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在澳洲当兵——上海女孩选择的别样人生路

这位东方韵味十足的上海女子Vivienne Clark已经是澳洲国防军的一名年轻军官了。

当身材纤瘦却结实的Vivienne Clark走到我面前时,很难想像这位东方韵味十足的上海女孩已经是澳洲国防军的一名年轻军官了。说女孩,其实Vivienne已经奔四十了,衹是她开朗和率真的谈吐,让我难以察觉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那天是澳洲国防部推出了面向多元文化背景人士启动的招兵活动,Vivienne向我介绍了她在澳洲当兵的经历。许多移民都向往在澳洲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过舒适轻松的生活,而Vivienne告诉我,人生路还可以这样走。

“国防部令我们惊讶”(The ADF Surprised us)招兵活动中众多多元文化背景人士分享了自己的故事,Vivienne也是其中一个。

选择参军开始“人性化”的军队生活

来自上海的Vivienne于2005年来澳洲留学,在悉尼大学读会计专业。毕业后在墨尔本找到工作,便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办公室职员的生活。本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延续下去,却在不经意间出现转折。

Vivienne说,“突然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征兵广告,我就想为什么我不去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呢?我想尝试一些具有挑战性的工作,所以我就去了墨尔本的征兵办公室。”

2008年6月Vivienne正式参军了。“当时参军的时候我想,澳洲的部队是不是和国内一样,会不会很苦。当时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我很紧张。”

最开始接受的是新兵培训,Vivienne说:“新兵培训是苦一点,但是我觉得没有国内那么苦。这边比较人性化,因为有工作安全性的条例。比如说你每天工作不能超过多长时间,如果外面40度的话,你在外面练走步不能超过30分钟。”军队培训的目的就是拥有健康的身体、敏捷的体态,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别人、保护国家。

人性化的环境让Vivienne很快地消除了顾虑,逐渐适应了训练,并顺利完成新兵培训。

人人伸援手在团队中成长

当时参加新兵培训的时候,Vivienne是整个班、乃至整个基地唯一的一个中国人。“当时我的英文也不是很好,那时来澳洲大约三年左右,所以澳洲人很多的俚语我都听的不是很懂。在培训的时候,教官讲话很快,我也听不懂。但是我们班的同学他们都很友好,他们从来都没有觉得你是中国人,你有口音,你英语说的不好而瞧不起你•。我很惊讶,因为每个人都来帮助我。比如说在培训的时候我要是说这个单词不明白,他们就会用很简单的单词给我解释。”这些经历都让Vivienne难以忘怀。

她还说,申请入伍有一个综合能力的考试,可申请的职位根据考试分数而定。分数高可以申请飞行员、导航员;如果有工程或技术方面的学位,则可以从事相关领域的部队职位。“如果没有相关学位也没关系。部队的好处就是即使你没有学历或者相关的经历,但是经过新兵培训和职业培训,你的相关技能将达到最新水平,并足以胜任工作。”Vivienne就是这样,她接受了招兵官员的建议,踏踏实实从基层开始做起。

到基层,Vivienne首先做的是行政管理。“我的第一个部门是在空军基地37中队,我的工作主要是行政管理,我们就像公务员一样。”

直到四年前Vivienne才被提升为军官。“人家说,你从最底层做起就能看到美丽的和丑陋的东西。”Vivienne现在的工作是给一个少将当文秘,“在军队,我们以尊重的态度对待每一个人,我们以一个团队共同做一件事。最开始参军时我觉得我最缺乏的就是团队合作精神。因为在国内学习的时候从小我们的教育就是你必须是最好的,比别人都强,这样才能考上更好的大学,找到更好的工作。但是这里很讲究团队工作,在他们的文化当中单凭一个人是做不好一件工作的,衹有团队才能完成目标。所以团队合作对大家来说非常重要。”

Vivienne笑说,在军队与人相处非常轻松愉快,“我工作的少将平易近人,尽管他的职位很高,我们却可以轻松地开玩笑,我还能没有顾虑地给他提建议,如果他觉得有道理,也真的会采纳。”

