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官场 > 正文

敲诈官员自首不被立案 中石油前员工爆内幕

中石油原科员李晓飞敲诈官员自首不立案,爆光黑幕。(大纪元合成图)

日前,网上一则“李晓飞敲诈官员自首不立案”的帖子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帖子写道:本人敲诈中石油官员40万,自首举报了一年多没结果,却被中石油多次非法打击报复。近日,记者就外界关注的这一问题对帖主进行了采访。

发帖人李晓飞大学毕业后,于2011年进入新疆乌鲁木齐市的中石油西部钻探国际钻井公司工作,担任钻井工程师。2015年2月后,他被调到总部在乌鲁木齐的国际钻井公司党委办公室担任秘书。

今年5月开始,李晓飞先后在新浪微博、推特等社交媒体及自媒体刊文发帖,以实名举报其单位及其上级局单位部分领导贪腐违法,并讲述他敲诈官员自首却不被立案的过程。

11月7日,就外界关注的相关问题,大纪元采访到李晓飞。

记者:李先生好!有注意到您近期在多个媒体上广泛发帖刊文,以实名举报相关单位腐败违法等问题,您为什么要不断的举报上告?

李晓飞:我没有退路可走了。我一开始就受他们(单位领导)的欺负,无缘无故被扣奖金、被逼陪客喝酒、没有家庭背景不解决关系调动、因工作压力患有抑郁症却不被批准息工放假等问题,最后就决定要举报他们贪腐。

李晓飞与单位领导的聊天记录(受访者提供)

而在过程中我问他们要了(敲诈)40万,他们也给了,我现在向单位申请了辞职,但他们说我欠钱,以民事案件起诉我,现在西安高陵区法院根据事实已经驳回了他们的起诉,他们又起诉到西安中院,今天中院打电话来说,11月15日要开庭,最后还不知是什么结果。

而现在主要是牵扯到中石油纪委的包庇,公检法部门有介入,包括我这一年中几次被送精神病院,后来被弄成网上通缉等,都是公安系统干的。法院介入,区院是驳回了,中院要等15日后才知道结果,而检察院会不会参与现在还不知道。

我也发现,尽管我反映的都是真实的,但以我个人的力量和中石油及有些部门去对抗是很弱的。在这一年的过程中,我也多次跟这帮人妥协过,甚至说钱是借给我的,我也求过他们别欺负我,但他们仍然打击报复我,恐吓威胁我,还有我的家人。

后来,他们一直逼我,也就是不管我怎样让步,他们就是要整死我,所以,我就没有害怕和让步的必要了,我该反映就反映,该告就告,大不了就是一死,所以,这5个月我就是一直反映,或找媒体,曝光这件事情,希望问题得到解决。

记者:本来您是举报领导贪污腐败,怎么又说是自己敲诈?之后,您又以敲诈自首,却又不被立案,这些是怎么回事?

李晓飞:因为在整理他们贪腐材料的时候我发现,最终只能是让他们违规违纪,于是,我就想利用手中掌握的材料去敲诈他们一笔钱,一旦他们挪用公款给我这笔钱,他们就是违法,我敲诈也是违法,但我没有别的办法揭露他们,让他们受到惩罚。

之后,他们给了我钱,再之后,他们发文件说我敲诈他们,要以敲诈罪起诉我。但后来,他们发现我是想举报他们,他们就反悔说,那笔钱是他们借给我的,以民事案起诉我。我发现他们还跟踪我和我家人,感觉直接威胁到我们的生命,于是再次决定把举报材料公开。

去年6月,我去了北京最高院反贪局提交了实名举报材料,并说因自己敲诈勒索要投案自首。他们了解完情况后,就联系了北京八宝山派出所,叫派出所立案去调查关于我敲诈勒索的事情。

我在派出所做了2份笔录,一份我反映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当我提交相关证据让派出所去调查的时候,派出所致电乌鲁木齐我原单位,向涉案的我的领导,就是我当时敲诈的对象询问,但他们不敢承认这个事情,说这个钱是借给我的,不是我敲诈的。

当时我人在派出所,如果我坚持说敲诈他们,那我可能就会被刑事拘留,我已经知道中石油纪委在包庇他们,如果我被关在里面,外界就一点都不知道我的情况,那他们不是更容易对付我。所以,我就顺着他们的话说是借的,做了一份假笔录。

