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中国留学生不差钱?美高校枪手生意火爆

中国留学生不断涌入海外,部分中国留学生找枪手代考已成为高校一个不可回避的现象。(AFP)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父母不惜花上一百多万元人民币把子女送到美国上大学。即便这些留学生最终拿到美国大学的文凭,他们究竟又收获了多少真才实学呢?本台记者家傲最近了解到,不少中国留学生为了混张文凭,竟然雇枪手代写作业甚至代考。

美国枪手披露工作中的那些事儿

这是美国常青藤盟校之一哥伦比亚大学为2017级新生制作的欢迎短片,一位大学管理员缓步走下宽敞的玻璃梯,向准大学生们介绍着等待他们的多彩校园生活。对无数中国留学生来说,美国高校蕴藏着富饶的教育资源,也是他们历练人生的一片新天地。但他们中的很多人来到这里后,却发现现实并没有那么美好:无论是课程强度、语言障碍、还是文化差异都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想。

近年,有些人就看准了这背后的商机,开始为中国留学生提供作业代写、乃至考试代考的服务,以帮助他们完成学业。本台记者就采访到了这样一位现任枪手,她介绍了这个市场的运作方式、收费标准以及其它鲜为人知的秘密。出于隐私和安全考虑,这位知情者要求本台保护她的真实身份。此外,记者还采访了几位在校或近期毕业的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作弊行为的教授,以便进一步了解美国高校的枪手市场。

这位名叫琳达(化名)的枪手是美国某高校英语专业的硕士毕业生,她的一位朋友雇佣了包括她在内的十几位枪手。她表示,这些学生让枪手代写的普遍是他们最不感兴趣的必修课作业。

“据我了解,不少中国留学生选择主修工商管理、市场营销和会计等专业。很多美国大学又设有英语写作、诗歌这些我很感兴趣的必修课,但这些学生对这些课没多大兴趣。因此,他们会在上这些必修课时使用我们的代写服务。”

琳达介绍,由于她受雇的枪手公司位于美国波士顿,他们的顾客大多是波士顿大都会区的留学生,但也不时会有其他地区的中国学生光顾。为了简化运营流程,他们直接在公司微信群上招揽生意,每天大概会接到五六单代写任务。有时,同一名学生会一股脑儿贴出好几个代写请求,或是要求枪手代写一门课所有的作业。时间长了,公司还会吸引不少回头客。她说,由于大学作业形式不同,她的收费标准也不一。

如果只是一篇普通论文,琳达会收取每页25到35美元不等的代写费用。不仅如此,她还提供整门课作业的代写服务,比如大一新生必修的英语写作课。她举例说,如果学生需要她代写这门课定期布置的作业、课堂汇报内容和零星的论文,她会按每堂课一学期1000美元左右的价格收取服务费。在此基础上,负责经营这家公司的朋友还会额外向这些留学生收取一笔数目不明的中介费。

琳达表示,虽然她知道代写作业是不道德的行为,求助者也违反了学生守则,但从事这类工作反而能让她学以致用,同时还能赚一笔稳定的外快。但她强调,虽然她的公司瞄准的是中国留学生市场,美国枪手市场远不止这么单调。

“虽然我的顾客基本都是中国人,枪手服务没有国界。我有些枪手朋友的顾客就是那些懒惰的美国富人孩子,他们也根本不在乎。”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选择到美国留学,他们已经成为了众多美国高校的一道风景线。美国国土安全部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超过34万的中国留学生正在美国学习,绝大多数正在攻读本科或以上学位。从国别来看,中国人占据了美国国际学生总数的三成,而印度人以近两成的比例位居第二。也就是说,虽然其他国家的留学生也使用枪手,但中国留学生的压倒性规模意味着巨大的市场。

由于琳达的学术专长是写作,她并不会代写理工科作业。但她坦言,她的一些同事对理工科很在行,可以轻松完成这些作业。由于理工科的一些考试会在网上进行,他们甚至可以在线替考。

中国留学生熟知枪手服务

刚从纽约大学游戏设计专业毕业的中国留学生李龙霄回忆说,当他在2011年首次来到美国上学时,他对这边的枪手服务还鲜有耳闻,但自从2013年以后,这些生意变得随处可见,特别是在中国留学生的各种微信群里面打广告。