家人态度转变开启新生活

像所有独生子女的父母一样,Vivienne的母亲起初并不同意她参军。“我是1980年出生的,是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因为我妈衹有我这一个女儿。最开始她非常非常担心,因为我妈他们那一代人,在他们的观念当中觉得当兵是要去前线打仗,会非常危险,她认为,‘我就你这么一个孩子,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妈当初非常反对。”

Vivienne现在已经在部队呆了九年,大约三年半以前她母亲移民澳洲,亲眼目睹她的工作后,她母亲才了解到Vivienne的工作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危险;也意识到Vivienne的工作其实非常稳定。“我们有很好的薪水和福利,看医生,包括牙医,都是免费的,我们还可以住部队的房子等等。所以慢慢的我妈也就接受了。”如今,Vivienne的父亲也已来到澳洲与母女俩团聚了,父母都能放下心来一起生活。

现在,Vivienne每天早上8点上班,晚上5点下班,中午的时候可以休息一个小时。因为在部队需要保持健康,所以每个星期可以有三个小时去基地的健身房,有专业健身教练,还有游泳池等。Vivienne说,“就跟正常人的生活是一样的,每个星期五下班后回家过周末。可以和家里人一起外出,也可以跟朋友们出去聚会。”

Vivienne自己也拥有了完满的生活,她的先生是一名帅气的白人飞行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们整个部队非常提倡工作的灵活性。比如说我的孩子生病了我今天需要在家照顾,我就可以在家上班,一边照顾孩子,同时又工作,很灵活。”

说完这些,Vivienne非常感慨地说,“其实我没有想到我会在空军呆很久,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我的这份工作,很喜欢这一身制服,它会给我一种成就感去保卫这个国家。”

国防部面向多元文化社区招兵须为澳洲公民

Vivienne衹是参加当天“国防部令我们惊讶”(The ADF Surprised us)招兵活动中众多多元文化背景人士中的一个。国防部长佩恩(Marise Payne)表示,过去几十年来澳洲人口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移民的比例有了巨大的上升,尤其是亚裔背景移民的比重已经相当可观。“国防部的发展要反映社区的变化。我们了解这个国家的多元性,才能更好的服务于国家。”

澳洲国防人事部长泰安(Dan Tehan)也表示,“我到伊拉克和阿富汗停留的时候看到了我们的军人在那里所做的,我们需要说双语的国防军人,我们需要有人翻译。如果我们无法与需要打交道的那些人进行语言和文化的沟通,我们就无法完成要达到的工作目标。”“我们也需要科学、信息技术、情报和工程方面技能的人才,因为这是当下保护我们国家安全方面绝对重要的。而这样的人才来自于多元文化背景的族裔。”

国防部一名发言人表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国防军的永久成员中约12.7%在澳洲以外的国家出生,而2013年6月30日时这个数据为12.2%,呈现小幅下降趋势。目前,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国防军雇佣的人员中超过30%来自多元文化背景。

由于国防军的特殊性,按照国防部政策申请入伍的人必须是公民,因为“政府认为由澳洲公民做国防军的成员才是适当的,鉴于他们表明了对澳洲未来的承诺,以及澳洲的长期国家利益”。

国防部还要求有意愿加入国防军的外国人是澳洲公民或正在成为澳洲公民的过程中(如永久居民),国防部发言人表示,这样的人需要明确以下几点:

澳洲国防军的所有成员都毫不含糊地遵守澳洲法律;

没有国家可以对澳洲国防军成员的部署,培训或行动施加限制;

澳洲国防军成员的行为和活动不会导致他们违反澳洲(这个他们作为公民的国家)的法律或要求。

当然,国防军可以临时任命或招募非澳洲公民的个人,但衹有在某个潜在申请人的特定技能在国防军中短缺,而现有的澳洲公民条件存在限制,同时该申请人持永居签证的情况下方可。这样的成员必须尽快获得公民身份。

另外,“国防部对所有寻求加入国防军的人进行全面的背景调查”,还要求申请人过去十年的背景资料都可查询,或一直在澳洲居住,以确保安全性。

更多入伍要求,可上网查询https://www.defencejobs.gov.au/joining/can-i-join/eligibility-check。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燕楠澳洲悉尼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