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受打压 警察上门要拆招牌

2018年11月6日,「中国律师后俱乐部」的办公室被警方要求拆去招牌,律师为了平息事件,将招牌覆盖。(覃永沛提供)

2018年11月6日,警方闯入「中国律师后俱乐部」的办公室,进行拍摄及录影取证。(覃永沛提供)

由一批被吊照维权律师组成的法律服务组织「中国律师后俱乐部」,近日受到当局打压。多名警察周二(6日)闯进办公室,指俱乐部没有向有关部门登记,要求拆除招牌。另外,俱乐部多名律师因内部矛盾,多人已退出组织。(黄乐涛报道)

位于广西南宁市,成立一个多月的「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周二(6日)被警方上门要求拆除招牌,律师们为了平息事件,暂时将招牌盖着,现正与当局沟通,才决定下一步行动。俱乐部创办人之一、律师覃永沛周三(7日)对本台表示,早上仍有国保找他谈话,了解俱乐部的情况,他批评当局打压维权律师。

覃永沛说:昨天(周二)早上大概5个警察,还有民政局局长及副局长,还有社区干部10多个人过来,说俱乐部这个牌不能挂,我办工室大概1000平方左右的地方,全部拍照、录像、取证,口头警告,挂招牌就违法,我已经让步了,以布盖着。今天早上有国保过来谈话,想了解我的想法,后来我跟他说这件事到此为止,关键问题没可能退让的,我有权挂我的招牌。

他表示,估计上周他与多名俱乐部成员举办研讨会,声援被吊销执照的广州律师陈科云,又以俱乐部的名义在网上发声明支持陈科云,所以遭到当局的打压,覃永沛指会尽量想办法与当局交涉,希望政府停止打压。

对于俱乐部办公室被要求拆招牌,本台致电辖区的唐山派出所了解,当值警察表示不清楚事件。

警察说:昨天我没值班,不是很清楚。

另外,俱乐部原本有近20名成员,但因律师意见分歧,包括隋牧青、王宇、包龙军及文东海已退出这个组织。隋牧青表示,由于俱乐部当中,律师所做的事,未能征求所有成员的意见,部份人已经行事,令到不少律师不满,所以就决定退出俱乐部。

隋牧青说:发起人总共是5个人,还有覃永沛律师,那么现在其他4个人已经退出了,我们不太认同这个做事方式,因为搞的这些活动、声援,我们都一概不知道,也没有告诉我们。

俱乐部另一名成员,律师陈家鸿表示,虽然俱乐部现被当局打压,又有律师退出,但是他相信会有愈来愈多律师相继加入组织,所以认为组织仍可正常运作。

陈家鸿说:我们没有这些担心,有甚么(组织)细了、小了、大了?通过(当局)的打压,你更加会坚定,让更多人知道,俱乐部影响的威力是很大的,没有甚么少了多少人,没有固定的人数的。

自从709事件发生后,有不少代理709案件的律师、或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师,都被当局以不同的理由吊销执照,他们多次向当局反映问题,但仍未获复牌,多名律师今年9月底,成立「中国律师后俱乐部」,以另类形式为民众提供法律服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