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博学:无法抗拒的毒药丸 台湾人选择哪边

——台湾无法抗拒的毒药丸

10月23日,川普退出美俄中程飞弹协议,摆明是要针对中国在南海和台海的军事扩张,美国一扫欧巴马时代的绥靖主义阴影,未来十年,抗中将是美国两党既定政策,除非中国的独裁专政被推倒,以及仇恨西方的体制有所改变。

美国重回反共轨道台湾战略地位提升

哲学家说;“生命中无法经过同样的河”,因为河水不停变动,但是,人类历史却经常重演,美国从围堵共产扩张,到尼克森的“联中制俄”,47年后,美国又回到反共的轨道,台湾战略地位,因此更加提升,也成了爆发战争的热点。

1947年,美国总统杜鲁门,担心红色共产扩张,发表围堵共产政策,称为“杜鲁门主义”,71年后,副总统彭斯的“反共宣言”,也被称为“新杜鲁门主义”,没多久,川普启用鹰派军人史迪威,担任亚太助卿,取代亲中的董云裳,华府已经聚集抗共的政治人物,包括亲民主党的国防部长马提斯,都可能被替换,美国对中国全面施压,川普的用意就是避免掉入所谓“修昔底德陷阱”。

西元前431年的希腊“伯罗奔尼撒”战争,被称为旧时代的世界大战,所有希腊城邦,全部卷入其中,战争的原因是米加腊城邦,决定退出斯巴达的伯罗奔尼撒联盟,投靠日渐崛起的雅典提洛联盟,这个小国的摇摆策略,激怒双方,终于爆发战争,事实上,战争的真正原因是斯巴达对雅典的崛起,深深恐惧,最后,斯巴达为了维持霸权,终于和雅典水火不容,这场战争打了27年,当时加入战场的“修昔底德”,日后描写这场战争说;“当新的强权崛起,势必挑战旧强国地位,战争也就无法避免”,这种局势称为“修昔底德陷阱”,若以美中对抗和希腊历史比较;美国当然是扮演“斯巴达”脚色,在新强权中国尚未形成气候前,率先出手打击,以防止中国真正强大后,两国才要硬碰硬,川普这个策略,从经济和科技面打击中国,以及时间点的正确选择,其实是避免战争的最好方法,而夹在两强之间的台湾,摇摆处境,更像米加腊。

中美对抗间接抢救处于危机的台湾

1947年,美苏冷战开启,亚洲的中国,韩国,成为美国围堵共产扩张的主战场,子战场则遍及亚洲许多国家,1949年,在抗共战争中,国民党政权虽然失败,逃亡台湾,但是,因为战略地位特殊,在台湾的蒋介石政权,虽然被杜鲁门放弃,最后还是逃过了美国的“去蒋保台”暗算行动,成为抵抗“红色中国”第一线标兵,1971年,红色中国取代中华民国,进入联合国,从此台湾在国际上被排挤,沦为世界孤儿,1979年,中美建交,美国希望帮助中国“由贫转富”,由独裁走向民主,结果,老虎养了40年后,美国才突然惊醒,原来是一场养虎贻患恶梦,但是,中国的强大,才是美国噩梦的开始,还好来了川普,终于对中国务实看待,这场抗中战争,也是灭共战争,无形中抢救了陷入国族认同危机的台湾,那么,在这个时刻,台湾要如何选择自己的命运呢?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中立或武装中立,可能是台湾人首选,由于台湾人长期被殖民压迫,奴隶干久了,很多人安于现状,不想变成主人,还以为当好人很容易,把不想惹事,当作生活哲学态度,选择中立,最可以符合台湾人的性格和处事态度,但是,现在的台湾,双脚踏在火坑,想学瑞士中立,已经不可能,更无法扮演墙头草,一旦选择亲中路线,台湾最后就是被老共侵吞,成为另一个新疆,被中共奴隶,另一条路就是选择和自由美国站在一起,一起抗共,这条路恐怕还有一线生机。

这个选择,在多元民主自由的时代,更加困难,因为台湾经过马政府八年执政,中台之间地理边界,非常模糊,经济边界受ECFA捆绑,也越来越难厘清,政治边界受限旧宪法,两个中国分不清,过去,小蒋虽开放探亲,台湾还可以保持“三个不”,李登辉执政,尚可以戒急用忍,阿扁八年,就算踩了剎车,也无法阻挡经济和文化向中国倾斜,报纸充满中国味道,电视台更是充斥中国节目,2016年,民进党上台,虽然大力推动南向政策,但是,经济上依赖中国,仍然高达40%,当然,亚洲国家中,日本和南韩也是贸易对中国依赖,一旦美国对中国启动“毒丸条款”,这些国家也同样会面临抉择。

