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悉尼先驱晨报:中共在新疆 将一个汉族男人送到维族寡妇家中

——被关在中国沙漠“再教育”中心里的人们

Byler采访了十几位新疆的公务员,他们以‌‌“亲戚‌‌”的身份被派去住进维族家庭里,他们的工作是监视。 中共当局指示他们在一周的共同生活中,做笔记,评估这家维族人对中国政府的忠诚度。并指示他们要检查屋里是否有古兰经,是否观察到有周五的祈祷和斋月斋戒。

本文译自《悉尼先驱晨报》11月2日的报道。大多数人只是从空中看到它们,但记者Kirsty Needham冒着危险,来到新疆,实地探索中国这些庞大并日益扩展的拘留中心网络。

这些远在中国西部的建筑让身在澳大利亚的维族人难眠。人们进去了,没有出来。

‌‌“每个人都在谈论他们被摧毁的梦想‌‌”,悉尼居民Ruqiya(不是她的真名)谈到他们这些海外维族人的焦虑程度时说。

在过去的18个月里,数百座这样的建筑物在中国偏远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沙漠城镇中涌现。

中国政府拒绝承认新疆1000万维族穆斯林中有多达100万人被关押在内。它声称这些建筑物是向讲突厥语的维族人教授中文的教育中心,作为‌‌“消除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环境和土壤‌‌”运动的一部分。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会在周二的一次审查中要求中国提供有多少人未经指控而被关押的统计数据,并呼吁立即释放他们。

学者们说,维族人在塔里木盆地的存在可追溯到8世纪,他们与中国的统治有着250年不稳定的关系。

该地区的古代历史在政治上有争议,但据说维吾尔族在公元934年接受了伊斯兰教,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传统,吸引了丝绸之路上的旅行者。

Ruqiya已经12个月没有和她在新疆的家人说上话了。他们不会接听她的电话,也不会在社交媒体上回复。只要有一个亲戚住在海外,就足以让一个维族人被怀疑,并导致被关押。

因此,不知道家人状况,让Ruqiya这样生活在海外的维族人恐惧感恶化。她的家人是否被带走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古老丝绸之路的绿洲小镇吐鲁番,传统的建筑是黄泥砖房。在一道高墙后面,这些现代大型的白色建筑物显得很突出。它们装有监控摄像头。在旁边的土地上正在建筑更多这样的楼。

当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Fairfax)媒体记者前往新疆试图了解中国西部地区的情况时,一名吐鲁番居民对记者说,‌‌“它们非常之大,40%的城镇都在里面‌‌”。

自该中心开始运营以来,那位居民两年里没听说过有人从里面出来。

沿着同一条路几百米处是另一个大型中心。仅在吐鲁番,就有7个这样的中心。

根据地方当局的规定,关在里面的囚犯每周可以拨打一个电话,每15天可以接受一次家人探访。

记者被告知,许多被关进去的人,他们的手机里被警方查到有被当局视为‌‌“太伊斯兰‌‌”或不安全的信息,警方使用一种可以阅读阿拉伯语及扫描数字化内容的设备。

由于中国政府试图阻止它无法控制的媒体前去访问,鲜少有外国记者能够到达那些中心并获得照片。

即使在那些中心外面,吐鲁番当地的维吾尔人似乎也受到中共当局的封锁。

在每个道路交叉口都有一个大型警亭,有一名戴着头盔、手持一根大木棒或电棍的警员站在前面。更多警员随意检查维族人的汽车和摩托车。

在那里,交通稀疏,山羊沿路徘徊。但是,每天都有十几辆黑色四轮驱动车和面包车的车队在城里徘徊,闪着灯,以达到最大的震慑效果。

在一间小学外面,穿着迷彩服的妇女,拿着超大的木棍在学校交叉口巡逻。

公共建筑上安有带刺的铁丝网。红色广告牌宣称:‌‌“坚决贯彻党中央和习近平同志制定的新疆战略。‌‌”

当我十年前访问新疆时,市场是一个生动的户外社区,现在,市场是在一个笼子里。重型铁栏拦着一个暗暗的、加了顶盖的市场,入口处有一个安全人员把守,及有一个步入式扫描仪。

在市场里面,在卖吐鲁番葡萄干的摊位中,找不到工作年龄段的维族男性。在外面的街道上也很少见到。他们去了哪里?

下午晚些时候,一些年长的维族男女聚集在街上聊天,那些妇女们展示着卷发和盖到小腿的裙子,男人们剃光了胡须。这是一个重大变化,小镇以前常常见到头巾。

2017年,中国政府通过了反极端主义的法令,禁止戴面纱和留‌‌“异常‌‌”的胡须等。违反15项‌‌“极端行为‌‌”的禁令可以导致一名维族人被关进这些中心。

要进入一家吐鲁番餐厅,品尝该地区著名的手拉面,食客们必须通过由一名武装人员监督的扫描仪。戴着红袖章的女服务员在擦拭桌子的时候宣布她们是警卫。

另外一位居民厌恶地表示,新疆肯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因为有这么多警察和监控摄像头。

但中国政府对伊斯兰影响的镇压已超越了公共领域,进入家庭。华盛顿大学人类学讲师Darren Byler说,新疆有多达一百万中国公务员被派往维吾尔族村庄,传播当局的价值观。

Byler采访了十几位新疆的公务员,他们以‌‌“亲戚‌‌”的身份被派去住进维族家庭里,他们的工作是监视。中共当局指示他们在一周的共同生活中,做笔记,评估这家维族人对中国政府的忠诚度。并指示他们要检查屋里是否有古兰经,是否观察到有周五的祈祷和斋月斋戒。

还有一个问题:这家人是否认识任何在海外的人?Byler在发表在ChinaFile网站中的文章中写道,中共当局建议这些做客的汉族公务员向招待他们的维族家庭提供啤酒,以作为一种测试。

一些维族人告诉费尔法克斯媒体,他们对入侵家庭隐私的做法感到苦恼。一名在澳大利亚的维族人说,一位寡妇必须允许一名汉族男子进入她的房子,并且每个月在那里过夜几次。‌‌“将一个男人送到寡妇家中——这在汉族文化中甚至都不被接受‌‌”,她说。

直到几周前,中国政府还否认存在任何‌‌“再教育中心‌‌”。但是这些建筑计划的规模以及大批维吾尔人的消失使得这种否认的方法难以为继。

中国国家电视台于10月16日打破官方沉默,播放了一部宣传纪录片,描绘了新疆的少数民族穷人在职业培训中心里免费学习普通话课程,接受国家法律的指导,并提供工作技能,这将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学员们‌‌”有基本收入,并通过舞蹈比赛和体育运动表现出他们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

第二天,官方报纸登出了新疆第二把手雪克来提·扎克尔(Shohrat Zakir)数千字的讲话,他说大多数‌‌“学员‌‌”都反思了他们的错误,并看到了宗教极端主义的危害。

他说,预计第一批‌‌“学员‌‌”将有足够的技能完成他们的‌‌“课程‌‌”,并在年底前获得证书。世界正在观望和等待。

(译文有删节)

原文链接:'Ruined dreams':the people locked up in China's desert're-education'centres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