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超级间谍的潜伏生涯和悲惨下场

金无怠和妻子周谨予女士。

(编者按:被共产党利用是可悲的,而被中国共产党利用则“可悲”已不足以形容。看看下面这位相信并忠诚于中共几十年,周恩来手下的超级间谍最终的悲惨下场,那些还在为中共当间谍、特务以及线人的卖命者,当引以深思。)

中共最著名的间谍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潜伏在美国情报机构37年之久一直没有被发现,直到1985年金无怠退休后四年,由于中共安全部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生向美国投诚,才把金无怠供出来,成为轰动新闻。

金无怠是前中共总理周恩来招收的特工。从1944年成为中共间谍开始,金无怠就给周恩来发来各种情报。后来,金无怠成为美国中情局的中国通,时任美国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为美国政府制定对华决策提供研究报告,同时,金无怠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底线等绝密情报不断交给中共。

金无怠被捕后,他呼吁中共当局能与美国政府谈判,像美国与前苏联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大陆。但中共矢口否认与之有任何关系,金无怠绝望之余,在监狱中用一个塑料袋套头,一根鞋带扎脖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中共北美情报司长投诚美国

1985年的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忽然接到了一个来自美国国内电话,自称是俞强生,要向美国政府投诚。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一听这人叫俞强生,又惊又喜。俞强生是中共安全部门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北美情报司司长。

美国中央情报局很快安排与之见面,经过反覆鉴别,美国中央情报局确认这位就是货真价实的俞强生。美国中央情报局马上成立了特别部门,重点保护好这位负责美国情报的重要人物,美国政府国会马上通过了特别法案,让俞强生的安全得到保护,身份得以解决。

俞强生是时任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哥哥,他们的父亲是中共元老、中共第一位天津市长黄敬。黄敬本名俞启威,年轻时曾与江青同居,和江青分手后,同范瑾结婚,生下俞家兄弟。范瑾本人也是中共老干部,文革前曾担任北京副市长兼《北京日报》社长。黄敬在文革中被折腾死了,范瑾也挨斗,差点丢了命。俞强生投诚美国的动机不详,很可能和父母的经历有关。

这位中共北美情报司司长携带金无怠的档案到美国投诚,使美国联邦调查局得到金无怠在中共国家安全局的代号和通信证据。不久,美国政府公布逮捕了刚刚退休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亚洲部总负责人美籍华人金无怠,并指控他是中共间谍,是中共某情报部门少将副局长。

金无怠被捕,在美国引起的轰动比俞强生的投诚更大。在台湾和日本等也是轰动一时,大家想像不到监管美国亚洲情报工作的负责人竟然会是中共间谍。

周恩来手下的超级间谍

金无怠1922年出生于北京,燕京大学新闻系毕业。1938年开始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担任译员,1944年被周恩来收为中共间谍。1949年到美国驻香港总领馆工作,1952年加入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冲绳岛为美国中情局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局工作,在那里娶了当时台湾最有人气的女主播周谨予做妻子。

金无怠直接参与韩战中的情报工作,也是台湾情报当局与美国情报当局的联系人,后来还成为美军与台湾情报网的联系负责人。在那时,金无怠就经常将美军和台湾的情报转交给中共情报部门。

韩战期间,金把大量美军情报转送到中共高层手中,其中包括志愿军战俘“反共”名单,这使当时正与美方谈判的中共代表强烈要求遣返全部战俘,这些人回到中国大陆,其结局不言而喻。1970年10月金无怠向中共传送了尼克松总统希望和中国建交的机密文件,让中共及时调整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尼克松政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中共作出了一系列让步。金无怠的活动还使美国在越战中失去了许多战略上的优势。

金无怠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里少有通晓汉语的人,他逐渐成为中情局的中国通,职位也逐步提升,最后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亚洲部负责人,负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对所有亚洲国家的情报监督和交换,包括台湾和日本及韩国等。金无怠于1961年调至加州,后又调至佛州中情局总部,1965年加入美国国籍,还差点儿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副局长。1981年金无怠退休,退休之后,仍在中情局担任顾问工作。

据说金无怠是天生的间谍材料,极为小心和专业,在几十年的间谍生涯中竟然没有一次失手,甚至到了他被捕之后,他的台湾籍妻子都不知道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丈夫竟然是中共的高级间谍。

在中国能看到金无怠转交的情报的人只有几十个人,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更少,一直到俞强生这样的中共高级情报主管官员投诚美国,才揭发出美国情报史上隐藏最深的中共间谍。

中共不营救金无怠自杀

1985年11月22日,卧底30多年的金无怠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1986年2月,陪审团裁定金无怠的所有17项罪名成立,包括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并定于3月4日判刑。在证据面前,金无怠知道再遮掩无济于事,于是就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向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承认他就是代号XX的中共间谍。

据说,刚开始金无怠相当沉着镇定,他呼吁中共当局能与美国政府谈判,像美国与苏俄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大陆。金无怠大概想他这么高级别、给中共提供过这么多绝密资料的间谍,中共肯定会出手营救。在等待判决期间,金无怠在接受中文报纸采访时,呼吁中共以释放民运人士魏京生作筹码交换他出狱。

但是,中共始终不承认金无怠是他们的特工,并否认和金无怠有任何关系。当时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共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我们同那个人没有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

金无怠仍幻想出现转机,他在狱中让妻子周谨予设法到北京一趟,争取面见邓小平,希望请邓小平出面同美国沟通。周谨予征求一位朋友的意见,这位朋友说中共根本不承认金无怠为中共工作,邓小平又如何出面援救?

至此金无怠对中共才完全绝望,在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也就是被捕后3个月,金无怠在美国佛吉尼亚监狱,用一个塑料袋套头,一根鞋带扎脖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63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