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抵制强拆中9枪 上海413枪击案开庭 当事人当庭翻供

2017年4月13日上海强拆案中,警方开枪射击杀人,造成住户韩晓峰一家1死2伤。然而杀人者未被立案,受害人却遭刑囚。日前,韩晓峰之父韩金凌当庭翻供,曝出自己遭2小时暴打后被迫写下认罪书。

上海413枪击案中,抵制强拆的韩晓峰身中9枪。(受访者提供)

2017年4月13日上海强拆案中,警方开枪射击杀人,造成住户韩晓峰一家1死2伤。然而杀人者未被立案,受害人却遭刑囚。日前,韩晓峰之父韩金凌当庭翻供,曝出自己遭2小时暴打后被迫写下认罪书。

酷刑下被迫写了“认罪书”

当事人的亲戚鞠海云11月23日参加了庭审。鞠海云告诉,当事人韩金凌在看守所挨打,在被逼迫、恐吓的情况下,写了认罪书,但是今天(23日)的法庭上,他推翻了之前写的认罪书,以他今天当庭说的为准。“他写的认罪书是(被)逼迫写的,不是自愿的。今天开庭的时候当事人在庭上自己说的。”

鞠海云说,今年春天清明节的时候,警察打过韩金凌一次,让他认罪,他不认罪。到庭前会议前,11月5日警察又殴打他,打他的头,打了2个多小时,逼迫他写认罪书。

“不写就继续打,写认罪书是他们要写什么就必须写什么,不写就打。威胁他说,让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还让你的命也不保,把他8岁的小女儿送孤儿院。”鞠海云说。

据介绍,庭审9点开庭,12点10分结束,法庭择日宣判。律师当庭做了无罪辩护,说韩金凌是正当防卫,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当事人被长期羁押,律师要求无罪释放当事人。法官几次打断律师讲话。

当事人也据理力争。但公诉人不管当事人怎么自辩,律师怎么辩护,直接照稿子读,还是按他们之前起诉书上所说的,一直把韩金凌往“寻衅滋事”上靠。

“庭审中的录像(案发视频)都是选择性地播放,对当事人不利的播放,对他们(警方)不利的一点都不播放。我们当事人要求全程播放录音录像,法庭不播,说没必要。”鞠海云说。

特警介入强拆律师控告凶手

案件发生在2017年4月13日下午1时40分许,上海新静安集团第二征收事务所的工程清理人员十余人到韩家(上海静安区安远路33号居民楼)强拆。韩晓峰多次报警,但警方未及时出警。韩家有人射弹弓自卫反击,接到拆迁人员报警,江宁路派出所警察这才出现在现场,将韩金凌带走。

下午2点55分,数名特警被调派至现场,试图强行闯入韩家,且拒不出示任何手续。下午5点以后,警方发起第二波攻击,砸坏韩家木门,与(韩晓峰母亲)鞠海香等人发生冲突。

下午6点22分,特警王俊等人并未鸣枪示警,直接向韩家人开枪,律师表示“至少连发5弹”,韩晓峰伤势严重,在ICU治疗数月,长期不能下地行走;鞠海香中1枪;(韩晓峰舅舅)鞠海良中1枪,直接导致鞠海良于5月5日不治身亡。警匪王俊持枪入室故意杀人,警方为了掩盖事实真相,把受害人一家全抓获,一家人身中十几枪!在韩晓峰中第一枪举手投降后继续开八枪杀人!致一家人一死两重伤,两重伤至今不能自理,被羁押被软禁。多名律师实名控告上海市4.13枪击案涉事警察近一年未果,不立案,不理睬,不回复。

案发后,5名律师联名控告,要求调取枪击过程完整视频资料,追究决策者、现场指挥者和开枪警察的刑事责任。

律师认为,警方的进攻尤其是第二轮进攻完全没有必要,且不具有合法性。长达4个小时的对峙中,警方没有开出一张搜查证。警方使用枪支没有必要性,在案视听资料显示,警方明明携带了催泪瓦斯,开枪完全没有必要。在韩家人跪地声明放弃抵抗的情况下,警方连开5枪涉嫌滥用职权和故意杀人。

2018年1月31日,五名律师向上海市监察委邮寄了刑事控告书。上海市监察委竟将控告书转到上海公安局,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韩家一个案子被拆成三个

目前,韩金凌和鞠海香夫妇已被羁押超过一年半。鞠海云指控,警方为了掩盖事实真相,把韩家一家人全部抓起来羁押,一个案件分成三个分别控罪。

9月10日,鞠海香被“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等罪名开庭,一直到现在未判,也没有结果。

他们的儿子韩晓峰(24岁,案发时系济南大学金融数学系大四学生)受伤最严重,身中9枪,至今大腿还在流血水脓水,生活不能自理。“他是一个孩子,一个学生嘛,毕竟他没有踏上社会一步,还在学校里,没有社会经验。他被逼迫写认罪书,(2017年2月12号)被判三缓四。”鞠海云说。

她说,“他(韩晓峰)被判刑是官方找的援助律师,恐吓、逼迫当事人解除我们自己请的律师。他们指派援助律师当庭没有辩护,只是走走程序,2个小时不到就结束了。”

韩晓峰的舅舅鞠海良被射杀,目前尸体还在医院。鞠海云曾对枪击案提出十几个违法疑点,包括警察开枪后不实施现场抢救、反而在当事人失去任何能力的前提下给其戴上手铐,最终导致被害人大量失血死亡。

此外,拆迁方私闯民宅,警察到达现场没有阻止非法拆迁;警察离开后,拆迁人员继续砸墙;公开视频显示当事人拿的是弹弓,警察报警记录里说是钢珠枪;警察入室搜查不出示搜查令、传唤证;合议庭法官阻止辩护人提及枪击事件,等等。

今年6月,律师曾为韩金凌申请取保候审,斥法院无人性。(受访者提供)今年6月,律师曾为韩金凌申请取保候审,未被理睬。近日,鞠海云到上海市信访办上访,被以“反映事项属法院职权范围”为由,不予受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李新安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