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袁斌:成立“马主义研究会”也被暴打维封杀 中共已完全黑社会化

——南大“马研会”遭封与中国大学的堕落

如果有人告诉我,有哪个研究和践行马克思主义的大学生民办社团申请注册遭拒,我想我多少会有几分意外;如果有人再告诉我,有哪个这样的社团不但申请注册遭拒,而且因为抗议学校不让他们注册其成员竟被校方派人殴打,那我就绝不只是有几分意外,而要惊的目瞪口呆了!

今天,如果有人告诉我,有哪个宣扬西方民主自由宪政之类的民办社团在中国大学申请注册遭拒乃至被强制解散,我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吃惊,因为中国的大学无一不受中共的严密控制,而中共对于西方的民主自由宪政等普世价值一向都是公开敌视和反对的,它当然不会允许大学生办社团宣扬这些。

但是,如果有人告诉我,有哪个研究和践行马克思主义的大学生民办社团申请注册遭拒,我想我多少会有几分意外;如果有人再告诉我,有哪个这样的社团不但申请注册遭拒,而且因为抗议学校不让他们注册其成员竟被校方派人殴打,那我就绝不只是有几分意外,而要惊的目瞪口呆了!道理很简单,中共不但一向自称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一向声称马克思主义是全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而且一贯强制向中国年轻一代灌输马克思主义,这样的一个政党控制下的大学,居然要封杀旨在研究和践行马克思主义的民办社团,岂非咄咄怪事?!

然而这样的怪事还真就发生了!

美国之音报导,11月1日中国南京大学两名学生因抗议学校阻碍他们注册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简称马研会)而遭到殴打。

“南大马研会”在推特中曝光说,他们的成员当日在校园内发表演讲时遭受校方打压,学校保卫处伙同黑社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殴打他们。杨凯同学被十多名不明人员暴力殴打致伤,头被死死的按在地上拖进了学校的行政楼,随后被扭送进警车带走。现场还有多名学生被打伤。路透社援引目击者提供的消息报导说,被打伤的还有南大马研会社长朱舜卿。

据悉,“南大马研会”是由自称热爱马克思主义,且认同马克思主义不再是哲学课本上不明所以的文字,而是用来批判分析当下社会现实的利器的一群南大学生组建的民办社团,其宗旨是“研读原著,关注工农”。在不久前发生的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维权事件中,这个社团的学生曾积极参与组织声援团,发表公开信和演讲,支援工人争取组织工会,抗议工人被警方抓捕。

成立5年以来,“南大马研会”原本一直挂靠在该校哲学系。但本学期开学初,南大哲学系突然表示不再担任“马研会”的挂靠院系,引起学生的强烈不满。该校软体系的杨凯等人说,他们此前已经多次遭到学校保卫处的骚扰和暴力对待,保卫处处长频繁约谈“马研会”会长朱舜卿,并没收了他的手机、U盘等个人物品。

众所周知,大学在人类历史上一向都是思想言论自由的高地,即使是在许多专制独裁国家,那里的大学也常常保有一定限度的思想言论自由。然而中共十八大以来,随着政治高压的急剧升级,大学里残留的一点本来就不多的自由空间很快被摧毁殆尽,不仅一批大胆揭露中共谎言,勇于针砭时政,坚持宣传西方普世价值理念的老师相继遭到整肃,众多具有左翼色彩的大学生民间社团和成员也不断遭到打压。“南大马研会”的遭遇绝非孤例。就在前一段时期,广东工业大学、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好几所高校与“南大马研会”类似的民办社团不是被强制解散,就是领头的成员被约谈、被恐吓,甚至被失踪。

“南大马研会”遭封杀等一系列事件表明,在中共控制下的大学,今天不仅自发的宣扬践行西方的民主自由和宪政不被允许,就连自发的学习研究践行马克思主义也同样在被禁止之列。说穿了,在政治上右不行左也不行,一切都得乖乖的听从官方的旨意,“跟党中央保持一致”。谁敢自说自话,另搞一套,那怕你搞的那套是从马克思主义那里搬来的,谁就会成为维稳的对象,轻则被施以行政手段,遭约谈、恐吓,重则连家长都被绑架,甚至被校方操纵的黑社会人员殴打。为了打压坚持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的学生,他们已经撕破脸皮,连流氓无赖手段都用上了。

可见,在今天的中国,理应是思想言论自由高地的大学,已彻彻底底堕落成了钳制思想言论自由的黑牢,大学当局已经沦为了变相的黑社会,而造成这种堕落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邪恶至极的中共!这对那些被欺骗相信马列主义的人不是一个最大的讽刺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