美国退出世贸另建组织“毒丸条款”强逼中国改变

根据美国商务部统计;六月开启贸易战以来,美国对中国货品输出,尤其是汽车,以及汽车内装的电子零件,明显受到波及,反而,美国对中购买,并没有降低,其中最大原因当然是中国放任人民币贬值,并利用多边贸易方法清洗产地,“中国制造”巧妙被掩盖,输出地标签改为第三国,例如东南亚或台湾,逃避美国监控。

中美贸易战争开打之前,美国已经多次批判世贸组织,认为WTO已经被老共控制,美国多次控诉中国侵犯智慧财产权,用不正当的补贴政策倾销,并且勒索外商要交出专利,甚至控制网路,盗取美国高科技等等罪状,但是,这些罪名到了世贸组织,完全不处理,世贸组织仲裁法官,本来有七位编制,现在则是积案如山,已经有三位法官退休,实质上只有四位,今年九月,模里休斯一位法官史旺森任满,世贸组织希望史旺森留任,美国却投下反对票,现在仲裁工作,已经呈现停摆,世贸组织为了贸易战争,承受很大压力,10月25日,世贸组织在加拿大召开改革会议,12个国家代表与会,但是,冲突最大的美中两国,却没有到场,也使这个改革会议,无疾而终。

川普攻击联大的附属组织,认为WTO已经是流氓当道,甚至批评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国际人权委员会,川普说;“只要有中国加入的地方,这些组织就变成粪坑”,这种批判对象也包括联合国本身,联大秘书处长期收受老共的红包,刻意把2758号决议文,扭曲解释成“台湾是中国一部分”,还把这个解释登录进入“联大年鉴”,甚至扩大执行,拒绝持“车轮牌护照”进入联大,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多次抗议无效,可见联合国也已经失去正义,被老共蓝金黄了。

川普故意把世贸组织晾在一边,积极和加拿大,墨西哥以及欧盟,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更在协议中加入“毒丸条款”,所谓“毒丸条款”本来是反并购的条款,1992年由美国律师马丁立普顿所创,这个条款;明文约束和美国签订贸易协定者,不准和“非市场经济国家”来往,这里所指的“非市场经济国家”,就是中国,川普的用心已经很明显,一旦西方或其他民主国家都和美国签约,那么美国退出世贸组织,另外组织一个“民主自由国家贸易同盟”也就可以实现了,到时候,中国若不愿改变自己的体制,只能自己玩了。

夹在中美之间是台湾的历史宿命选择和谁做生意却是自己的自由意志

台湾虽然也是世贸组织成员,却长期被中国故意排斥,中国以台湾不是国家为理由,把台湾排除在东南亚国协的“东协十加一”,RECP区域经济整合之外,台湾无法进入区域的经济体内,只好投入中国,也造成台湾产业为了降低关税,必须外移,许多产商被迫在海外设厂,还要看这些国家脸色,更严重的是;台湾因为产业外移,投资不振,薪资无法成长。

台湾和美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去年已经停摆,虽然,美国并非台湾最大的贸易国,但是,台湾一直希望可以加入以美国为首的贸易体系中,美中贸易战争进入全面对抗,已经无法阻挡,在这场战争中,台湾如果还以为可以在中美两国之间摇摆逢迎,拿到好处,这个想法已经不切实际了,美国已经设定台湾是围堵红色中国的破口,如果台湾还以为设厂在中国,然后改标签为台湾制造,就可以输往美国,这种小技巧,未来将会行不通了,甚至会受到严厉惩罚。

除了关税以外,“孤立中国”,是美国下一场贸易战争的主题,台湾也被迫必须要选边站,那么,台湾如果选择自由贸易体系,就必须吃下“毒丸条款”,否则只能选择“两岸一家亲”,怀抱中国,一起对抗美国了,聪明的台湾人,你的选择呢?

目前,台商在中国求生之道,其实很简单,在中国眼皮下,就说自己是中国人,依规定请领居住证,回台湾就说;我也是台湾人,过去,台商在两种身分之间游走,还吃得很开,未来恐怕行不通了。

夹在中美之间是台湾人历史宿命,但是,选择和谁做生意,是自己的自由意志。

年底选战决定未来命运台湾人,你选择自由还是奴隶?

年底这场选举,在中国人民币,赌盘和假新闻包围下,越来越火热,半死不活的蓝营和红色代理人,靠着共产党支持,居然和绿营民进党打了平手,也使很多爱台湾的台派团体大吃一惊,真的不要小看老共的文宣力量。

年底的投票,其实就可以看出台湾人的选择了,选择蓝营或红色中国代理人,就是选择中国,到时候,台湾的政策和经济贸易,就是和中国捆绑一起,以美国为敌人,如果选择本土政党候选人,就是选择自由的美国,也等于选择台湾人不当老共奴隶,要永远当自由人,美国已经做好有毒的药丸,植入美台自由贸易协定中,逼迫中华民国政府和台湾人必须选边站队,更无法骑墙,没有模糊空间,请问;台湾人,你的选择是自由或者是奴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