立危险先例,他认为一定要追究中联办违宪责任,“重点係要抓住谁启动调兵出营,咁样符不符合《基本法》或《驻军法》,而唔係应不应该,可不可以,或者有没有必要等枝节问题”。

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表示,如报道属实,作为中央人民政府驻港代表竟不明白《驻军法》,中联办必须被问责,“王志民係咪误解《驻军法》?唔明白香港人嘅情绪?”他指,香港回归之初,中联办主任连农曆新年舞狮活动都拒绝出席,“佢哋理由係香港紧张中联办官员不可招摇过市,20年前你有呢种敏感度,20年后点会冇咗呢?係你故意抑或乜嘢?我相信答桉已经写在牆上”。

本身是律师的支联会主席何俊仁亦认为今次中联办明显违宪,指中联办越来越明显想担任管治角色,“有好多嘢以往係暗地做,但现在越来越明目张胆”。

封闭式管理减六四疑虑

1989年发生六四事件,解放军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及平民,令港人对解放军极具戒心,故中方在香港前途谈判中,答应驻港部队採取封闭式管理,及受《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规管,以纾港人疑虑。

邓小平坚持驻军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香港前途时,中国是否要在香港驻军是极具争议的议题,除担心驻军会加剧香港政府财政负担,亦忧虑大陆军人素质不高军纪不严,尤其解放军在六四事件中血腥屠城,令港人以至全球对解放军极度憎厌及戒心,英方曾提出因中港边界连接,建议中方不必在港驻军。

不过,时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坚决要在香港驻军以彰显主权,并有防止动乱的作用。惟顾及本港社会忧虑作弹性处理,包括军费全数由中央承担、驻港部队採取封闭式管理,以及受《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规管,并写进《基本法》附件三,以纾本港社会疑虑。

回归前,驻港英军除负责香港防衞工作外,并负责边境禁区治安,包括截停非法入境者及走私活动等,港府有紧急需要时可向英军要求增援平乱及救灾。回归后,边境禁区治安及救援等转交警队等纪律部队负责,而驻港解放军只负责本港的军事防衞及涉外军事事宜,不得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只有特区政府在必要时,可向中央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不过,根据《驻军法》第六条,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宣佈进入战争状态,或发生特区政府不能控制、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中央可派驻军执行职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