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金言:血腥的中国房吃人“圈地运动”

“劳伦斯魔咒”应验。摩天大楼建成之时,就是经济危机降临之日,这就是“摩天大楼指数”或“劳伦斯魔咒”。人类近百年的经济危机史一再警示我们,不动产泡沫是最凶险的泡沫。纵观世界近百年金融危机史,无一不是绊倒在房地产上。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资料指出,2018年全球将有230栋高度超过200米的摩天大楼竣工,已持续第六年增长,并创历年新高。

每年因中共暴力拆迁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难以计数。(受访者提供)

被历代帝王尊为华夏文明龙脉的西安秦岭,因越过耕地“红线”,圈占基本农田,兴建超级别墅,在群众举报和媒体曝光后,10年间这些违法建筑竟一直屹立不倒。习近平6年间先后6次下令彻查也不见成效。可见,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房吃人“圈地运动”,已大大超出人们的想像。

大家知道,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英国羊吃人“圈地运动”。16世纪20年代到17世纪20年代,英国羊毛价格在一个世纪里平均上涨319%,生产谷物不如生产羊毛有利可图,人们开始圈占大片土地当做牧场养羊。而在讲求“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这样私有财产观念的英国,“羊吃人”其实并不多见。自始至终,英国圈地运动基本上都是在法律框架下、以“协定”的方式和平进行。只是早期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家、人文主义者汤玛斯·莫尔在1516年出版的《乌托邦》中才指责这是“羊吃人”。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也在《资本论》第一卷中,将早期的圈地运动夸张的批判为“是作为个人的暴力行为进行的”。

靠流氓土匪起家的中共,打着“耕者有其田”的口号,欺骗了无数农民。早在1927年“土地革命”时期就开始“打土豪,分田地”,实行武装割据。1949年篡权后仅3个月,中共就在全国开展土地改革,给不下二千万人带上“地、富、反、坏”的帽子,致使近十万地主丧生。不到两年,共产党又通过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将分给农民的土地变相收回,名为集体所有实为共产党所有,以致三年大饥荒活活饿死三千多万人。

文革结束后,中共为了挽救频于崩溃的国民经济,又开始分田到户,实行所谓的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并在1982年《宪法》中明确规定,城市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打着公有制的幌子,最终把个人私有财产变成了所谓全民所有的党产。

“六四”民运后,伴随着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解体,中共又开始了新一轮寻找执政合法性的狂乱挣扎。为了筑巢引凤,招商引资,便通过大规模的征地-拆迁,进行土地有偿转让,正式开始了中共版的房吃人“圈地运动”。有学者估计,从1991—2013年在不到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里,中共吞噬了8,300多万亩农民的耕地,并从包含了这些耕地的至少1.5亿亩土地上赶走了1.27亿农民,消灭了至少140万个自然村。

在每年涉及数万个村庄和数百万农民的房吃人“圈地运动”中,中共地方政府采取的是“强征”和“强拆”、“暴力征地”和“暴力拆迁”、乃至“血拆”等等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残暴手段。除了“滥用警力对待群众”,“习惯于让公安机关冲锋陷阵”,甚至“把人警察察视同‘家丁’……将本该维护群众利益和社会稳定的警察推上一线”,并以“莫须有”的罪名绑架或非法拘禁抗拒拆迁的“钉子户”之外,还聘请“黑社会”分子,采取诸如跟踪和夜间恐吓,打砸门窗和泼洒秽物,扎破车胎、燃放鞭炮或开启高音喇叭,骚扰未成年子女,甚至投放毒蛇或送上花圈、棺材,乃至暗杀等种种无所不用其极的恐怖手段来对付无辜拆迁民众。由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充当“保护伞”的四川黑恶势力“刘汉集团”就曾打死拒绝拆迁的农民,并长期逍遥法外。

“征你一头牛,补你一只鸡”。每年因中共暴力拆迁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更是层出不穷,难以计数。为了抗议不公平的拆迁补偿,一些失去房屋和土地的民众只因向媒体投诉,连续到省城或京城上访,就被当地政府维稳、截访、治安拘留、劳教、关进“法制教育学习班”、“黑监狱”和疯人院,甚至被打伤、致残、致死。为了保卫家园,捍卫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在无家可归,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最后只能以暴抗暴,以命相拼。

——2018年8月,上海杨浦区访民李慧生于北京中南海剖腹自残,抗议其营业场所被强拆13年始终未能依法解决;

——2013年12月10日,武汉市江岸区的12名农民在北京前门附近集体喝农药自杀,以此抗议4年多的上访无效;

