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美媒: “吊灯下的蟒蛇” 西方“中国通”的“流行病”?

哈佛大学(图片来源:公有领域/Pixabay/CC0)

自去年以来,有不少的报道说,西方中国问题研究者(“中国通”)和学术机构因为害怕冒犯中国,在研究中国问题时进行自我审查。有美国学者指出,这样的自我审查在美国精英大学中已经成为“流行病”。与此同时,一项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对西方“中国通”的打压“虽少,但确实存在”。

西方中国问题学者的自我审查已经成为“流行病”?

美国《新共和》杂志9月初发表调查报告指出,美国精英大学在研究和涉及中国问题时的确存在自我审查,而且都快成为一种“流行病”了。这样的流行病限制了对中国的讨论,也阻止了学生和学术界对可能冒犯中国的话题进行探讨。

关于西方学者在研究中国问题时进行自我审查的话题可以追溯到去年八月。当时,著名的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据说屈从中国共产党当局的要求,从该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季刊》在中国的网站上拿下300多篇中共当局可能不喜欢的文章。此举导致剑桥大学、该大学出版社和《中国季刊》的声誉严重受损。

《新共和》报告的作者是美国智库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的资深研究员艾萨克·费希(Isaac Stone Fish)。他10月26日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参与了一场关于“西方中国通和自我审查--真相还是虚构?”的研讨会。

他在会上坦诚,对美国的精英大学和学者,特别是那些在中国设有分校的大学来说,在如何应对中国政府所认为的敏感问题,并保持学术自由和学术声誉的问题上确实比较难以操作。他们的做法到底是自我审查还是自我保护还是保护别人,很难界定。

他说:“举个例子来说吧,……美国的白人教授想在纽约大学上海分校谈新疆的局势。就像刚才洛里所指出的,目前大约有100万维族人被关押在‘集中营’里。他请了几个美国教授过来,也帮他们弄到了签证来谈这样的问题,但是有人告诉他,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他会让当地的教职员工陷入麻烦之中,所以,他最后决定不这么做。这到底是自我审查还是保护当地员工?或是保护自己的职业生涯?我认为这三个原因都有,也是正确的做法。”

费希特别指出白人教授,是因为美国汉学家基本上都是白人。费希曾经做过驻北京记者,他承认,自己有时会为了保护自己的消息来源,就不会涉及被中国政府视为敏感话题的议题,包括被中国政府视为最敏感的西藏、台湾和天安门。

美国大学对中国经济的依赖为自我审查提供了足够的动机

费希在《新共和》中谈到了西方学者和机构自我审查增加的三个主要原因。第一,中国日渐成为全球力量,无论从政治、经济、科学、社会、军事和文化上来说,都不可小觑。美国大学担心,一旦惹恼中国,再也不能进入中国,那么,他们在中国研究方面面临更大损失。

第二,中国政府对言论自由的打压越来越严重,无论是对国内还是对国外的舆论。费希写道,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把中国大学当作党的领导的“坚强阵地”,他现在把在中国的作风“出口”到国外的大学。

第三,美国的大学现在在经济上越来越依赖中国。美国大学现在有35万中国留学生,中国政府可以通过限制中国学生来美国留学,从而对这些大学机构进行经济制裁。费希写道,这给了美国大学足够的动机,在中国问题上小心谨慎。

当然也有大学选择不与中国政府“同流合污”。据《金融时报》报道,美国知名学府康奈尔大学因不满中国人民大学压制言论和学术自由,以及惩罚支持深圳劳工权利的学生,最近中断双方学术合作关系。

中国政府对西方学者的打压比较“少见,但是确实存在”

为了了解西方“中国通”到底有没有因为中国的打压而回避讨论有关中国的敏感话题,美国密苏里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希娜・格雷滕斯(Sheena Greitens)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洛里·特鲁克斯(Rory Truex)今年夏天对全球范围,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德国和香港等地的2000名中国问题学者进行了网络调查,其中有600人做出了回复。

他们在调查问卷中设定了中国政府可能对西方学者的操控方式,比如把“中国通”列入黑名单、拒绝发签证、让其无法获得研究资料、请他们去“喝茶”、对其进行关押或是软禁,进行人身攻击等。

格雷斯滕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研讨会上介绍了他们的调查发现:中国政府确实有打压“中国通”的例子,“虽然少,但是真实存在”;第二,中国政府还没有越线,对西方的“中国通”进行人身攻击;第三,某些研究特定领域的人可能在做实地调查时遇到麻烦,第四,中国对西方学者的打压主要是通过利用“关系压力”来进行。也就是通过对这些学者在中国的同事、亲友以及他们的调查研究对象的打压来向他们施压。

费希在《新共和》的文章中也说,他在新共和的文章中说,比起美国白人学者来说,受影响更大的是中国在海外求学的学生、在美国访学的中国教授和华裔美国学者,因为他们有亲人在中国。

格雷斯滕认为,虽然中国的打压存在,但是美国和西方学者仍然有空间就中国话题进行研究:“我们发现这些事情确实发生,次数足够让我们认为这是真实的问题,但是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频繁。我原来想,被纳入黑名单的人的数量要超过2%或5%。我在这里想传达的信息是,如果大家想继续研究的话,他们应该安全地进行符合道义的研究,不用太担心影响自己的学术生涯受限。还是有很多的空间可以研究,甚至是敏感话题的研究。大家不用担心研究会导致自己的整个学术生涯被改变。”

“吊灯下的蟒蛇”

格雷斯滕的同事特鲁克斯在对报告作陈述的时候特别指出,受访者中大约60%的人从来没有收到中国政府的指示,明确告诉他们,包括他自己,哪些话题是禁忌的。用他的话说,“你不知道界限在哪里,但是你一旦越过,就有人告诉你了。”

美国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比较文学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对中国政府的这种审查制度曾经给出过一个特别形象的比喻。

2002年林培瑞在《纽约书评》发表了《吊灯上的蟒蛇》(The Anaconda in the Chandelier)一文。他把中共的审查制度描述为一条蜷伏在头顶上的蟒蛇,蟒蛇不需要动,它这样一直沉默的意思就是“你自己看着办”!于是每个人在蟒蛇的阴影下都会自动做出或大或小的调整。

林培瑞是著名的汉学家,他和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因编写“六四事件真相”(Tiananmen Papers)被中共列入黑名单。林培瑞自从1996年以来就没有获得过前往中国的签证。

西方学者的自我审查会影响西方对中国的判断力

迫于中国的压力,西方的一些国家大企业也曾做出过“自我审查”。美联航、美国航空和达美航空等美国主要航空公司曾被中国政府要求,在其官网修改对台湾的标注方式。但是,亚洲协会的费希认为,学术界在涉及中文问题上的自我审查特别有害。

他在《新共和》杂志的文章中写道,与中国的关系是美国最重要的对外关系。中国是美国地缘战略上的最大担忧,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美国在全球政治力量较量中唯一的真正对手。

他说,美国大学和智库通常掌握着有关中国的最全面的信息。美国的学术机构如果进行自我审查,这不仅削弱了他们的学术专业及诚信,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做法限制了美国决策者、商界人士、人权活动人士在如何与中国互动方面做出明智的决策。

如何解决西方学者的自我审查问题

为了限制中国对美国的学术影响,川普政府官员提出设法增加对中国留美学生的限制,而且美国国会议员也曾提出限制中国对美国学术机构的投资,但是,有人认为这样的做法也会有副作用。到目前为止,美国和西方还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来解决西方学者的“自我审查”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