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萧雪慧:万州车祸 “最大悲剧是对坏人嚣张的制度性纵容”

乘客对司机的攻击早已发生过很多起,却没有对这种严重威胁公共安全的行为作处理。这样情况下,与其说"最大悲剧,不是坏人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毋宁说"最大悲剧是对坏人嚣张的制度性纵容"!而雪崩雪花有责论、底层互掐论,都撇开了最该被追责方的责任。

打捞万州沉车

万州车祸发生后,最该追责的方面,没见有多少人发声,对车上除肇事者外13位罹难乘客的责难却蜂拥而至。认定死者都有责任,据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就雪崩时每片雪花皆有责论,笔者写了下面帖子:

【雪花雪崩的文学化比喻不了人类社会、国家的问题,倒偏移、失焦,转移了真问题】当人为灾难发生,有人喜欢用诸如"每个人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来解释,于是"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的貌似深刻的说法就成了流行论断。然而,社会、国家的问题,不是雪花雪崩的文学化比喻能表述的。雪花,没有意识,无意识则无责任。用没有意识,更无意志参与的自然现象来比喻人类社会,有时不仅说明不了问题,而且偏移、失焦,转移了真问题。社会的问题,国家的问题跟自然现象没有可比性。J- Q国家除了强化恶制度的首恶集团、依附其上主动作恶、被迫作恶、顺势的、搭便车的……,还有进行各种抗争、有不计代价为他人争取权益的人,他们也是加害者?有些貌似深刻反省的说法,其实在平摊责任中稀释主恶之罪。

这次客车冲垮护栏掉进江里的惨剧,用雪花雪崩的文学化比喻同样不得要领。事件有很多方面需要反思、需要追责:护栏质量、对各种公共交通工具上乘客与司乘人员的行为缺乏明确规范和有效实施手段——别忘了,这是这样一个国度,国民在网上说了什么马上就会面临无妄之灾,在真正事关公共安全的问题上却懒政……等等。至于掉进江里那一车人,除了撒泼恶妇、不理智的司机,持雪花雪崩的了解事件完整经过吗?如果不了解,怎么就能断言所有乘客都是冷漠看客而个个都有责任,对遭遇横死的死者再来一番道德挞伐?

昨日自媒体充斥对死者更多责难。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乘客要为自己的死负责"、"那车坐了一堆'死人'"……还有人发帖指车上人无信仰,"在万州坠江公交车上如果有一个基督徒的话,就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见此说,嘀笑皆非,在基督徒占国民比例很高的美国,学校、教堂、超市……发生多人死伤的枪击案不少见,写和传这种帖子的人确信发生这些惨剧场合没有一个基督徒?

很多抖机灵的"格言"帖子也频频推出:"你不为正义站起来,你就得为邪恶陪葬。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最大悲剧,不是坏人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马丁·尼莫拉牧师那段名言也被改装后指向坠江客车中13位乘客:"起初他们在高铁上闹事,抢占别人座位,我没有说话,因为没占我的座位;接着他们碰瓷……最后他们在行驶的公交车上殴打司机,而我在车上……"

…………

对死难乘客的所有这些指责,都一口咬定乘客冷漠、沉默。我觉得,指乘客冷漠、沉默的人,恐怕很多不坐或很少坐公交车,指责充满想象。我经常坐公交车,时不时会遇到有人争吵、撒野,但每次都会有人劝解或制止,不一定出于道德感、抱不平,仅仅因为很少人能忍受众多人共处一个狭小封闭空间内的争吵、喧哗,也会发声制止。而万州坠江客车上,警方公布的视频只有刘某开打、司机单手还击、最后坠落江中那几秒钟,之前5分钟争吵视频谁也没看见,责难者就发挥想象力把乘客设定为沉默的一群。

再回过头看事发过程,据腾讯新闻:由于道路维修改道,22路公交车不再行经壹号家居馆站。当车行至南滨公园站时,驾驶员冉某提醒到壹号家居馆的乘客在此站下车,刘某未下车。当车继续行驶途中,刘某发现车辆已过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车,但该处无公交车站,驾驶员冉某未停车。10时3分32秒,刘某从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驾驶的冉某右后侧,靠在冉某旁边的扶手立柱上指责冉某,冉某多次转头与刘某解释、争吵,双方争执逐步升级,并相互有攻击性语言。10时8分49秒,当车行驶至万州长江二桥距南桥头348米处时,刘某右手持手机击向冉某头部右侧,10时8分50秒,冉某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侧身挥拳击中刘某颈部。随后,刘某再次用手机击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挡并抓住刘某右上臂。10时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车辆时速为51公里),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车辆时速为58公里)相撞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

——这段叙述中基本情节很清晰:(1)道路改道,刘某该在另处下车,司机履行了告知义务,她没下车。(2)她要求下车时已无公交车站,司机拒停。(3)10点32分刘从座位走到司机右侧指责,司机解释、争吵……这个过程有5分钟。(4)接下来是致命几秒钟:10点8分49秒、50秒、51秒。整个过程,警方公布的只是最后几秒视频,那五分钟没有公布,不能凭想象就认定他们是沉默的一群。

最后致命几秒钟,不在车上的人事后说乘客可以制止悲剧发生的,其实把乘客预设成能把握整个事态演变过程并能以自己行为改变悲剧性事态却放弃行动的人。多了事后诸葛亮的想当然,少了对快速行驶车上的乘客在几秒钟突发状态下能做什么的设身处地。

这辆快速行驶的长途公交车,从周某用手机打司机头、到车辆失控且与迎面而来的小轿车相撞、坠江,仅几秒钟。其他人恐怕还没反应过来。即使有人想制止,还看有没有能力。13人中有4人是带小孩的一家子,其他9人的年龄、身体状况,有无快速反应能力,我们一无所知。对这些死者,保持一份对尊重为好。

其实,对乘客能做什么而没做什么的讨论,是失焦的讨论。

乘客对司机的攻击早已发生过很多起,却没有对这种严重威胁公共安全的行为作处理。这样情况下,与其说"最大悲剧,不是坏人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毋宁说"最大悲剧是对坏人嚣张的制度性纵容"!而雪崩雪花有责论、底层互掐论,都撇开了最该被追责方的责任。

2018-11-4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