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金言:中国经济“入冬” 骨牌效应凸显

“一朝忽觉春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也正如前总理温家宝所言: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中共外汇储备下降,汇率接连失守,人民币贬值一旦形成预期,必然导致大量资金加速外流和大批外资企业不断撤离。*

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之际,习近平接连两天主持召开两次经济工作会议,并首次承认“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这不仅预示著中国经济开始全面进入“寒冬”,也表明中、美贸易战带来的连锁反应逐步显现。

从“稳中有变”到“变中有退”

其中的“变”可以从官方统计资料反映出来,今年大陆GDP一季度是6.8%,二季度是6.7%,三季度降至6.5%,为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也低于预期的增长6.6%;(GDP下降0.1个百分点,意味着至少减少820亿元人民币,数以万计的企业将倒闭,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将失去工作)10月份制造业PMI指标为50.2%,环比回落0.6个百分点,创2016年7月来新低;一、二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分别为7.5%和6.0%,三季度为5.4%,其中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增速几乎是“自由落体”式回落,从今年1季度末的13.0%下降至今年6月的7.3%,到9月底,已回落至3.3%,旧口径下基建投资增速几近归零;今年下半年以来,受美加征关税影响,出口增速也在持续回落。

有评论指出:“最糟糕的时候还未到来。出口提前的后果、持续去杠杆以及房地产市场回档,将导致明年第1季度经济大大减速。”去年微博一篇文章也曾预测,在未来3年,中国将爆发前所未有的雪崩式的“返贫”。

从“国进民退”到“民企破产”

包括10月31日召开的会议,这是中共政治局一年当中三次专门召开研究经济问题的会议,也可能还有第四次,前所未见。与前两次会议相比,此次新增两个问题;一是民营经济,二是资本市场。11月1日习近平又紧接着主持召开了民营企业座谈会。可见,民营经济的衰退已经危及到中共经济的稳定。

尽管中共央行今年连续放水,但各地许多小企业表示,融资仍十分困难。中金公司统计,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公司属性发生变动的50家企业中,民企占比高达89%。其中民企属性转为国企的有26家,占比53%。这一数量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水准。官方数据称,仅今年上半年就有504万家企业破产。而2017年,全国返乡人员超过740万,其中返乡农民工占72.5%。

可想而知,企业倒闭潮将导致失业潮,而失业潮将导致断供潮,断供潮将引发挤兑潮。因此有学者指出,“民营经济特别是私营企业的发展陷入了改革开放40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困境。”网路上广为流传的一篇题为“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流浪”的文章,批评中国经济出现“国进民退”现象,国企与民企所受待遇有天渊之别,不少民企因此深陷危机。

从“天量放水”到“债务危机”

继P2P频频爆雷,债券违约成为新常态之后,今年9月,东北特钢破产,又一世界500强中国钢铁巨头因陷债务危机倒下,负债高达1,920亿,成为近年来最重大的国企债务危机之一,涉及105家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

2018年10月16日,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地方债务总共约60万亿人民币,其中40万亿是隐性债务,成为“带有巨大信贷风险的负债冰山”。而美国学者秦伟估计,中央加地方债务数额应该达到300万亿,是一个随时可以引爆的巨雷。大陆的债务规模高达GDP的250%,中共一直在使用“借新债还旧债”的模式,延迟危机的爆发。今年前8个月就加速发行完成3万亿元地方债。同时中共还使用“债转股”转嫁危机,并以“混改”方式吞并民企,洗劫民间财富。

按照中央银行的金融稳定报告,中国银行体系表内表外现在投放的信贷规模460万亿,堆出天量的信用。如果按照460万亿的货币乘数,倍数大概是16倍。而日本泡沫顶点只有13倍。按照官方的原话,中国经济最大的脆弱性唯一来源就是高杠杆、高债务,所以去杠杆是目前中国的首要任务。即使没有贸易战,未来两年之内,发生大级别的债务危机的可能性都是100%的事情。

从“股市加杠杆”到“股权质押爆仓”

