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共产主义黑皮书》:战俘命丧苏联死亡营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革命、内战和恐怖(19)

作者:史蒂芬‧库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让-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译者:砺真、言纯均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敌方战俘

苏联并未批准1929年关于战俘的日内瓦公约。按理说,所有囚犯都受到该公约的保护,即便他们的国家不是缔约国,但苏联政府几乎不考虑这一点。当获胜之际,它仍关押著300万至400万名德国战俘。其中包括西方军队释放的士兵;他们曾回到苏联占领区,并被驱逐到苏联更东面。

1947年3月,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宣称,遣返了100万名德国人(确切人数是100万3,974人),还有89万532人被关押在各个营地。这些数字引发了一些争议。1950年3月,苏联宣称遣返程序已经完成。但人道主义组织说,至少有30万名战俘和10万名被流放国外的平民仍在苏联。1950年5月8日,卢森堡抗议结束遣返行动,部分是因为至少仍有2,000名卢森堡国民被困在苏联。隐瞒信息是在掩盖战俘更险恶的命运吗?鉴于营地内的恶劣条件,这似乎很有可能。

一个特别委员会(马施克﹝Maschke﹞委员会)所作的一项估计显示,有近100万名德国战俘死于苏联营地。一个典型例子涉及10万名在斯大林格勒(Stalingrad)被红军俘虏的德国战俘,其中仅6,000人幸存。除德国人之外,1947年2月仍有约6万名意大利幸存者(在此背景下,8万这个数字也经常被提出)。意大利政府说,当时那些士兵中仅12,513人返回意大利。战后,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士兵也处于相同境况下。1954年3月,西班牙蓝色师(”Azul”division)的100名志愿者最终获释。如果不提及在满洲被俘的90万名日本士兵,这项调查就不会是完整的。

身不由己

营地中有一种说法总结了囚犯民族血统的多样性:“如果一个国家在古拉格中没有代表,它就并非真的存在。”法国也有囚犯在古拉格。在救援他们方面,法国外交非常迟缓。

法国摩泽尔省(Moselle)、下莱茵省(Bas-Rhin)和上莱茵省(Haut-Rhin)的部门在纳粹占领下受到特殊对待:阿尔萨斯-洛林(Alsace-Lorraine)被吞并,被德国化,甚至纳粹化。1942年,德国人强行决定征召1920至1924年出生的人入伍。来自阿尔萨斯和摩泽尔省的许多年轻人竭尽全力逃避服役。到战争结束时,阿尔萨斯有21个年龄组被动员起来,摩泽尔省有另14个年龄组被动员,或者说,共有13万人被动员。这些士兵在法国被称为Malgré-nous(“我们身不由已”)(In Spite of Ourselves)。其中很多人被派往东部战线。他们中有22,000人死在那里。当苏联当局从自由法国(Free French)那里了解到这种不寻常的情况时,他们开始呼吁法国士兵开小差,向他们许诺他们会被重新编入法国正规军。无论情况如何,来自阿尔萨斯-洛林的23,000人都被俘虏;至少这是1995年移交给法国政府的文件数量。其中很多人被关在坦波夫的188号营,在恶劣条件下由内务部(Minister-stvo vnutrennikh del或MVD—旧称NKVD)看守着:他们营养不良(一天只领到600克黑面包),被迫在森林里干活,住在原始的半掩埋的小屋中,没有任何医疗护理。逃脱这座死亡集中营的人估计,1944年和1945年,其同伴中至少有一万人死在那里。皮埃尔‧瑞格勒特(Pierre Rigoulot)给出的数字是,各集中营中有一万人死亡,包括那些死于途中的人。经过冗长的谈判,1944年夏季有1,500名战俘获释,并被遣返回阿尔及尔(Algiers)。尽管坦波夫是关押来自阿尔萨斯-洛林的人最多的集中营,但肯定还有其它的集中营(一种专门的次群岛)收容法国战俘。#(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