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内蒙五初中生被人大代表强奸 家长讲述两年来伤痛

被中共内蒙古满洲里市人大代表石学和强奸的五名初中学生,她们的家庭掰着手指头一天天熬过了这850个日日夜夜。

五名受害家长叙述2年半的时光

据《新京报》11月9日报导,2018年9月7日下午,受害人胡云(化名)的爸爸把其他四个受害人李莉、吴月、周畅、林晓的家人都约到满洲里市城区的胡云姑姑家里。

客厅有二三十平米大,窗户朝南。2点钟,李莉妈按时到了,坐在沙发正中间,其他三家姗姗来迟。胡云爸最后坐下,坐在角落里的小木凳上。

看场面有点沉默,胡云爸站起来说,“现在记者来了,咱有啥说啥。”

吴月爸率先叙述孩子的成绩:“一科才考12分,人家上学背书包,她上学拎个小挎包,跟逛街似的。”另一个爸爸马上接话,“上学还不错呢,我家那个说啥也不上了,咋整?”

一时间,屋里全是嘴,每家都有一肚子苦水往外倒,叙述著这两年多来他们家庭经历的伤痛。

五名初中生被人大代表奸污

满洲里市人大代表石学和强奸学生案曝光,起因于13岁的初一女生胡云2016年5月企图自杀。胡云因受到17岁的高二女生王红等人暴力胁迫,一个月内被三名男子性侵六次,其中包括52岁、身家至少千万的大老板、时任满洲里市人大代表的石学和,其他两人赵洪波和常忠义也是公职人员。

胡云第一次被强迫“接活”是发生在2016年4月10日,当时王红带着吴月、李莉等人,当着其他人的面,痛打胡云:扇耳光,用脚踢肚子,打了有5分钟。王红还说,“不听话,就把你拉到扎区(扎赉诺尔区,满洲里城郊)洗头房卖了。”还对李莉说:“你要不听话,也和胡云一样。”

随后,王红等人乘出租车将胡云送到石学和家的“福润兴酒店”,这是一栋12层的四星级酒店,在酒店的9层,石学和强奸了胡云,而吴月被王红胁迫,躲在厕所里看守、收钱。

同年4月17日、5月2日,胡云又被王红等人带到这家酒店,在同一地点石学和又强行与其发生了关系。

胡云实在承受不了,想买安眠药自杀,她把想自杀的想法告诉同学后,同学又汇报给老师。5月10日,学校报案,此案才浮出水面。石学和2016年6月被捕,赵洪波和常忠义同年7月被捕。

经查,被石学和性侵的学生还有:13岁的李莉、14岁的吴月、14岁的周畅、15岁的林晓等四名女生。他们中有些人也参与了胁迫他人的行为。

王红和四名无业女性是“中间人”。她们通过网络聊天工具物色男子,推荐女孩,再用殴打、恐吓等暴力手段强迫低年级女生提供性服务,并把已经受害的女生发展成下线,将“接活”的包袱转嫁给更弱小的人。

据“中间人”赵艳的口供显示,她与石学和联系时,石提出“要年龄小的、学习好的、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不要”。

《新京报》报导说,案发后,李莉妈只知道五个受害人中有两个参与了胁迫,周畅参与得多,差点抓起来,因年龄不够才没定罪。一年半以后,她仔细看了判决书才知道,李莉出事那天,是被周畅在QQ上约去了北湖公园,发生了胁迫性交易。

李莉出事当天,李莉妈曾收到一通电话和一条短信,一个女孩跟她说,“阿姨别着急,李莉一会儿就回家了。”

直到现在,她也不十分肯定是谁给她的打电话,但直觉告诉她,是周畅和吴月中的一个。但她现在不想问,因为“她(周畅妈)是想保住孩子,怕我再告她,我能理解”,李莉妈说。

报导说,送走客人后,胡云姑姑家的客厅垃圾桶里,多了几十根烟头。胡云爸叹了口气说,“各家有各家情况”。

胡云家的850个日日夜夜

据胡云爸介绍,2016年5月10日学校报案那天,他还在与满洲里相隔6000公里的里海边上种蔬菜大棚。几天后,他赶回家时,胡云正盘腿坐在沙发上。

她没哭,但脸上挤出一个他熟悉又不太熟悉的表情,“像不好意思做错事了,但又不完全一样。”要是从前,她会第一时间挽住爸爸脖子,然后拆开旅行包,看带了什么好吃的,这次没有。

2016年6月末,夫妻俩曾带着胡云去北京、天津看病。妈妈不敢告诉她,以出门散心的名义,哄著瞒着。路上,一到人多的地方,她就攥紧妈妈的手,手心冒汗。

北京市垂杨柳医院诊断,说她的症状为“创伤后应激障碍”、“亚木僵”。由于整日缄默不语,胡云被迫辍学。

胡云妈说,“满洲里巴掌大的破地方,只有没发生的,没有不知道的。”为了逃避指指戳戳,他们两年前搬家了,从满洲里搬到齐齐哈尔。

在这两年里,他们搬了三次家,最近他们从齐齐哈尔市区一座老居民楼搬到了另一座。搬到这栋老居民楼后,胡云没有再下过楼。偶尔玩玩游戏。

“问十句答一句,”胡云爸发愁地说,“一天到晚我就干坐着,抓耳挠腮。”

而胡云妈两年多来,整天24小时监护着女儿,没话找话地跟她聊天。

“我媳妇头发这一年掉得都秃了,你看看。”胡云爸扒拉两下妻子脖子,她脑袋顶右边露出一块拳头大的头皮。

2017年9月1日,内蒙古呼伦贝尔市中级法院做出判决,石学和因强奸罪被判无期徒刑,赵洪波和常忠义因强奸罪分别被判9年和5年;五名胁迫人犯组织卖淫罪,分别被判5年至15年不等。

胡云爸接到判决书后发现,犯罪人赵洪波和常忠义的生效日期是“自2015年7月2日至……”。胡云爸指着生效日期说,“怎么能从2015年算起呢?2016年才报案”,这不又平白无故提前一年出狱?

在民事赔偿方面,胡云因遭受严重精神损害,得到8万余元赔偿,由五名犯罪人共同承担。其余四个女孩没有得到赔偿。

一审判决后,胡云爸申请抗诉,要求加重对三名强奸犯的刑期,抗议法院把日期搞错了,提出240万的赔偿款。而其他四家受害人要求160万的赔偿款。

2018年9月5日,胡云又是一整天没说话。胡云爸手机响了,电话让他去取判决书,高院的二审判决书下来了。

9月6日,胡云爸拿到了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书。不过,此前判决书写的生效日期已从2015年改为2016年。

胡云爸对《新京报》记者说,在这两年多的850天的日日夜夜,这五个家庭掰着手指头一天天熬过这些的日子。他说,案子是判了,他们三个有期也好无期也罢,“我们家都是无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