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美利率缩窄 人民币贬值忧虑增强 中共货币宽松节奏或放缓

中美一年期国债率出现倒挂。

目前,中美利率出现倒挂,导致中国资产对外资的吸引力下降,引发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忧虑。分析人士认为,内外交困下,中国经济下行压力陡增,这决定了中共的货币政策宽松大势难改,但考虑到汇率贬值压力,加上中美贸易战的激烈博弈,中共货币宽松节奏或将放缓。

中美利差收窄人民币贬值忧虑增强

路透11月21日报道,自年初以来,中美利差持续收缩,近日中美一年国债利率逾10年来首现倒挂。

中美一年期国债自11月6日以来出现倒挂,目前二者利差倒挂逾15个基点,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目前近30个基点,今年年初以来二者利差不到50个基点。

报道称,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中美利差持续收窄乃至倒挂可能成为常态。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利差对汇率的影响越发明显。中美利差收窄甚至倒挂确实会影响并加剧人民币贬值压力,因为人民币汇率受美元的影响更为明显和直接,二者相关性更强。

此前,中美利差保持在一定水位之上,部分境内机构会考虑通过美元融资再转换成人民币,相比国内直接通过人民币融资具备优势,这从某种程度上会增加资金流入,如果利差保持在一个更高水平,甚至会有资金通过各种渠道进来套利。但随着利差收窄,套利空间被抹平,甚至会出现亏损,这部分融资需求的减少也间接降低了资金流入的水平。

今年前二、三季度人民币大幅下跌,但由于境外资金持续流入中国市场,明显缓和了资金流出压力。

然而,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中共短期内还会延续偏宽松的货币政策,利差或将不断收窄甚至倒挂。由于中国资产吸引力下降,境外机构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减少或将是大概率事件,不排除原先流入的资金转为外流的可能,或导致此前流入的资金转为流出,这或将是造成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重要因素之一。

中美利差缩窄原因

中美经济目前走向正好相反,美国经济表现强劲,美联储今年已经三次加息,美元资产收益节节攀升;而中国经济则面临越来越大的下行压力,货币政策持续宽松,今年以来四次定向降准给金融市场带来充足的流动性,人民币资产收益率随之下行,这就使中美利差不断收窄以致出现倒挂。

根据CME Group的Fed Watch工具,市场预期美联储下月仍将再度升息,且明年将三度加息。然而,过去一周接受路透调查的分析师中绝大多数指出,目前美联储可能会放慢升息速度。

如果美联储未来加息放缓,美元或从偏强转为下跌,美债收益率也可能转为下行,中美利差收窄趋势可能放缓;而美元偏弱会直接打击人民币空头势力,贬值压力也会快速缓解。

境外机构减持人民币债券

据EIKON数据,10月份美元指数升超过2%,而10月份人民币累计贬值超1.3%;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10月进一步收窄至40个基点左右,这已经明显低于中共央行行长易纲4月份提出的80-100点利差的“舒适区间”;至11月中美利差更是进一步收窄至24个基点左右,相比年初的140个家电左右的利差水平不可同日而语。

由于中美利差持续缩窄,境外机构投资者对人民币债券配置的热度明显下降。

对外境外机构来说,今年中国债市对外开放给境外机构提供的大量投资机会,但受人民币连续下跌,且中美利差不断收窄影响,境外机构10月份持有的人民币债券资产出现19个月来净减少。

10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显示,年国债净增量有超过一半被境外机构所持有;而截止今年10月末持有的人民币债券规模为16,793.62亿元,其中10月份减少96.24亿元,为连续19个月增加以来首次减少。

贸易战是关键

近期市场高度关注将于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G20峰会,预计届时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将进行会面,市场普遍预期美中贸易战是会面谈话主轴。

贸易战对中国整体的国际收支状况,包括经常帐和非储备金融账户的变化尤其值得关注。

中美贸易战如果加剧,可能会终结中国经常帐长期顺差局面,而贸易顺差作为结汇的重要来源将遭到削弱,这也是94年汇率并轨之后所未见过的;这就要求国际收支中的非储备金融账(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中的各项指标来补充。

另外,美元走向和中美贸易战前景对市场如何配置人民币与外币资产也起到关键作用。

中共货币宽松节奏或放缓

分析人士认为,内外交困下,中国经济下行压力陡增,这决定货币政策宽松大势难改,但考虑到汇率贬值压力,适逢中美贸易战处激烈博弈关口,叠加国内货币市场利率偏低引发稳杠杆调控要求,货币宽松短期加码预期或落空,包括降准等宽松步伐料将放缓。

他们表示,10月疲弱经济数据令市场对宽松预期一度升温,但中共央行11月以来持续19日逆回购空窗,叠加此前货币市场隔夜利率一度走低引发监管指导,预计未来货币宽松政策节奏逐步趋缓。

南京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杨浩表示,当前处于中美博弈的关键节点,而货币政策从来都是多重目标。不过,未来货币政策宽松还会持续,只是节奏力度会有波动。

杨浩认为,当前经济稳增长更重要于保汇率,只有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才会对国内政策产生直接影响。尽管中美利差倒挂,但是目前市场利率仍是以资金面驱动为主导,而且对于国际资本的流动10年期国债品种指导意义更强,只有人民币汇率破七,资本外流加剧,市场才会重新重视这个问题。

他表示,可以肯定,监管层可能不会通过采取提高利率的方式来稳定利差,货币政策仍会从稳定国内经济的角度出发。

11月20日(周二),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表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有效需求不足成为主要问题,并将延续到2019年。盲目扩张社融和M2不可取,不仅无法解决有效需求不足反而会增加通胀等压力。充分认识到货币政策对刺激增长的局限性,现阶段货币政策的重点应该是维护适宜的货币环境。

上海一券商分析师认为,当前中美贸易谈判在即,贸易战下中共央行可能会调整一下货币政策宽松节奏,在中美贸易博弈关键节点上,考量因素会较多偏向汇率,但是最终还是要回归经济基本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