当时我打算,等从派出所出来后等最高检反贪局的调查结果下来,移交司法机关,我再自首也行。在纪委和反贪局结果没下来之前,我如果失去人身自由,就没办法向外界反映问题了。

之后的这一年中,我把材料给国务院督查网站,还有国内媒体人民日报、新京报、法制晚报等,但都不了了之。现在,我想找公检法反映这个事情,他们不愿受理。但单位向法院起诉,不说我敲诈勒索、不说我造谣诽谤,就说我欠钱,属于民事案件,法院却受理。

但事实不是这样,我现在手里的证据,除了录音、转账记录、聊天记录外,还有当时单位发的说我敲诈勒索的文件,西探和国际钻井两级单位派了5个人作为代表向我传达这个意见,当时在我们双方同意的情况下是录了音的,当时是亲口说我敲诈勒索,包括领导和单位的什么意见,给了我这个材料,不可能是假的吧,但是现在他们都不敢承认。

所谓敲诈的40万的转账记录(受访者提供)。

记者:目前有哪些部门介入调查?都有调查结果吗?

李晓飞:其实,各个部门的态度都很暧昧。今年5月份开始,我在北京待了5个多月,除中石油纪委给答复说我反映的40多个问题里面,有11个查证属实了,包括他们用公款购买几万款钱的名表等,但这些人也没有受到处分,仍搁置著。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单位就打击报复我,私下不断恐吓骚扰我,没有停过。我认为中石油纪委现在是在包庇,中石油纪委是有问题的。

国家信访局我也去了,他们只是了解了这个情况。中纪委说因为材料里有牵扯到中石油包庇的证据,他们受理了,并按程序会转交给国资委纪委。之后,我又亲自给国资委那边递交了一份举报材料。

到目前,中纪委和国资委还没有给我结果,国资委纪委给我的说法是纪委收到的案件很多,虽然我在6月5日给了他们,他们说正在查,所以还得等。

记者:在整个过程中,让您最大的疑惑是什么?

李晓飞:我最大的疑惑是,从国家中央到各部门,一直喊要反腐、打击不法,但是,我去反映这些问题提供证据,中石油纪委不但照样包庇,反而想办法打击报复我,其它部门就更不管,态度暧昧。

而我想去投案自首、想去反映他们打击报复我,没人愿意管,不立案、不受理,可他们冤说我有精神病,就立刻把我送精神病医院,他们说这个钱是借给我的,法院就能起诉、就能立案,就能走到司法程序。

我不懂,哪怕是企业和一个组织,在法律面前应该是人人平等的,应该没有特权组织和特权阶级,现在腐败是整个系统性的,很让人不理解。现在是非黑白不是讲证据、讲法律,真相不重要,是讲谁的权力大,想整死你就整死你。

记者:您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李晓飞:最开始的时候,我是希望能揭发这个事情,谁违法违纪,该处理谁就处理谁,问题是,在这一年的过程中,我看到很多部门都倾向包庇和帮助中石油。我想,可能这个事情揭露出来对中石油来说影响很不好,这么大一个央企自己纪委内部腐败成这个样子,还自己包庇自己,还对实名举报人不断打击报复。

而我最担心的是被他们强行判处成冤假错案,那么,我现在告他们的材料就可能被认定是造谣诽谤,如果再这样拖下去,法院、纪委也帮他们,那我以后怎么办?如果所有部门都不愿管这个事,他们就可以随意整我,那我以后会是什么结果?所以,我主要的诉求就是,希望这件事情能尽快的得到公平的解决。

记者:您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李晓飞:我先要应付他们告我的这个民事官司,再看看中纪委和国资委的调查结果,如果中纪委和国资委跟中石油纪委一样继续包庇,我会继续告他们,现在国内媒体不敢报导,我会联系国外更多的媒体来报导。

我自己也会在微博或其它地方转发,也许最后我的微博账号都会被封掉,总之,我就做我自己能做的,最后是什么结果我没法预测。

而我更详尽的情况,大家可以去看看我发在新浪微博上的文章《现实版“人民的名义”──实名举报中石油西部钻探腐败,宁死不屈,求转》。希望大家给予我更多的关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