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滕彪:联合国人权机制对中国有效吗?

正在对中国进行的普遍定期审议是第三次对中国的审议,但国际社会向中国提出的,仍是同样的、最基本的人权问题。2014年3月,人权理事会通过的报告中,中国接受了252项建议中的204项,其中包括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保障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权利等等。但很显然,中国只是说说而已,谁信谁就错了。

人们一直以为,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进入WTO、融入经济全球化进程、举办奥运会、引入互联网,会毫无疑问地使中国走向开放社会。人们一直以为,中国加入联合国人权条约,可以受到国际人权标准的约束,推动中国走向法治。于是,中国一次又一次地被选入人权理事会。

因为在中国从事人权和民主活动,我曾多次被秘密警察绑架、失踪。比如2011年2月19日,我被绑架并关押70天,期间遭受严重酷刑。当有西方代表向中国政府提及我的案件,中国政府的回答是:“中国是法治国家,滕彪没有受到抓捕。”讽刺的是,2011年3月3日,当外国记者追问有关禁止采访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具体法律条款时,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的回答却是:“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曹顺利2013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会议时,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后失踪,半年后死于监禁。多家国际非政府组织要求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曹顺利进行默哀,但被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团质疑并粗暴阻止。多名参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中国人权捍卫者至今仍在监狱里,包括人权律师王全璋,他从2015年被绑架失踪超过三年外界才获知他的下落,至今仍未受审。

“人权观察”今年公布了详尽的报告《中国对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干预》,包括了中国政府阻拦民间组织参与,对参与国际人权机制的活动人士的打压和报复,操控民间机构认证过程,阻拦某些人权议题的讨论,操控普遍定期审议机制等等。中国一直收买和联合人权记录糟糕的国家,在联合国的人权论坛上兴风作浪。

正在对中国进行的普遍定期审议是第三次对中国的审议,但国际社会向中国提出的,仍是同样的、最基本的人权问题。2014年3月,人权理事会通过的报告中,中国接受了252项建议中的204项,其中包括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保障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权利等等。但很显然,中国只是说说而已,谁信谁就错了。

独裁国家也给出了建议。比如巴基斯坦的建议是,“继续打击‘东突厥斯坦’恐怖组织,防止其从事暴力活动,帮助受这些组织蒙骗和伤害的普通大众恢复正常生活。”乌兹别克斯坦的建议是,“加强措施,将煽动他人自焚的人员绳之以法。”沙特阿拉伯建议中国“强化法律,防止违法人员以人权卫士的名义危害其他民众的利益。”

中国接受了这些建议,也的确落实了。中共加大对律师、NGO、宗教、少数民族、互联网和知识界的镇压,修改宪法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煽动个人崇拜;同时建立前所未有的“高科技极权主义”: DNA采集、人脸识别、声纹识别技术、虹膜识别技术、大数据、密布的街头摄像头、网络监控、社会信用体系、人工智能、秘密警察,如此等等。

中国对人权和自由的侵犯早已经不受边界的限制,除了间谍、政治贿赂、孔子学院、对西方媒体的渗透、网络攻击、支持独裁政权之外,甚至发展到境外绑架:具有瑞典护照的出版商桂民海被从泰国绑架回中国、具有加拿大护照的富商肖建华、以及持英国护照的香港书商李波被从香港绑架回中国,只是其中冰山一角。

这个世界头号人口大国、第二大经济体,理应为人类文明与和平做出贡献。但中国政府却不再“韬光养晦”,开始到处秀肌肉。中国企图重建这样的世界秩序:法治被操控,民主被滥用,尊严被贬低,正义被践踏。同时,腐败横行,反人类犯罪被纵容,流氓政权则沆瀣一气。

本次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是观察国际社会维护人权价值的能力和意愿的重要指标。联合国的公信力、人权理事会的合法性都将受到考验。有没有办法遏制中国政府在国内肆意地、大规模地压制人权的做法?为什么人权理事会中挤满了人权状况极为糟糕的国家?我们对中国在联合国体系中的恶意操控、破坏规则,在境外侵蚀自由、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否继续无动于衷?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