——2003年9月,因房子被强拆且补偿低廉,曾经5次上访无果,安徽省青阳县城西村农民朱正亮和妻子一道上访北京期间,于天安门前的金水桥畔点火烧身;

——唐福珍为抵抗成都市金牛区城管和公安的强行拆除她的房屋,两次在身上浇汽油最后自焚死亡;

——山东平度官府将在窝棚里看地的几个农民活活烧死,那些人连尸体都被警察抢走;

——2017年3月17日,江西赣州农民明经国用镰铲将在现场监督拆除“空心房”的乡人大主席卓宇砸倒致死;

——2011年底的乌坎事件就是由于村领导在政府支持下,私自变卖村里土地,引起了三、四千村民和警察的对峙;

——来自大陆的访民先后两次拦截在美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车队,令国际社会震惊……

面对一起起、一桩桩强拆血案,漠视生命,草菅人命的中共官员竟公然宣称:“哪个地方拆迁不死几个人啊?”甚至撰文高呼:“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大家看看,1928年蒋介石当上中华民国的总统以后,想把浙江溪口老家的旧房子进行扩建。但隔壁卖千层饼的周顺房不肯拆迁搬家。于是一个堂堂中华民国总统老家扩建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至今仍给后人留下历史的见证。

东京成田机场是日本的主要机场,每年的旅客承载量高达4千万人次。但是,只因在机场旁边住着历经50多年无法拆迁的8座“钉子户”,这个机场的航班只能每天晚上11点停飞,直到第二天早上6至7点才能恢复航班。

正因为如此,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曾痛斥,和平时期大规模的村庄撤并运动“古今中外,史无前例”。他还告诫,这场让农民上楼运动如不有效遏制,“恐怕要出大事。”如今中共房吃人“圈地运动”的现状是:

——“永久基本农田”大量流失。2008年8月中共重申要坚守18亿亩耕地的“红线”,但到2018年2月中共划定永久基本农田只剩下15.5亿亩。短短10年间就减少了2.5亿亩耕地,给14亿人的粮食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土地财政”走到尽头。尽管目前土地出让金总体仍处在历史高位,但土地价格下降、流拍率走高、溢价率进入“零增长区间”。中国指数研究院资料显示,10月300个城市共推出土地供应11,206万平方米,仅成交6,150万平方米,环比下降28%,同比下降38%;300个城市共实现土地出让金收入2,361亿元,环比下滑25%,同比下滑40%。全国闲置土地已超200万亩。中共地方政府唯一“救命稻草”和“摇钱树”已开始断裂。

——大量新城变“鬼城”。据新浪财经最近披露,四川东部某县公务员已两个月没发工资,原因是县政府的账户已经空空如也。前几任县官,为了GDP,无休止向银行贷款,搞新区,搞工业园。目前的现状是,新区高楼遍地,但却空无一人,工业园到处是厂房,但却杂草丛生,几乎成了废区,给后任县官只留下上百亿无法偿还的债务。过去全国上下几乎每个省、市、县、包括国家级贫困县和乡镇都大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面子工程”,甚至侵占良田兴建所谓“经济开发区”,如今这些新城大多数都已变成了烂尾的“鬼城”。

——高房价成了“避孕药”。如果按照户均90平米计算,中国大概有6亿套房子。全国房地产总市值已达450万亿,是中国GDP的五倍以上,是美国楼市的3倍左右,仅一线城市的市值就可买下整个美国楼市。全球市值前十的房企排名中,其中八家为中国企业。据社科院城调队调查,中国660多个城市现有连续6个月以上电表读数为零的空置房达6,540万套。另外,各大城市写字楼空置率也高达30~50%。一边是投机投资者大量的炒房屯房,一边是刚需普通民众对高价房的望而生畏。2017年全国结婚率比上年下降7%,已经连续4年下降,而离婚率已经连续16年上升。房子已经成为青年人通向婚姻殿堂的“鬼门关”。

——“劳伦斯魔咒”应验。摩天大楼建成之时,就是经济危机降临之日,这就是“摩天大楼指数”或“劳伦斯魔咒”。人类近百年的经济危机史一再警示我们,不动产泡沫是最凶险的泡沫。纵观世界近百年金融危机史,无一不是绊倒在房地产上。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资料指出,2018年全球将有230栋高度超过200米的摩天大楼竣工,已持续第六年增长,并创历年新高。其中,仅中国就占了60%。预计今年中国约有130座摩天大楼竣工,比去年增加70%,并已接近去年全球总数。

可见,虽然中共通过近几十年轰轰烈烈的房吃人“圈地运动”,制造了中国高增长的假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也给中共自己埋了无数的“定时炸弹”,培养了无数的掘墓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