这次政治局会议极为罕见的提到了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之前很少关注资本市场。估计是十一后,大陆股市频频暴跌,屡屡触及股票质押平仓线,一旦强平将产生无数连锁反映。不仅将令股市崩盘,股民惨遭血洗,还意味着A股将上演一场“国有化大洗劫”的运动,许多股票市值暴跌的上市公司股权都面临着被银行收回的风险,银行的不良贷款也将堆积如山。也许这才引起了中共当局极度恐慌和高度重视。

2015年上半年,股市就是引入了场外融资的杠杆资金,再加上两融的融资,这些杠杆资金疯狂炒作,加大了股市泡沫,后来监管层不得不去杠杆,结果股市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今年十月虽然仅有18个交易日,但是跟跌不跟涨的A股再次创了世界证券史上的新奇迹。这个月不仅诞生了2,449的政策底,深成指和创业板更是A股史上绝无仅有的月线七连阴。此外,这18个交易日还将股市的暴涨暴跌展现的淋漓尽致,沪指跌幅超过2%的就有五次,其中还夹杂着千股跌停!

据《21世纪经济报导》,目前已有50家民营上市公司宣布获得国有资本入股接盘。这些民企“无奈”转让股权背后的两点苦衷是:股权质押频频爆仓、资金链岌岌可危。为此,深圳设立专项工作小组,安排数百亿元资金,负责救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票质押风险,要为此“拆雷”。除了深圳国资,其它地方国资也开始“救市”。

从“销量世界第一”到“车市跌落神坛”

10月中旬,曾拥有“4S店第一股”光环的庞大集团宣布,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随后被扒出业绩连年不振,自2011年来每况愈下,上半年净流动负债金额达8.43亿元。正如亚马逊雨林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两周后便形成为美国德州的一场飓风。如今“庞大集团”这块行业招牌猝不及防的倒下,也将推倒业内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从而引发汽车市场的连锁反应。

中国车市自1992年开始已经26年连续增长,即使是经济危机的2008年也未曾停止增势。去年,中国汽车销量达到2,888万辆,创历史新高,并连续9年获得汽车销量世界第一。但今年,在“金九银十”的销售旺季,9月全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1.55%,销量大幅回落,创下7年来最大跌幅;10月份前三周销量显示同比或下滑超过20%,预示著不仅10月份的车市将出现负增长,全年车市增速也或将出现史无前例的负增长。继房地产行业之后,作为中国重要支柱产业的汽车市场的冬天也来了。

从“经济发展引擎”到“史上最大的泡沫”

相比之前的经济工作会议,本次没有明确提及房地产政策。尽管此前不断有地方政府放松调控的声音出现,但10月29日新华社发文仍强调,“中央遏制房价上涨的决心不会改变”,“决不会允许房地产调控前功尽弃、半途而废”。可见,货币之水很难再流到房地产市场中,以房地产作为重要支柱产业来拉动经济发展的模式也难以维持。

中国房地产的市值已超过430万亿人民币,为中国GDP的五倍;房地产开发商贷款余额为9.6万亿人民币,是中国GDP的40%;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23.8万亿人民币;A股136家上市房企负债超过10万亿人民币,平均负债率80%,即100块的资金,80块是借的。这么多年来,楼市就像一个堰塞湖,沉淀了大量超发的货币。据测算,房企在未来三年将迎来两个偿债高峰期,房地产业将面临大洗牌,房企将要遭遇“生死劫”。因此,大陆富豪王健林曾对CNN表示,中国地产是“史上最大的泡沫”。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从1999年至2018年8月,20年的时间里全国土地出让收入总额约为40万亿。仅2017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就高达52,059亿元,竟占一些地方财政收入的70%。而今年因楼市降温,各地土地流拍宗数已超历史纪录。这样,将导致不少靠“卖地”收入为生的地方政府面临着关门的危险。

另外,外汇储备下降,汇率接连失守,人民币贬值一旦形成预期,必然导致大量资金加速外流和大批外资企业不断撤离。

最后,不妨借用网上一句流行诗来形容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经济的现状,“一朝忽觉春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也正如前总理温家宝所言: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