李龙霄说,虽然他能理解学生如果学业太忙,偶尔使用枪手的做法,但他对此仍然嗤之以鼻。

“这当然是很不道德的事情,我也很不喜欢。反正骗别人骗不了自己吧,搞这种东西到头来也是自己学不到知识。”

不愿具名的许同学是主修国际关系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大四学生。她透露,她身边多位中国同学都用过枪手。据她观察,商科学生使用枪手的频率最高,而文科学生一般不会用,因为后者需要做更多的独立学术研究。她还指出,其实她认识的很多雇佣枪手的学生完全有能力自主完成作业,但他们可能只是嫌麻烦而已。

记者在谷歌上搜索“北美作业代写”的关键词,系统显示了100多万条结果。置顶的几个广告显示,有些代写机构提供全天候在线服务,另一些机构甚至保证代写的作业得到教授通过。

学者:枪手市场盛行是制度也是文化现象

曾长期研究学术作弊行为的美国圣母大学人类学教授苏珊•布卢姆(Susan D. Blum)对中国人如何解读真相和欺骗的伦理有着深厚的兴趣,她还著有《自己的话:抄袭与大学文化》一书。布卢姆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学生仅仅是为了拿到学位而读书,但并没有提升自己认知水平的兴趣,那么找枪手代写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如果人们仅仅是为了满足外部条件完成某件事,例如修够学分或是追求(学术论文的)被引用次数,而这件事对他们来讲又很枯燥的话,他们几乎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同时,布卢姆认为,美国教育制度存在的问题也助长了枪手文化。因为美国高校普遍要求学生修够不同知识面的必修课学分,这迫使他们硬着头皮选择自己不感兴趣的课程,也让他们有更强烈的欲望找人帮忙。她说,如果教育者不能让学生意识到这些必修课对他们的成长有重要意义,枪手市场总会有买家。

但与此同时,她认为枪手市场钟爱中国留学生可以追溯到他们的母国。她说,中国腐败文化横行,不少人的是非观比较模糊。如果他们在国内就经常不按规矩行事,这些人到了国外未免也会想方设法打擦边球。

枪手钻了法律和学校的空子

布卢姆介绍,代写和代考服务在行话中叫做“合同欺诈”( contract cheating),也是一个全球性现象。

BBC中文网9月的一篇报道说,英国大学公布的资料显示,此前12个月里,超过50万封鼓励学生外包论文或雇请论文代写的广告邮件被寄送到了学生的电子邮箱中。报道提到,一名中国学生的邮箱在过去一年中收到了50多个不同发件人寄送过来的近百封代写服务广告。无独有偶,中国留学生也是英国大学里人数最多的国际学生群体。

记者发现,此类“合同欺诈”目前在英国并不违法,而美国也没有联邦法禁止提供这样的服务。

枪手琳达透露,她们的行为极少被校方发现。为了不让教授意识到学生作业的质量似乎与他们的受教育水平和语言流利度不符,她时常会根据学生的身份调整代写风格,这意味着她有时候会刻意添加语法错误,以顺应一名初来乍到的国际学生的英语写作水平。

美国圣母大学教授布卢姆则表示,枪手能够躲在校方的眼皮底下工作有多种原因。

“大多数教授都没时间调查这种作弊行为,并且我们对学生普遍保持高度信任。除了监督学生以外,教授需要应对各种工作压力,特别是花时间刊登学术文章之类的事情。”

学校不缺明文规定但执行情况是个谜

本台记者向位于波士顿大都会区的波士顿大学、塔夫茨大学以及位于华盛顿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发送了邮件,询问他们是否知晓中国留学生雇佣枪手的情况。截止发稿时,波士顿大学和塔夫茨大学并未回复。乔治•华盛顿大学学术诚信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她们不对具体指控置评,但学校设有学术诚信守则。

记者看到,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这份守则中明确指出,学术欺诈中的作弊行为包括把他人完成的作业当作自己的作业提交。学校规定,如果欺诈行为属实,轻者学生的这项作业会被判不及格,重者甚至会被开除学籍。

枪手琳达说,尽管中国学生给她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她还是不免为这些接踵而来的顾客感到遗憾,因为他们自愿放弃了提升语言能力、融入当地文化的良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