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中共“纾困”民企是个花招

中共扮演民企纾困者,实为困境制造者,甚至是杀手,过河拆桥。当中国还是“世界工厂”要靠务实勤奋的民企撑起,当中国变成“世界市场”民企没有利用价值比外企非洲公司还不如。现在因为贸易战,外企加速转移产能已经指望不上,也无法指望官方搞基建和国企垄断撑起中国经济,民企又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中共对民企也一直是“两面人”。

中国经济不断下滑,工厂关闭,很多出外打工的农民工因找不到工作无奈还乡。

11月伊始,中共从中央到地方,从多部委到官媒,密集发声新一轮“纾困”民营企业政策。

如11月4日新华社评论称:让民营企业吃下“定心丸”。在各种“定心丸”中,有市场人士认为,前所未有的是央行公布的“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援工具”:由央行运用再贷款提供部分初始资金,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等多种方式,重点支援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

首先,央行对民企祭出此一政策工具被指前所未有,是因在以前这是国企享有的“特权”,简言之是企业的信用风险(债务违约),由银行的银行──央行全权担保(兜底赔付),所以过去都只用在国有企业债务。现在央行也用在“民营企业债券”,既显示民企从来没有与国企一样公平竞争的环境,也显示民企现在经营困境多么恶劣。

其次,央行称重点支持的民营企业,其所发行的债券才能享受央行的保险,而这个判断标准也明显是由央行决定,换言之“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企,很大程度取决于和央行的关系的远近。就像只见官办座谈会上企业家笑,不见民办座谈会上企业家痛哭撑不下去了。所以央行这颗“定心丸”,绝大多数真正有需要的民企将是看得到吃不到的。

再者,央行提供债务保险如何操作,最主要是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据专家解释,通过这种工具,并不是什么缓释,而是转移,将风险转移出去,让其他人承担成本。意思是说,最终透过各种金融包装之后,是债券下游的普通投资者即全民代替央行买单。

除了央行推出新的定心丸,新华社4日文章强调一颗多次使用的“定心丸”是很迎合市场呼声的“减税”。

虽然近年来官方减税政策不断变化,但企业真正享受到的福利却十分有限,如高调宣传累积减税万亿的“营改增”,媒体多有报导,出现大量不减反增、明减暗增的现象。即便体制内的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也曾直言不讳,斥责5000亿的减税是“假减”。其实中共所谓减税一直是口号成分大,营改增之前的前车之鉴,如当年说取消了农业税,但种子、化肥、农药等官方主导的价格却几倍的增长。

再说民企也不是完全因为融资难或税负高而一夜入冬的。2016年12月中共统计局公布的资料显示,当年1至10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8.3%,有媒体解读称,这个数字创2000年以来最低水准;其中民间投资增速仅为2.9%,较之5年前同期的25.2%,堪称“断崖式下跌”。

也就是说,2016年民间投资数据图,已是一个陡然向下的箭头,而这并非一日之寒。财经人士批评,过去5年民企实在是被收割得够呛,税务稽查风暴,社保检查浪潮,环保一刀切,股票质押爆仓,银行收缩贷款,等等等等诸如此类。还要叠加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原材料价格暴涨因素,民企压根连生存空间都没有。

中共扮演民企纾困者,实为困境制造者,甚至是杀手,过河拆桥。当中国还是“世界工厂”要靠务实勤奋的民企撑起,当中国变成“世界市场”民企没有利用价值比外企非洲公司还不如。现在因为贸易战,外企加速转移产能已经指望不上,也无法指望官方搞基建和国企垄断撑起中国经济,民企又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中共对民企也一直是“两面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