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苏东坡点化蕙质兰心的姑娘 一语惊醒梦中人!

苏东坡点化这蕙质兰心的姑娘。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是我国宋朝著名的文学家、诗人。其散文、诗、词、赋均有成就,且善书法和绘画,是文学艺术史上的通才,也是公认韵文散文造诣皆比较杰出的大家。

苏东坡的一生跌宕起伏,充满传奇色彩。以往读苏东坡的作品,素知其似关东大汉手持铁板,高歌“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风格。其实苏东坡的词曲,也有不少柔情似水,温馨婉约的内容,其中苏东坡和奇女子琴操相识相知的故事尤为动人。

据传,有一天,苏东坡与佛印禅师一同到西湖泛舟。小舟在西湖明镜般的水面上优游自在地飘荡,苏东坡与佛印对坐于船头,品茶闲谈。清风习习,荷香四溢,湖面上几缕似有若无的轻雾,把西湖渲染得空灵而缥缈。

忽然,左近的另一条画舫游船上传出悠扬的古琴乐音,有女子幽幽唱道:〝山抹微云,连天衰草,画角声断斜阳。暂停征辔,聊共引离觞。多少蓬莱旧侣,频回首,烟霭茫茫。孤村里,寒鸦万点,流水绕红墙。魂伤,当此际,轻分罗带,暗解香囊。谩赢得,青楼薄幸名狂。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有余香。伤心处,长城望断,灯火已昏黄。〞

那女子的嗓音如山间溪流般清澈纯净,曲调婉转悠扬、凄婉感伤,别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

听到此,苏东坡诧异道:〝敢将少游的《满庭芳》词改了字韵,却仍能保持原词的意境、风格,且倍感凄绝,若非大手笔,岂能为也!〞

佛印意味深长地对苏东坡一笑,说道:〝你何不近前打听打听。〞

那船上一个容貌俊秀、气质超凡脱俗的女子。

于是二人招呼船家向那游船靠近。等两船靠拢后,苏东坡起身往那边船上一望,只见那船上一个年约十六七岁,容貌清俊秀丽、气质超尘脱俗的女子。

苏东坡于是问道:〝敢问姑娘适才所唱词曲系何人改写?〞

那女子见有人相问,便站起身来敛衽施礼,从容答道:〝只因原词是‘门’字韵,不便于歌唱,故小女子将这词的韵脚略作修改,换了‘阳’字韵,只是一时游戏之作,有污先生清听。〞

苏东坡赞道:〝姑娘好文才!可愿意与我等一叙?〞

那女子定睛一看,这条船上是一位年约五十的儒雅文士和一位慈眉善目的僧人,便点头应允了。

这姑娘正是后世闻名的奇女子琴操。她原是杭州一户官宦人家的女儿,自幼聪慧伶俐,喜欢琴棋书画,不仅弹得一手好琴,而且文才出众,父母爱之若掌上明珠。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在琴操十三岁那年,她的父亲在朝中受人牵连而丢官罢职打入大牢,母亲焦急身亡,家财悉数被抄。经此变故之后,琴操沦落为杭州西湖游船上的一名歌妓。

那琴操虽然沦为歌妓却一直洁身自好,冰清玉洁,卖艺不卖身。她琴艺高超,抚琴拨弦间,琴音绕梁,令无数商贾富甲、王孙贵胄心醉神迷。因琴操自幼饱读诗书,弹琴之外更兼写诗填词,吟风弄月,故而名声鹊起,红极一时。众多文人雅士也纷纷慕名而来,只为一听美人的歌声琴韵,一睹才女的绝世风姿。

这一天清晨,琴操一时之间心有感伤,弹唱一曲以舒愁绪,不料竟因此得以与苏东坡和佛印禅师相识。

苏东坡怜惜琴操的才志,随后便替她赎了身,此后更时常与琴操相约,泛舟于湖光山色之中。乘着清风明月,他们谈诗论赋,唱和互酬。佳人抚琴,东坡吟咏,二人互相引以为知己。

此时的苏东坡已是个把红尘看透的人,他有心找机会点化这蕙质兰心的姑娘。于是,有一天,在西子湖畔一处水榭亭台上,苏东坡对琴操谈论起佛法禅机。

苏东坡说:〝我来当一回长老,你来试着参禅。〞

琴操笑着应允了。

东坡问:〝何谓湖中景?〞

琴操答:〝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

东坡又问:〝何谓景中人?〞

琴操答:〝裙拖六幅潇湘水,鬓亸巫山一般云。〞

东坡再问:〝何谓人中意?〞

琴操答:〝惜他杨学士,憋杀鲍参军。〞

东坡又追问:〝如此终究如何?〞

琴操低头,沉吟不答。

苏东坡此时猛然大声喝道:〝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苏东坡对琴操谈论起佛法禅机。

苏东坡一语惊醒梦中人。刹那间,酸甜苦辣一起涌上琴操的心头。想到叶落花飞,繁华过尽的情景,她禁不住潸然泪下。

那是两句诗,原是百年前一个与她身世相仿的琵琶女,唱给诗人白居易听的。而今苏东坡借此诗句来点化于她,聪慧如琴操者,当然对诗中深意了然于心。

豁然醒悟的琴操轻轻拭去眼角泪滴,她摆正古琴,轻拨慢捻唱道:〝谢学士,醒黄梁,门前冷落稀车马,世事升沉梦一场。说什么鸾歌凤舞,道什么翠羽明珰,到后来两鬓尽苍苍,只落得一身孽债,两眼泪汪汪。苦海无涯回头岸,从今念佛往西方。〞

唱罢,琴操对苏东坡深深一拜道:〝学士提点,令琴操茅塞顿开。从今后,琴操决意谢绝风尘,黄卷青灯终此一生。〞说完飘然而去。

从此,临安城少了一位能诗擅琴的佳人,玲珑山白云庵内多了一个礼佛诵经的女尼。正是:飘然尘外人,一笠千山雨。身似孤云闲,悠悠任去来。

苏东坡造访出家修行的琴操,与其谈禅说道。

琴操在玲珑山尼姑庵研读佛理,并将心得写下,寄与杭州城中的苏东坡。后来,苏东坡邀约好友黄庭坚、佛印禅师,一行三人,曾数次前往玲珑山,造访出家修行的琴操,与琴操谈禅说道。

多年后,当历尽沧桑的苏东坡再次来到玲珑山,踏上那熟悉的小径时,却发现琴操修行的庵堂早已荒芜。空山寂寂,惟闻鸟语。苏东坡一路寻去,在山间一隅的一棵油桐树荫下,找到了一座静静伫立的坟冢,石碑上〝琴操墓〞三字在苏东坡的眼前渐渐模糊。此情此景却印证了苏东坡的一首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雪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诗人苏东坡,后来在玲珑山琴操修行处,重葬了这位红颜知己,并自写了一方墓碑。琴操墓到宋朝时,已淹没在荒草之中,乡人捡到东坡的题碑,就重修了一次。

这一段缘,这段佳话已流传于世,成了中华五千年文化中的一曲篇章。

一位是出身低微却极有天赋的才女,一位是天性浪漫、充满传奇的大诗人,成为了知交。在宦海中几经沉浮的苏东坡,早已将人世看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