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李怡: 罪恶全由政审而来 高考政审何时休

——罪恶全由政审而来

政审,就是政治审查。11月6日重庆党委机关报《重庆日报》报道,政审材料是2019年高考录取的重要依据。舆论哗然。重庆官员回应说“记者写错了,是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非政审。但有分别吗?一篇题为〈政审你大爷〉的评论文章在网上爆红,遭秒删。但网民手快、办法多,先以相片版、文字版等形式复制传Twitter,再传回大陆,传了又删,删了再传。现在大陆网民要找此文已经不难,香港人到Google搜寻,也轻易可看到。网络时代,专制政权要禁言,不仅费用和工程庞大,而且收效成疑。

连最护党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都觉得很难接受是“记者写错”。记者写了,编辑、总编辑不看吗?

胡锡进说,重庆教育部门的回应中,“提到重庆市严格按照教育部的精神,……‘一个字都没变’。”

而在此之后,福建省又公布参加高考考生的学校或单位,“应对考生的政治态度、思想品德作出全面鉴定”,并将结果归入报考资料。可见不是一市一省的决定,而是中央的决定,但又是一个偷偷摸摸、不想让人们知道的决定。

中学毕业生参加高考,要过政审这个由党干背后操控的关卡,不仅违反孔子时代已提出的“有教无类”古训,而且考生应对无从,成绩再好都有可能莫名其妙地不获录取。思想箝制从学生开始,根除了自由思想,自然也同一切创造性绝缘。

许多网民说,这是回到了文革时代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黑五类、血统论的时代。实际上,是回到毛泽东时代。在延安时期,中共就设立了由康生负责的社会部,对所有干部作政治审查。这个传统延续到建政后,从高考入学、到社会参加工作,中共为每一个人设立档案,记录你的家庭出身、个人历史(同过什么人接触,有什么社会关系)和一贯表现。出身、历史、表现,形成档案,其中可能只因某党干有一句对你“怀疑”的评价,就会一辈子影响你的升学、出国、就业、升迁,所有单位的党组织对你的信任、评价。作家刘宾雁曾写过一篇报告文学《一个人和他的影子》,讲的就是一个人曾被定为右派后,这个档案就如影随形地支配他一生。政审把人分成不同等级,包括能不能听报告、看文件或内部资料,能不能参加某些会议,可不可以从事某方面的工作等等,级别分明,歧视处处。中共治下,经济不平等、生活不平等、权利不平等、规则不平等,基本上全因政审这个罪恶而来。

高考报名须“政审”,是1949年以来就有的,到1977年邓小平复出召开“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时,大笔一挥把它删除,从此高考无须政审,但在其他领域,政审还是随党组织而无处不在。

按理说,所有高官都应该通过政审了吧,但最高层偏偏最容易炮制野心家,和近些年无数贪官。因此政审绝非道德审查,政审无法治基础、无规则可循,完全是人整人的手段。政审回朝是有迹可寻的:取消任期制、个人崇拜再起、民营经济退场论、公私合营论、民企外企党建论、工人民主管理论,……政审再现乃是随着毛泽东的左倾思潮复活而来。左祸延至香港,马凯的不获入境,应该也是政审在香港的滥觞。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